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看着镜子结合处.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的

 奉命回来的曹昂在官道上碰见了曹子悠。

    双方人马一见面,曹昂就忍不住了。

    “曹子悠,给我滚出来!”

    曹昂很生气,曹昂很愤怒!

    曹子悠一脸笑意的从马上跳了下来。  宝贝看着镜子结合处.太大了顶的肚子一鼓一鼓的  

    “哟,这不是州牧大人吗?好久不见啊。”

    “你还有脸叫我州牧大人?”

    一提到这,曹昂的血压就升高了。

    上前几步,揪住曹子悠的衣领便质问道:

    “我问你,是谁当初骗我,说让我当兖州牧,忽悠我把媳妇让给你的?”

    “老曹!”

    “瞎说,明明是你小曹!”

    曹子悠大呼冤枉。

    “子脩哥,冤枉啊,你被老曹给骗了啊!”

    “哼,就老曹那智商能骗得了我?你也太看得起他了吧?我已经对比过圣旨了,确实皇上免除了我兖州牧的职位。今天你要是不给我一个解释,信不信我刀了你?”

    “这个我可以解释!”

    曹子悠一脸诚恳的说道:

    “此事说来话长,全是老曹的主意!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呵呵。”

    “当初我护驾有功,为你们各自讨要了官职。子脩哥你仔细想想,是不是皇上还没来洛阳时,你就已经被封为兖州牧,老曹被封为豫州牧了?对不对?”

    曹昂点点头,这个确实没问题。

    “你想想,老曹的家底都在兖州,他正值壮年,会把这些家底都留给你,自己跑去豫州吗?”

    “好像不会。”

    “对啊!这事不就清楚了嘛!老曹嫉妒你兖州牧的职位,动用了不少的人脉,把你从这个位置上拉了下来。”

    曹昂愣住了。

    思考一会儿后,找到了漏洞。

    “不对啊子悠,那为什么最后是你当了兖州牧,老曹还是豫州牧呢?”

    “因为我出手了啊!怎么样,感动不?”

    曹昂:???

    “哎呀,你想想。老曹陷害你,把你的兖州牧给弄没了。我仗义出手,把老曹的豫州牧换成了你。最后老曹竹篮打水一场空,咱俩美滋滋,是不是这个道理?”

    “等等,你说老曹不是豫州牧了?我又是了?”

    “圣旨在我怀里,你自己看嘛!”

    曹昂激动的在曹子悠怀中摸索起来。

    “喂喂喂,你手放哪呢?我尼玛圣旨装裤裆里是吧?嘶!”

    经过一段小小的波折,曹昂终于拿出了圣旨。

    发现自己又变成豫州牧后,大笑起来。

    “哈哈哈哈,劳资又是州牧大人了!哈哈哈哈!”

    “唉,可惜我辛辛苦苦为某人争取官职,却被某人威胁要刀我啊,伤心了。”

    曹子悠抬头45°朝天看,眼角里几滴泪水在打转。

    一看自己的好弟弟受委屈了,曹昂冲着自己的脸就是一个大嘴巴子。

    “子悠!是哥不对!哥给你道歉了!”

    “哼!”

    曹子悠撇过了头去。

    曹昂不断的陪笑道:

    “子悠,这件事确实是哥做的不对,哥以后绝对不会再被老曹给懵逼了!老曹算什么?能比得过你我兄弟之情?

    你放心,以后哥就是你安插在老曹身边的眼线,老曹吃的啥饭,拉的什么形状的粑粑,我统统给你汇报!”

    “真的?”

    “真的!”

    “知道现在是谁对你真心好了吧?”

    “必须得是子悠!”

    轻轻松松化解了矛盾,曹子悠心里十分的舒服。

    “行了老哥,我要去豫州了。老曹把你叫回兖州,也不知道有什么事,你可得帮我看好他,一旦有对我不利的事情,赶紧告诉我昂。”

    “放心吧,以后您就是我爹,子脩就跟您混了!”

    获得了豫州牧一职,曹昂开开心心的告别了曹子悠,兴高采烈的朝濮阳赶去。

    快进濮阳城时,曹昂突然一拍脑袋。

    “不对啊,我是豫州牧,为啥我来兖州?”

    身旁的侍卫回答道:

    “而且咱们攻下的地盘还移交给了子悠公子。”

    “可恶!我又被骗了!定是老曹的主意!”

    侍卫:???

    “公子,这一看就是二公子的主意啊。接手豫州的是二公子,怎么就成曹公的主意了呢?”

    曹昂得意的说道:

    “你们不懂。老曹这个人阴的一批,他不光见不得别人好,还特别溺爱子悠。所以很明显,老曹的老毛病又犯了,又把豫州的地盘让给子悠了!”

    侍卫疑惑的问道:

    “公子,为何您不嫉妒二公子,反而怪罪曹公呢?”

    “你傻啊,子悠是无辜的。溺爱他的是老曹,这是老曹的决定,管子悠什么事情?

    唉,等子悠知道事情的真相后,想必会偷偷落泪吧。

    毕竟他跟我感情深厚,在皇上面前死死的保住了我州牧的官职。

    这样的好弟弟,从哪里找?”

    另一边,曹子悠也来到了豫州。

    大半个豫州已经被拿下,接手起来特别顺利。

    豫州全境辖颍川、汝南、梁、沛、陈、鲁二郡四国。

    除沛国、梁国外,已经全部归曹子悠所有。

    目前子悠军在攻打梁国,吕布在攻打沛国,相信用不了两个月,整个豫州就能到手了。

    关于玻璃的制作方法,曹子悠已经找来了靠谱的工匠。

    在制盐中心附近修建了玻璃工厂,跟军事基地成三足鼎立之势。

    等玻璃大量生产出来后,徐州另一项支柱性产业便出现了。

    曹子悠留在颍川郡,拜访了荀氏一族留存的敌人后,将目光放在了南方。

    东吴之所以能抗衡曹魏多年,长江天险发挥了巨大的作用。

    徐州靠海,目前子悠军已经增添了水军。

    但是却缺乏几名优秀的水军将领。

    江东多才俊,曹子悠准备南下捞几名水军人才。

    将豫州事务推给荀彧等人后,曹子悠正要南下,被郭嘉一把给拉住了。

    “子悠公子,我强烈要求补充人才。你知道我现在天天跟文若处理公文处理到何时吗?”

    “哎呀,奉孝啊,我也没有办法,这不是正要南下寻才吗?”

    “你确实不是为了娶你那两个媳妇?”

    曹子悠顿时瞪大了眼睛。

    “你听谁说的?那个混蛋污蔑我?”

    “呵呵,你让糜芳他们暗中置办彩礼,你当我们不知情?”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28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