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里被弄得太舒服了-严峫江停H

 大家都摇头。

    他们对乔羽的这个决定很满意。

    以前山都是跟几个长老和小队长商量,商量完了之后把结果告诉他们,他们只服从命令。至于去哪里,采取什么行动,他们一概不知。

    现在羽却把所有的事告诉他们,他们要做什么,整个部落如何为过冬做准备,都安排得明明白白。  电梯里被弄得太舒服了-严峫江停H  

    这样的感觉非常好。

    “好了,大家继续跳舞吧。”乔羽一挥手,回到山身边,“阿父你身体不好,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山这会儿已很疲惫了,而且他也有一肚子话要跟女儿说,当即点头。

    小泉兴奋得小脸红扑扑的。

    他没想到阿父不当首领了,首领的头衔竟然落到了阿姊头上。而且阿姊的表现实在太亮眼了,小小少年心里满是崇拜。

    他也顾不得跟小伙伴玩了,跟着山一行人,一起回了山洞。

    看树把山放到石床上,山还支撑着想要说话,乔羽赶紧道:“阿父,我不会鲁莽行事的,你放心,阿叔明天会看着我的。”

    其实树也伤得不轻,她本想让树明天继续留在部落里照顾山,顺便帮着山指挥芒那些人做事。毕竟山现在还不能操心。

    但部落里的汉子要养家,一般像这种伤,只要不伤筋动骨,他们养上一两天就跟队出去打猎了。树有一家子有养,她不可能要求他不去打猎而留下来照顾山。

    再说,树要不跟着她去,山一定不会放心。

    所以乔羽干脆打消了劝说树的念头。

    树附和道:“对,我会好好看着羽的。她这么聪明,力气又这么大,就算去再远也不会有危险,更何况我们去的也不会很远。”

    山一想乔羽今晚的表现,再想想他们明天晚上必然得回部落,走不了太远。有树这个叔父看着,她还真出不了什么事,当即点头,放下心来。

    “你现在最重要的是把身体养好,这样才能帮我的忙,帮我把部落管理好。阿父,如果没有你,火和青狼肯定会为难我的,你得把身体养好,做我的后盾。”乔羽又劝道。

    山点点头。

    今晚的情形,他自然看得明白。他在部落里的余威还在,能帮女儿压弹火、青狼和不服气羽的人。他的作用很大。

    “放心,我知道。”他道。

    “养殖队的事你暂时不要管,我一会儿叫芒来,跟他说几句,让他先领着大家做事。”

    山又点点头。

    “小泉,你明天在家好好照顾阿父。”乔羽又叮嘱小泉。

    “阿姊你放心,我定会好好照顾阿父。”小泉拍着胸脯道。

    乔羽又吩咐小泉去把芒找来,自己则先跟山和树商量:“你们觉得在哪里养兔子和山羊好?”

    不等两人说话,她又道:“天气很冷了,肯定不能养在外面,得有个山洞,最好是两个,分开养。这些野兽气味大,山洞要是能通气最好。”

    山道:“南面山谷那里,一排都是空的没人住的山洞,你都可以拿来养野兽。”

    山这么一说,乔羽就想起来了。

    南边的地势低洼,以前山洪暴发时直接淹死了不少人。大家后来就到地势比较高的北边来开凿山洞,南边的山洞就空下来了。

    那里离人群聚集的北边居住区隔着一大片空地,气味不会影响人,还有一处天然大山洞,取水也方便,在那里养动物倒是不错的选择。

    “好,就定在那里。”乔羽道。

    等芒来了,她就将地点告诉了他,并吩咐了他割些草、再砍一些树枝和藤蔓做栅栏。

    这些人虽然残废了,以前却也是打猎的好手,做这些轻省的事情不难。像芒这样,虽然脚瘸,但双手还是好的,也有力气,割草砍树都没问题。

    芒的眼眸前所未有的亮,跟发誓一般保证道:“羽,你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做好的。”

    “我相信你们。”

    看着芒跟打鸡血一样的走了,步履虽然一瘸一拐的,但腰背挺得比任何时候都直,山眼睛忽然湿润了。

    “羽,你做得比阿父要好。”他红着眼睛道。

    芒这些人的问题,他也想过要解决,但他想不出来。到他自己残废了,也依然想着要去死,替家里减轻负担。

    没想到女儿一上任就把这件事解决了。

    一辈子跟野兽打交道,他知道,养殖的提议是可行的。不说别的,至少山羊是可以养活的。最最重要的是,不需要部落里强壮健全的人去做这个事,他们几个残废人就能做好。

    这是生生为部落开出了一条新的增加进益的路,也让残废人重拾活下去的信心。

    没准山谷部落的兴盛,就从这里开始。

    羽,比他能干,做得比他好!

    第二天天刚刚泛白,乔羽就带着一群人上了山。

    上次她上了东边的山,最后却绕到了西边。这一次她直接往东走,翻过了两座山,到了东边第三座山上。

    树一路上都在给乔羽介绍打猎的有关事项。

    乔羽一面听,一面注意着四周的动静。

    “嘘,不要说话。”乔羽忽然叫道。

    大家停住了脚步,全都凝神细听。

    听了一会儿,有人莫名其妙地看向乔羽:“怎么了?没什么呀。”

    他话声刚落,就看到身边的人脸色都变了。

    他转过头,沿着那人的视线方向望去,就看到远处树丛里一摇一摆地走出一只野猪来。不妙的是,透过树杆和树叶的缝隙,还可以看到这一只的后面还跟着三只。

    如果只是一只野猪,他们是不怕的,只会高兴。他们最怕的就是野猪群。

    四只野猪,威力一点儿也不比老虎小。而羽,就算力气大,想来一下子也解决不了四头野猪,会有顾此失彼的时候。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52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