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子扶着巨龙缓缓坐下 社长秘书被捆绑调教

 经过了一天一夜的赶路,护送的队伍终于到了兰州,由于军队的人数较多,只有沈初鹤同叶挽鱼几人入城,军队则驻扎在周围。

    “兰州有一家聚宝阁颇为出名,我们先去找一家客栈休息,晚上再去逛逛吧。”叶挽鱼提议道。

    “我觉得可以。”  仙子扶着巨龙缓缓坐下 社长秘书被捆绑调教  

    孔岚雀和沈初鹤虽然没有说话,但也都赞同地点了点头。

    兰州城与通世城不一样,充满了淳朴温情,街道上青瓦绿砖交错纵横,常青的绿树押着街盆的鲜花,来来往往的人们脸上几乎个个挂着亲切。

    叶挽鱼几人走了几条街也没发现哪里有客栈,正巧碰见边上是个摆摊吆喝的少年于是上前询问:“请问这位小哥,这附近可有客栈?”

    “当然有呀,你走到城东就行,兰州城的客栈都集中在那里。”

    “谢谢小哥,你这摊上的东西怎么卖呀?”

    “我这是一些小物什,有的是帮人转手,有的是自己捡来的,都便宜的很。”

    叶挽鱼出于感谢的心理,打算在他的摊上挑几个看着顺眼的东西,其中有一个通体黝黑细看有些许纹路的小铁,于是好奇地问道:“那你这个小黑铁怎么卖呀?”

    “十文一个,概不还价。”

    “好。”

    突然,一道戏谑的声音从叶挽鱼耳边传来:“这位姑娘,你确定要买他的东西?”

    叶挽鱼几人看着转头一看,只见一位长相凶神恶煞的壮汉带着一帮小弟站在她们的后面。

    “有什么不能行的地方吗?”这群人一看就不是什么善茬,不过叶挽鱼等人也不是好惹的,直接问道。

    另一旁的少年却没有叶挽鱼她们的淡然,此时已经满手青筋,捏着自己的衣袍大吼道:“你们,不要欺人太甚!”

    “我们怎么就欺人太甚了,小子,你自己可要想好了,话可不能乱讲。”

    “你们已经连续赶跑我八个买家了!”

    “明明是他们自己眼光不行,我们只是提醒一下他们而已。”

    “你!反正我是不会屈服的!”

    “你别瞎说,搞得好像我们欺负你一样,我们可是在做好事而已。就是不知道,你家姐姐摊上你这么个弟弟怎么办啊。”说罢,还抚了抚自己空荡荡的下巴,一副高雅之士的做派。

    这时,叶挽鱼出来插话了,一面疑惑的看着壮汉问道:“这个东西哪里有问题吗?”

    “反正就是不好,所以姑娘还是莫上了他的当为好。”

    “不好在哪里,总要有理由才行吧。”

    “这不好在哪里我也不清楚,不过这是我们少东家说的话,所以肯定没错。姑娘,劝你一句买之前可得想好咯。”

    “你们少东家说的话是金口玉言不成,要是说你有病,得从楼上跳下去才能治好,你就真跳?”

    “小姑娘,我看你这衣物也是上好的布料,说不定还和我们少东家有什么交情,就当给他个面子。”

    “你口口声声的少东家,你们那少东家是谁啊,听起来蛮牛啊。”郭笑这时候也看不下去了,这明摆着仗势欺人,他可得给他们点颜色瞧瞧。

    “我们少东家是这兰州城内鼎鼎有名的大公子,吴世辉吴公子,兰州城锦绣阁的少当家,所以你们还是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

    既然已经报出自己的来头,壮汉也不在客客气气,这会图穷匕见,就连警告也开始趾高气昂起来。

    “这是谁啊,没听说过,”郭笑直接摊手无视,说着还看看边上众人,问道:“你们听说过吗?”

    “没有,不知道哪来的。”叶挽鱼直接回答道。

    “你!你们这是在自寻死路!”壮汉直接暴跳如雷,居然对公子如此不尊敬,这是在杀他的面子,看来得给他们点颜色看了,他示意了一下身后的小弟们。

    小弟们自然心神领会,跟了这么多年的大哥,就连他脱个鞋子都知道是什么意思,这会直接抄起家伙,将叶挽鱼几人团团围住。

    郭笑看着围上来的众人,嘴角微微翘起,他早就想动手了,现在他们亲手把理由送到自己面前,真是善解人意,但是戏还是要做足的,省的等会城卫队来了他也得赔进去。

    “你们干什么!这可是兰州城内,想动手,你们问过城卫没有。”

    “嘿,城卫来也是要时间的,兄弟,听我一句劝,别买他家东西。”

    “你们既然说不出理由,我们还就偏要买了。”

    “呵呵,兄弟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他们常常鲜。”说罢,自己也从后面掏出把铁棍。

    “哈!”一个刀疤小弟举起手中的棍子就往郭笑头上砸了下去。

    只见郭笑向边上一侧,躲过挥下的铁棍,一记擒拿手直接抓住小弟的手臂。

    一眨眼的时间,铁棍就到了郭笑的手上,随即又是几掌朝周围拍出,愣是把所有持着铁棍的人拍出几米开外,只留下刚刚讲话的壮汉站在原地呆若木鸡。

    “你你你,别过来!”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郭笑扭着拳头步步紧逼,眼看就要靠到壮汉身前,壮汉直接被吓得魂飞魄散。

    随后带着一众小弟落荒而逃,看他们连滚带爬的身影好不狼狈,引得原地的众人哈哈大笑。

    “小兄弟,我看你这摊上的东西也不多,全给我包起来吧,我都要了。”

    赶跑那些不怀好意的地痞流氓后,郭笑决定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将少年摊上的所有东西全给买了下来,细算一番也就二两银子。

    “那活地痞子为什么要这么针对你啊?”结算好东西,郭笑问出了心中的好奇。

    “我……若是几位不急的话,可以去我家中坐坐。”少年咬咬牙,向众人发出邀请。

    路上,他向众人简述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他们家原本也是兰州城内的衣阁,并且和锦绣阁有过合作关系,但是就在一年前,锦绣阁看重了他们家祖传的一匹布料。

    本来是和颜悦色的讨要,发现他们不给后,开始变本加厉起来,联合全城的衣阁打压他们,直到前不久,他们姐弟也失去了原本父母遗留下来的店铺,少年更是不得不出来摆摊维持生活。

    没错,他们姐弟的父母在一年前因为出外遭劫双双遇难,也正因为遇难,所以锦绣阁的人才能进他们的家内堂,看上他们祖传的布。

    不一会儿,几人就进了一个破旧的小巷子,七拐八拐终于到了一间简陋的小院。

    “姐,我回来了!”少年敲着门,同时大喊道。

    一阵脚步声从门内响起,随后门一开,只见一名穿着淡白色裙子,有着似水的眼眸的女子站了出来。

    她看着众人,稍稍跳起的眉头证明了她此时的疑惑。

    “几位这是……”

    “姐,刚刚我在摆摊的时候那群混蛋又来捣乱,但是被这几位给赶走了,他们帮了我,我便带他们回来了。”

    “原来是几位恩人,快请进。”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60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