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换q的感觉*我被猪入了

  付杰大致猜到了些什么,所以并没询问原本应该是离开石春县的黎野,为什么又跟了回来。

    可他的猜测却别具一格。

    “黎野。”付杰欲言又止,回总店的车上就只有他跟寻月两个,黎野留宿在分店里。

    “嗯,怎么了?”寻月捧着一袋爆米花,看着窗外的街景。    第一次换q的感觉*我被猪入了  

    “你们是不是,如果。”付杰吭哧了两声,“如果想要办理启厘的居住证,我哥可以找找关系。”

    “嗯?”

    “你们应该都认识吧?你,你姐姐,还有跑掉的那个女孩,你们都是从凯亚区跑出来的,是想去启厘区生活吗?”

    这就是付杰给出的猜想,这个盲猜,也可以当做寻月的借口。

    “是,哪个来石春县的新人,不都是想躲过凯亚区的魔爪,就包括我店里的姆圆和其余人,都是想脱离那种环境,我只能带你看下三界,上三界想要通行太难,除非走四等界那边,但也不能随意进入三等界或是五等界,都太难了。”

    “如果想要暂住证或是居住证,审核很难的,不过如果是想要通过就业迁移,那倒是可以的,有这样的案例,不过前提是要有启厘人接收,如果是你们,我想我哥愿意帮忙的。”

    寻月转着眼珠,想着其中的利弊,“先不急,你哥现在没见到红利,我也没做出成绩,慢慢来,你现在如果说了,照你哥那心思,还以为我故意坑他呢,可怪道是他软禁的我,不对,是你捆的我,是你把我带进来的。”

    车内沉默好一会儿。

    “抱歉。”

    寻月听着一声抱歉,更是于心不忍,她都快被付杰这个启厘人给说服了,不过一看见付老鬼那德行,这种说服就瞬间被攻破。

    “好玩吗?”付老鬼今日捏着小金人擦拭着。

    “不好玩。”付杰沉着脸下车,径直穿过前厅回到后院,付老鬼也是心向弟弟,皱着眉跟着过去。

    花灯照旧是老样子,坐在前厅擦瓷瓶,见到寻月回来,照旧是笑盈盈的,眼里仍没有要走的意思。

    前厅还有两个小店员坐在收银台后面看电视剧。

    寻月坐在花灯身边,“徐大爷挺好的。”

    “那就好。”

    “你这几日好不好?”

    “我也挺好的。”花灯眼神坚毅看着她,“说不定,我能跟着去趟启厘,他说带我过去玩玩,只需要办旅行签证。”

    寻月心下一紧,迅速抓住花灯的手腕,“不必如此的,你知道不必如此的。”

    花灯拍拍她的手,“我挺好,我也想去启厘看看。”

    沉默半晌,花灯小声说:“替你看看。”

    把花灯搭进去,寻月是一万个不忍心,搭进付杰她就已经于心不忍了,更何况一个花灯。

    敲晕了扛回去的心思都有。

    “他对我还挺好的,没有任何不好的地方,他跟崇明星人没什么区别,也就是贪了点,把利益看得重了点,多疑了点。”

    “不要给他找借口。”寻月咬牙切齿,眼泪都要瞪出来了,“明天我就带你出去。”

    “这是我的选择,咱们是麻烦……我想我也是个麻烦,还是个让你头疼的麻烦。”

    “我才不头疼呢。”

    花灯听她这话,只笑着拍拍她的手,却不料,手背上,落了两滴泪珠,也是瞬间就蒙了。

    寻月大颗大颗掉着眼泪。

    “你哭什么,我又没怎么样,这里不比在六等界好?”花灯抬手帮她擦眼泪,“麻烦也要找对位置,我已经找对位置了,你也该找对位置了,还不走?”

    寻月摇头,“不走,走了你怎么办,我就住这儿,反正姆圆那边也没我住的地方了。”

    说话间,付老鬼从后院进来,原本是气冲冲的,见到寻月哭的样子,气也立马憋了回去。

    “他说你俩没吵架,回来后怎么一个阴沉,一个哭成这样?”

    付老鬼捏着小金人垫了垫,阴沉地说:“无论你做什么,你是谁,不要伤害我弟弟,不要让他掺和你的破事,不然我定不会放过你。”

    寻月抹了把眼泪,不甘示弱地站起来直视着付老鬼,最后垫脚昂着脑袋说。

    “是你让我掺和进来的,不是我硬逼着你把我困在这儿的,还有,不要伤害我姐姐,不然,我也不会放过你,还有你弟弟。”

    双重威胁。

    寻月也学会了这个恶毒的法子,用人的情,去威胁人的义。

    付老鬼虽是无良商人,却也重情重义,更何况,他比付杰心细,猜到了寻月的另一种仍旧不靠谱的可能。

    随即开口问:“我听说,凯亚区有黑鼠,你可是黑鼠家的?”

    花灯听这猜测,不由得噗嗤一声笑出来,“黑鼠,你听谁说的?你看她像黑鼠?还是我像黑鼠?”

    付老鬼听她这样说,只憨憨一笑,这笑也只有面对花灯的时候,才能显露。

    寻月眉心微蹙,嚷嚷道:“黑鼠?你以为我是到处乱窜,想做黑市生意的黑鼠?你不困着我,我还不做这生意呢!”

    可说到这儿,竟有点想笑,这付家兄弟俩,想象力的尽头,也只限于此了,可转念一想,付老鬼也可能用一个中等选项,来排除高下两种选项。

    她不信付老鬼,却也发现这样的不信,都快魔怔了,无论对方说什么话,做什么事都要同等怀疑。

    “我出去一趟,大约两三天回来,我不跟你住一屋了,看后院北二楼挺好的,没人住,收拾出来,等我回来住。”

    花灯听她这么说,原本放松的神经再次紧绷,有付老鬼在,根本问不出什么,只能用眼神劝她离开。

    “或许两三天,也或许——一个星期。”寻月特意咬定一个星期,反正她俩说白话全靠猜,两三天是回零号仓,一个星期这个长度,就是去一趟崇明山。

    花灯一脸担忧地看着她,“那你,注意安全。”

    付老鬼回身看向后院,“那付杰……”

    寻月瞪了他一眼,“还要看着我?”

    她先是回到鉴客二店坐了会儿,店里装修完毕,那些古玩也摆放好了,再过几天,蒲子的那批货回来就开张。

    姆圆见寻月要回零号仓就要叫黎野跟着。

    可黎野一连跟了好几天,也是十分疲累。

    寻月没忍心,就独自启程,为了保险,打算步行过去。

    反正也就一两个小时的路程。

    后半夜一点钟,她走山路来到那片森林,对过眼睛后,大门打开。

    后半夜大家都休息了,所以大厅格外安静。

    她去系统室看了看,后半夜就只有两个值班的。

    “总长,您可算回来了。”

    “怎么样?挺顺利的吧?”

    “顺利顺利,就是这个ab口麻烦点,不过已经在崇明聚总部安装了咱们月宫的ab口,您都不知道,这段时间可给我们忙坏了。”

    “辛苦了辛苦了,组员都到齐了吗?”

    “到齐了,就等您开公部呢。”

    “这有我房间?”

    “那当然了!”曹克明显摆着重组的十二等机械盘,“您房间在201,您的隐适挂还没更新系统,我给您更新一下,开个权限。”

    寻月看着这片十二等的机械盘,当初来的时候,还要花费好长时间拼个二等机械盘,如今一个多月不见,已经升级成十二等了。

    在一楼转了一圈,看看食堂,又看看会议室和各个穿越室,因为现如今ab口只有跟崇明聚相连的,也没有什么任务,所以ab口就只有一个,其余几个屋子都空着。

    因为她是总长,所以,全员信息栏也更新了,打开单视屏后挨个看看。

    在信息一览里,有两封未读信息,是这一个多月没戴隐适挂期间发来的。

    一封来自白岸,一封来自崇明之主。

    ‘不要试图用公关的方式进入启厘!!’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42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