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然的挺进让她疼痛不已,脸上射

 其实上午的时候,张太钦就知道这个结果,只是他不明说,让两个徒弟照着自己的思路来,把整个过程走一遍,这样比自己一上来就解决问题再传教效果会更加深刻。

    “照着油路开始查起,看看油箱,油管,再到粗细两个柴油虑芯。”张太钦说道。

    两个徒弟把油箱油管拆下看看都没有问题,当拆到柴油虑芯的时候,被张太钦制止,“柴油虑芯顾客说刚刚换不到一个月,所用的柴油也都是正规途径的柴油,才一个月出现堵塞的概率不大,两个虑芯就不用拆开看了。“张太钦说道,看着鲁俊英等两个把油管都装回去,张太钦解释说道:“这两个柴油虑芯采用的都是一次性使用的虑芯,过虑效果好,不过有一个缺点,你一拆下来容易变形,对里面的构造造成损伤,容易造成接触部位不平整密封的橡胶圈密封不良导致漏油。”张太钦说道。  突然的挺进让她疼痛不已,脸上射  

    鲁俊英听到这里,盯着高压泵说道:“师傅,那就只有剩下高压油泵了。”

    “没错。”张太钦应道。

    “太好了。”两人听到师傅的话,知道离真相越来越近了,忙了半天,原来是高压油泵的问题。

    “把低压油路输油泵的油管拆下来看看,要仔细一些。”张太钦叮嘱道。

    “好咧。”离真相越来越近,两人有点激动,鲁俊英拿起17号开口板手一边扶着管路一边向上一提逆时针一拧,输油泵接头被拆了下来,鲁俊英拿下接着仔细看了起来,里面有一个小东西,倒了出来一看,不看不要紧,一看激动地叫了起来:“师傅你看!”

    鲁俊英献宝似从接头里抖出一个接头虑网出来递到张太钦的眼前。

    这是一个金属做的过虑网,安装在输油泵接头里面,作用是过虑掉进入输油泵的杂质,降低输油泵跟高压油泵的磨损。

    “嗯,现在来看应该是这个虑网堵塞造成的问题。”这个也是经常出现的故障,特别是现在的柴油质量差,这个故障在服务案例中所占的比例特别高。

    其实开始时候张太钦就想到是这个问题,不过没有点明,让徒弟们照着自己的想法一点点排查,这样才能让他们印象深刻,效果比直接上来就解决了再说效果更好。

    故障点已经找到,两人也非常高兴。

    这次师傅没有动手,是他们自己一路排查出来的,整个过程都是两人根据自己的想法找出来的。

    “清洗一下然后装上看看。”张太钦欣慰地说道,看着两个徒弟用柴油清洗好装上,然后一边用输油泵手动泵排净里面的空气。

    这些基本的常识两人跟了张太钦这么久也知道。

    “好了,我去启动车子。”鲁俊英显得特别兴奋,装好后,转身钻进驾驶室启动车子。

    “嘟嘟——”果然,一打就着。

    “成功了,师傅!”鲁俊英兴奋地叫了起来。

    张太钦皱着眉头,“让开,我试试。”张太钦说完,鲁俊英让开位置,坐到驾驶室里把车开了出去,转一圈回来。

    “你们不觉得这车抖动厉害吗?”张太钦下来,怠速运转车子跟两个徒弟说道。

    “师傅,你这么一说,我还真觉得这发动机抖动得厉害。”蒋信誉说道。

    接着张太钦来着两个徒弟来查看了一下尾气,发现尾气的颜色都正常,并没有冒黑烟的现象。

    “不单单是抖动厉害,刚才我试了一下,马力下降,转速也不稳定,这说明还有别的故障点。”张太钦说道,让鲁俊英熄火停车。

    “各缸都排查,看看每个缸的高压油泵有没有问题,如果正常,那接下来查看一下每个缸的喷油嘴。”张太钦看看时间也不晚了,不管如何今天要把车修好。

    两个人照着师傅的说法,把各缸的高压油管拆开,一边启动车子一边查看。

    “师傅,二缸没有油出,看来是二缸高压油泵里面有问题。”蒋信誉松开第二缸的高压油管,让鲁俊英一连启动,看到二缸并没有油出,“停!“然后大声地跟驾驶室里的鲁俊英喊道。

    “找到故障点了?”鲁俊英走到发动机旁边问道。

    “信誉,你去启动,让鲁俊英也瞧瞧。”张太钦说道。

    两人互换一下,都看到了故障现象,接下来则是师傅出手的时候了。

    张太钦打开第二缸拿出柱塞偶件,再查看,发现柱塞弹簧断裂造成不供油,“看到了吗?”张太钦拿出断成两节的柱塞弹簧、柱塞偶件整齐地放在一起说道。

    两个蹲下来仔细观察了起来。

    “师傅,咱们好像是头一次遇到这种问题哦。”蒋信誉看着眼前的柱塞弹簧说道。

    “是的,这是我头一次遇到,也请你们记住了这个现象,说不定以后你们还会遇到。”

    “高压油泵的故障是柴油发动机最常见的故障,除了柱塞偶件的卡滞弹簧断裂外,还有喷射压力低,调压弹簧断裂,针阀偶件套喷孔堵塞,喷油器针阀偶件卡滞等等故障,你们以后还会遇到。”张太钦说道。

    两人一听师傅说得这些自己连见都没见到,更别说修了,蒋信誉担心地问道:“师傅,这高压泵我们都没拆过,你说的这些问题我们也都不知道,要是我们自己在外面遇到了怎么办?”

    “对呀师傅,总不能让顾客说我不懂吧,那太丢人了。”鲁俊英补充说道。

    “知道丢人就从现在开始就用心学,谁也不是生出来就会的。”张太钦瞪了两个徒弟一眼,接着说道:“回去有服务带回来的故障件,到时候再教你们拆装还有一些常见的故障问题,实在不行就换整个高压油泵总成。”张太钦笑着说道。

    “嘿嘿,这个办法好,直接换总成,我喜欢。”鲁俊英笑着说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果是一些小的问题就換总成,那换下来的旧件返回生产厂家他们要是不同意退,那咱们厂只能自己掏钱,还有也显示咱们的水平太差,所以大家要不是实在没有办法不到最后一步不要换总成,这是对自己的耻辱。”张太钦教训道。

    “嗯,那样是方便些,不过显示不出咱们的真实本事,是有点丢人。”

    “那样我自己都看不起我自己。”蒋信誉说道。

    “行了,把咱们带过来的柱塞偶件跟柱塞弹簧拿来,咱们换上,时间也不早了,要在下班前搞完,顾客明天用车子。”也许是几顿丰盛的饭菜的缘故,张太钦一看时间也不早,赶在下班前把故障都排除,好让顾客明天用车。

    最后拿着带过来的新的柱塞偶件跟柱塞弹簧换上,一起动车子,启动不抖动大马力不足的故障排除,车子恢复正常。

    “师傅,那柱塞偶件也坏吗?”鲁俊英仔细地观察了一下柱塞表面,发现并没有磨损的现象。

    “再教你们一手。”张太钦说道:“这个柱塞偶件说起来也并不坏,不过既然换了柱塞弹簧,也顺便换了,用户哪知道坏不坏,好坏还不是咱们自己说了算。”张太钦说道。

    “师傅,你太阴险了,不过我喜欢。”蒋信誉说道。

    “不对呀!”鲁俊英挠了挠头说道:“师傅,柱塞偶件都没坏,返回配套厂,不是揭穿了吗,对方会收吗?”

    张太钦笑了笑,夸奖道:“不错,能想到这一步。”然后用了一句两人始料未及的话:“谁让你们把这柱塞偶件当三包件返回厂家,这是当配件卖给用户的。”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15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