给老子把屁股撅好了h.两只手握住那么长

    “吏部尚书,你出来。”皇上开口道。

    吏部尚书?

    整理记忆的李皓眼观鼻鼻观心,但见旁边的同僚都看向他,李皓:“???”

    搜了一下记忆的李皓发现,他就是吏部尚书。  给老子把屁股撅好了h.两只手握住那么长  

    这……

    “微臣在。”李皓连忙出列道。

    却见皇帝摆摆手道:“行了,此案便就由你去一趟,若不能查明真相,朕唯你是问。”

    我吏部尚书,查案?

    李皓觉得怕不是被针对了,而且这种被针对的感觉,就像霍*吃海狗丸,霍针加时。他试探道:“皇上,此事交由刑部…会否更加妥当?”

    皇上看了李皓一眼,说道:“刑部尚书,你可愿将官职与他调换?”

    “回皇上,微臣愿意。”刑部尚书忙不迭应道。

    李皓:“……”

    自己肯定是被针对了,但他们针对自己的原因是什么呢?

    “陈千祥,你还有何问题?”皇上看向李皓道。

    这还能有什么问题,李皓回道:“请皇上放心,微臣一定查明真相,不负皇上所托。”

    皇上点头道:“此去广州,山高水远,朕赐你一件黄马褂,你多加保重。”

    去广州?

    这案子竟然不是发生在京城,自己这是一上来就要出差,但到底是什么案子?李皓急忙搜索记忆,但这记忆看的李皓“面红耳赤”。

    李皓之前就几乎可以确定这是星爷版武状元苏乞儿,因为陈老师那个角色,就是吏部尚书。眼下看到记忆,李皓不得不感叹,叻哥不愧是叻哥。

    李皓搜了半天的记忆,没有一点有用的,不是在赌坊,就是在妓馆,家中娇妻美妾如云,近来更是将名满京城的名妓如烟娶回家中。

    为了向如烟表示赤诚,他竟是将原有的妻妾全都休了。

    且不说怎么能做为了一棵树,就是放弃一片森林的事,就是这公器私用的无耻之举,也让李皓唾弃。

    名妓如烟?

    李皓有些明白,他被针对的原因了。

    这原本,大家都可以花上些许银子,去凤来楼和如烟把酒言欢,且不说能不能成为入幕之宾,但养养眼也是好的啊。

    但你这无耻之徒,竟是将人娶回了家,这岂不是犯了众怒?

    “多谢皇上,微臣三日后就启程去广州。”李皓应道。

    “三日?”皇上瞪了他一眼道:“此乃人命关天的大事,你速速回去收拾行装,明日一早便启程。李大人,将你收到的状纸给他。”

    这还不是三日?

    李皓点头道:“是,皇上,微臣领命。”

    退了朝,李皓将状纸塞进衣袖,看也未看,火速回家。

    百官在他身后,看着他火烧眉毛一般的样子,礼部尚书率先开口道:“看着小子往后,还敢不敢仗着祖荫,行此不着调之事。”

    “大人所言甚是。”

    “诸位,如烟已是过眼云烟,听说燕春楼又来了一位头牌,比之如烟丝毫不差。”

    “此言当真?”

    “比珍珠都真。”

    “罢了罢了,如今世道不太平,你我身为朝堂肱骨,理当为皇上分忧。这狎妓之事,还是能免则免吧。”

    “大学士真是一语惊醒梦中人,本官今晚要悬梁刺股,钻研防汛之策,便也不去了。”

    “……”

    今晚燕春楼,大学士和礼部尚书前后脚到,到的比寻常百姓去的都早,使得去晚了被老鸨通知今晚云梦姑娘不再待客的刑部尚书等人,痛骂这二人不当人子,与那陈千祥何异?

    这是后话。

    下了朝的李皓火速回府,他回来的时候,如烟还未起床,这对李皓来说没什么影响。

    睡梦中的如烟面容恬静,未施粉黛,却依旧绝美,这就难怪原本的陈千祥会为了她做傻事了。

    李皓叹了口气,宽去朝服,躺到了她身边。

    “受到大量***,修炼值+68。”

    如烟趴在李皓身上,用手轻轻点了点李皓的脸,说道:“明明就是一样的,相公,可我为何感觉你好似变了一个人呢?”

    “哪里变了?”李皓笑道。

    “说不上来。”如烟俏脸上还残留着些许红晕道。

    李皓道:“皇上命我做钦差,去广州查办一起命案,两日后便要启程。”

    已经过去一日了嘛。

    “如此着急?听闻广州气候适宜,我这些衣物只怕不适合在那里穿,那我岂不是来不及采买?”如烟为难道。

    嗯,你打算一起去?

    李皓怔了一下,好像也不是不可以?

    “各地流行的款式不同,此去不知需要花费多少时日,衣物之事,你到了广州再采买不迟。”李皓说道。

    如烟想了想,轻轻点头。

    “受到大量***,修炼值+70。”

    “……”

    翌日清晨。

    李皓还没起床,宫里的传旨太监就到了,来催促李皓启程。

    被叫醒梳妆的如烟惊讶道:“相公,不是明日才启程吗,皇上改主意了?”

    “不是已经五日了吗?”李皓随口回了一句。

    如烟:“???”

    不过她一开口,原本在找官服,想找出那张状纸的李皓,摇了摇头道:“你这么打扮不行,若是让皇上知道,回来只怕会治我个玩忽职守的罪状。”

    “啊,那怎么办?”如烟问道。

    “没事,我来帮你。”

    在李皓的易容术之下,如烟已悄然一变,成了一个年轻俊美的书生。“如此便可以了,只当你是本官的幕僚。”李皓笑道。

    看着铜镜里自己的模样,如烟忍不住在李皓脸上亲了一下,激动道:“相公,你好厉害。”

    这般的称赞李皓昨晚听了太多,眼下竟是没什么感觉。

    行李李皓昨晚便已吩咐下人收拾,尤其他此番是去查案,并非游山玩水,是以轻装上阵,很快两个箱子便被搬上了马车。

    这些行李之中,最贵重的,当属李皓身上的几万两银票。

    对于一场武状元,就敢赌两百万两银子的吏部尚书来说,几万两洒洒水了。

    “尚书大人,可以启程了吗?”传旨太监看了眼天色,朝李皓催促道。

    李皓点头道:“启程。”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03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