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我的好疼强占.你这SB时时刻刻都欠C

 不过毕竟是帮助过伊甸世界的“圣人”所留下的东西,肯定是被藏在一个妥善保管的地方。

    那里距离老江现在的位置还有点远。

    但也不是什么大问题,正好让老江好好看看伊甸世界的真实情况。

    “小姑娘,升高一些,让我看看。”  你是我的好疼强占.你这SB时时刻刻都欠C  

    江夏坐在飞行器的舷窗边,向下眺望已经彻底封冻的大海,整个海面就像是一块晶莹剔透的大冰川,在黑夜里蔓延到视线尽头。

    他能看到夜空中有很多很相似的飞行器在飞来飞去,还有的会以高速冲破重力的束缚,冲入世界之外的星海里,完成地表和外围护卫的舰队的交互。

    他对驾驶飞行器的智能姑娘说了句,后者在得到老厄尔的允许后,就将飞行器的高度不断拉升,在江老板的要求下,一路升高到了大气层的极限。

    在这个高度下,他还是看不到建立在世界南极的大引擎,但已经可以看到环赤道圈的转向引擎,就像是地面上喷出的火柱,能达到近千米的高度。

    它们在为这颗在星海中高速前进的星球提供更改航向的动力。

    这场面像极了流浪地球的样子。

    但伊甸人比较厉害的地方在于,他们将自己的星球加速到了近光速…并且还能时刻保持与星球之外的四支护航舰队的相对稳定。

    江夏抬起头,也能看到不断划过视界的星海,因为星球前进的速度太快,让那些暗淡的星光都拉出了光带,就好像真的是一条银河在头顶流淌。

    还能看到一支舰队就悬停在星球之外数千公里处,除了几十公里长的旗舰外,还有一些小型的星舰散落在前方。

    老厄尔介绍过,那些小船搭载着一套数千个个体并联的虫洞发生器,专门用于在抵达虫洞跳跃点时,打开一个足够星球通过的超巨型虫洞。

    比较奢侈的地方在于,这些小船是一次性的。

    用完就会因为能量过载而废弃,在下一次虫洞跳跃前,伊甸世界的智能们必须制造出下一批虫洞发生器。

    但以他们的科技水平和智能的工作效率,这算不上什么真正的挑战。

    “五百年前的真实情况,你之前只说了一半,还有后半段没说呢。”

    老江欣赏着星海中的伊甸舰队。

    男人嘛,就喜欢这种看着就很酷的玩意。

    他一边欣赏,一边对老厄尔说:

    “在你们的先遣舰队用好几个黑洞发生器毁掉了荒主前锋后,你们的世界里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导致伊甸人出现文明灭绝,不得不群体上传意识来躲避灾难。”

    “病毒。”

    厄尔抬起手,以手腕上的光学投影,为老江展示了之前未说完的真相。

    在那投影上标注出一个标准的人类个体,又模拟出一种怪异病毒侵入人体后产生的变化,老江看着那种变化,还有厄尔在旁边解释:

    “是那些没有能被星球级要塞阻拦住的荒之子仆从们。

    它们只有很少一部分进入了我们的世界,并且很快被消灭,但它们却抓住了那一瞬的机会,向我们的世界播散了恶毒的瘟疫。

    这种病毒通过空气传播,能破坏改写人类基因,还能通过繁殖遗传。它会严重破坏人类的智力,却不会影响到正常行为,隐蔽性极强,很容易造成大规模传播。”

    在老厄尔的投影上,老江能看到被解剖的感染者脑部切片资料,还能看到五百年前病毒爆发时的新闻资料。

    “意识上传计划也是在那时候启动的。

    得益于钜子现身亲自参与设计的领航中枢当时已经建造完成,我们虽然在末日之战里损失惨重,但剩下的资源足够应对这场生化灾难。

    最少我们是那么认为的。

    强大的荒主前锋已经被摧毁了,我们认为自己取得了胜利。

    但事实证明,我们太乐观了。

    感染者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执行意识编码的上传,其躯体会被毁掉,以免成为下一个感染源。但即便我们对这种病毒进行了非常果断的处理,却依然没能阻止它的蔓延。”

    老厄尔用一种怀念与沉重的语气说:

    “那场瘟疫的大规模爆发毫无征兆,在先锋舰队与荒主前锋共归于尽的灾难日后不到半年,伊甸世界里的病毒蔓延就到达了最高峰。

    我们尝试过各种办法,但都无法阻止最终毁灭日的到来,在一切手段都用尽之后,领航中枢便执行了睡眠协议。

    赶在病毒将伊甸人的智慧彻底摧毁前,将所有的幸存者都进行意识编码和上传。

    我们杀死了自己,才终结了末日后的第二场末日。

    我们可以宣称自己战胜了荒,但事实却是,那场战争没有赢家,荒主前锋确实死了,但它用最后一口气,拖着我们一起下了地狱。”

    “所以,这是一场失败的尝试。”

    江老板看着眼前投影上那些带着绝望和无奈的新闻稿,他叹了口气,说:

    “或许就是这次尝试失败之后,钜子才下定决心,在苦木境搞出了那个大动作。他意识到了,正面对抗荒主没有胜算,所以选择了伪装和拖延策略。”

    “他为我们留下了希望。”

    厄尔不以为意,并不在意这场失败,他看向远方白雪皑皑下的山谷基地,对老江说:

    “钜子先生的智慧是我们无法企及的,他将希望封存于此五百年,终于在等到江先生后,那希望之种开花结果。

    伊甸人的文明将在末日之下复苏,或许最终我们还会迎来惨痛的失败,乃至真正的灭绝。

    但我们毕竟赢过一次…

    它打不垮我们。”

    飞行器顶着风雪,在四个反重力引擎的作用下,稳稳的停在了山谷基地的停机坪里,舱门打开,老江和厄尔走出飞行器。

    在接触到地面积雪时,江老板的眉头挑了挑,他蹲下身,伸出手,触摸在地面,感受着熟悉的律动。

    便仰起头,对老厄尔说:

    “这里是伊甸的世界之心?”

    “嗯,是钜子先生亲自测量并寻找到的,最接近世界之心的地方。”

    厄尔指了指眼前缓缓开启的基地大门,说:

    “同样是领航中枢的世界计算机核心模块所在地,也是第一个被建成的世界级量子计算系统的主机埋藏地。

    这里是我们对荒主开战的第一声号角吹响的地方。

    先贤们就在这里研究出了足以对抗末日的力量。”

    “哈,你之前可没告诉我,领航中枢是建立在世界之心上的!”

    老江站起身,拍了拍手里的雪,对老厄尔说:

    “你知道这个消息对于你们这些智能而言,有多重要吗?”

    “我无法理解。”

    厄尔皱着眉头问到:

    “中枢建在哪里,很重要吗?”

    “废土世界发生的事,你知道吧?那里的人类让世界之心失望了,所以世界之心将文明主体从人类身上移开。

    现在他们和辐射虫们进行一场旷日持久的大战,以此赢回文明主体的地位。”

    江夏吹了个口哨,拍着老厄尔的肩膀,说:

    “伊甸世界也在发生着同样的事。我之前就怀疑,领航中枢虽然是钜子参与设计的超高级智能,但它的反应也不该那么拟人化。

    我可是在废土的极乐空间里,亲眼见过领航中枢的数据形态。

    它拟人到不像是数据堆砌起来的程序。

    现在谜底解开了。

    伊甸世界的世界之心,是数据之心。在五百年的接触中,领航中枢早已因世界之心的奇妙力量而诞生出了属于自己的思维与意识。

    你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不是模拟,不是运算,更不是粘贴复制。

    它真的有了自己的意识,有了自己的…嗯,灵魂!可以这么说,它就是世界之心在伊甸的化身,所以它才能做到那么奇妙的事。

    搭建一个真实到百分之百的天堂梦境,这不是纯粹的数据流组合就能做到的事,厄尔,你们这些智能有福了。

    看来我今天要释放的,不是一个文明,而是两个!”

    江老板哈哈一笑,大步走进眼前被一群荷枪实弹的军用智能守卫的基地里,厄尔面色复杂的跟在他身后。

    尽管江老板说的这些听起来匪夷所思,但介于老江才是世界之心这方面的专业人士,他的判断基本上不太会有错误。

    这让老厄尔在震惊之余,也在思维模块中,产生了一股奇特的数据流波动。

    或许可以被称之为“期待”。

    忐忑的期待。

    当然,一个世界级计算机组的主机模块是相当庞大的,毕竟要主持整个世界的运算,其硬件不可能小到哪里去。

    在这个基地地下,是一个由天然溶洞改造来的储存设备,足有三百米那么高,四四方方的,就和一个被安置在地下的金属高塔一样。

    这只是领航中枢分布式计算系统的一个核心,在伊甸世界其他地方,还有剩下的十一个核心在同步运转。

    它每一秒交汇的数据流是个天文数字,就算是苦木境最擅长计算卜算的徐夫子过来,承受这种世界级的数据流冲击,怕不出半个时辰,徐夫子的脑袋就要爆开了。

    还是那句话,非战之罪,不存在谁比谁更高级。

    只是两种不同的发展脉络罢了。

    “就在那里!”

    厄尔带着老江踏上悬浮式阶梯,指着黑色金属塔最高层的一处小金字塔一样的建筑物,说:

    “钜子先生留下的东西就在那里,但大门是关闭的,用了很奇妙的方式耦合判定。我们曾尝试着打开,但最终放弃了。

    钜子先生是伊甸世界的圣人,他留下的叮嘱必须被履行。”

    “那就请在这里等着吧。”

    老江向前飞跃一步,身形闪烁间,落在了黑色数据塔的顶端,他看着眼前刻满了墨符的大门,伸手从纳戒里,取出了一样东西。

    那个在墨家仙门的废墟里,找到的木锦盒,掌门已经用某种办法将它打开了。

    江夏扭开盒子,从里面取出一个灵木和宝玉契合制作的古朴印玺,古色古香的小玩意上,还散发着一股檀香的味道。

    江老板将它戴在手指上,深吸了一口气,握成拳头,将印玺贴在眼前墨符遍布留出的小凹槽中。

    “咔”

    尘封了五百年的门,向四个方向同时收回,露出了向前行走的甬道。

    直到站在这甬道前时,江老板心中若有所思。

    “钜子的每一步行动都是有意义的。”

    老江看着戴在手指上的木头戒指,他想到:

    “拿到这个戒指,就意味着站在这扇门前的人,已经知晓了苦木境的所有秘密,也知晓了他留下的上中下三策。

    他在五百年前就已经算到了我今天来到这里的景象。

    他留了那么多东西,就是为了筛选出那个真正有能力帮助苦木境和诸天万界逃离荒主折磨的人,也只有那个人,才能打开眼前这扇门。

    那个人就是我…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33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