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朋友进去了好爽 她无助的承受他绝望

  如果说前几次,还不太能够牵扯到总统身上,那这一次……就实实在在的威胁到了他这个总统了。

    民众会疯的,他们才不管你总统到底知不知道!他们只知道,他们差一点就被炸上天了!

    这才是民众无法容忍的。

    要是这样了,总统还能当没事……那神盾局一定是总统的亲爹。

    于是乎暗影局被美国政府视为了亲儿子!  被朋友进去了好爽 她无助的承受他绝望  

    一群大佬合计,神盾局之所以会如此懈怠,归根结底的原因就是因为垄断,所以政府上层决定,他们不能再只依仗神盾局了,以前其实就有这样的苗头,要不然暗影局也不会成立。

    只是这一次的祸患实在太大了,大大加速了这个过程。

    于是暗影局得到了更大的支持,与此同时,FBI和CIA等等大机构也得到了支持,老美最喜欢玩的就是平衡,他们喜欢把权力分割成为很多块,哪怕那会导致资源的浪费,很多重复建设。

    但好在可以分权平衡,这样更加省力。

    于是当天,美国队长和卡特女士被直接调往了现场,由他们负责接手核弹。

    “非常谢谢你们!”史蒂夫找到了凯和托尼表示感谢。其他人早就消失了,不论是血薄荷还是汉尼拔都太过于敏感了,不好多留,蝙蝠侠也差不多,而且他一贯神秘,基本不和政府部门有什么牵扯,特别是暗影局和神盾局,所以也早早的消失了。

    史蒂夫摘下自己的头套,非常认真的说道:“我以一个纽约人的身份向你们表示,你们拯救了这个城市。”

    史蒂夫是布鲁克林人,很长一段时间,布鲁克林也以史蒂夫为荣。

    “哼!不需要!”托尼不屑的说道。接着不顾卡特哀求的眼神直接飞走了。

    凯则对史蒂夫耸耸肩:“伙计,我不讨厌你,但我们的立场是不一样的,如果等哪天托尼解决了巴基先生,或许我们可以喝一杯,当然,如果到时候你还愿意的话。”

    说完凯就打算离开。

    史蒂夫脸色沮丧的说道:“巴基……他是无辜的。”

    “对托尼来说,他不是。他是凶手!看到他,想到他,他就能看到自己父母死在他手上的样子。史蒂夫……这可不是一句无辜就可以解决的,人总是这样的,他们更愿意相信自己相信的。你相信巴基是无辜的,觉得他没有责任。但托尼同样相信他是凶手……而且事实也是如此,没的解的。”

    “我可以说服他的!”史蒂夫:“只要他给我机会。”

    凯转过身,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你是不是被人吹捧的忘乎所以了,队长?你说服他,拿什么?拿你那套大道理?中国有句话,很有道理,我送给你,不经他人之苦,莫劝他人大度。你站在你的角度,告诉托尼,你要放弃仇恨,迎接新的未来?别逗我笑了!托尼才是受害者!只有他才能决定原不原谅!你凭什么为他做决定,还一副为他好的样子?”

    凯深吸一口气:“说真的,我不讨厌你,队长。但……你说这话的时候,的确让人感到厌恶,这也是托尼不想和你交流的原因。你以你的感受用来做真理,强逼着托尼接受,你所谓的‘正确’,这特么比***还***。我就问一个问题!凭什么?”

    史蒂夫或许是一个好人,但过多的吹捧让他真的有点飘飘然了,他觉得自己就是真理,自己就是大义。这种心态,不能说坏,但绝对谈不上好。**一开始也不是一个奔着统治世界去的,他们的初衷都是好的,可问题是初衷是好的,就能否认他们的罪恶?

    史蒂夫初衷当然也是好的,可这就能洗刷巴基的罪恶?就能给斯塔克夫妇伸张正义?

    人呐,永远不要太高看自己。

    说完凯就直接离开了。

    史蒂夫,失魂落魄的站立在原地,他……无话可说。

    “不用担心,我知道托尼是个善良的孩子,他会理解的。”卡特安慰道。

    史蒂夫苦笑了起来:“佩吉……我不是小孩子。虽然接触不多,但托尼是个什么样的人,我大概也能够猜到。”

    托尼善良吗?

    见仁见智。资本家的善良……能善良到哪去?

    但任性和固执他还是看的出来的。

    “我们已经在加大力度寻找巴基了,只要我们提前找到巴基……那么我们就可以把他藏起来。”

    史蒂夫再次苦笑,这特么算什么?巴基是英雄,居然要过隐姓埋名的生活。

    而且……

    “那样托尼一定会和我们开战吧?”

    那基本是一定的。

    “到时候交给我。”卡特自信的说道。“我是他姑姑。”

    可实际上,卡特哪有什么自信。她现在也只能在别人面前说是他姑姑,要是她在托尼面前,根本说不出口。当她选择帮助史蒂夫的时候,就辜负了霍华德,辜负了托尼。

    “谢谢你,佩吉。”

    两人旁若无人的撒起了狗粮。

    但两人内心都知道,这件事……无解。

    ……

    “你怎么还没走?”凯从下水道出来的时候,托尼正拿着一杯冰可乐和芝士汉堡在一旁边吃边喝。

    托尼没说话,只是静静的吸着可乐。

    直到可乐喝完,汉堡吃完,他才扭捏的对凯说道:“谢谢了。”

    “什么?”

    “谢谢你支持我。”

    “人嘛,总归是有立场的。谁叫我和你比较熟呢。”

    托尼将垃圾丢进垃圾桶,才心情低落的说道:“你觉得我做的真的对吗?”

    “什么东西?”凯不太理解。

    “复仇。”托尼轻声说道。

    “那要不然放弃?”凯试探的问道。他又不是霍华德什么人,他帮托尼是出于朋友立场,其他的,什么都没有了。要是托尼放弃,他自然没意见。毕竟杀父弑母之仇又不是他的。

    他犯不着那么激动。

    “不行!”

    托尼斩钉截铁的说道,父母之仇,不共戴天。虽然老外没这个说法,但意思差不多。有几个人能够坦然面对这种事,当然那种脑子坏掉的不算(真有,记得一个新闻,一个女富翁家遭到了抢劫,劫匪杀了她的父母,大概?总之这女人当庭原谅了凶手,之后还给凶手找工作,然后……她被凶杀干掉了,有时候很难理解这些人的脑回路)。

    “那你还纠结个毛?”

    “只是会不会不太好?”结果托尼又犹豫了。

    “那放弃?”

    “不行!”

    “法克鱿!”凯转身就走了,这人绝对有大病!

    “诶?你怎么骂人?”

    “神经病!”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6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