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弱地承受他的索取*忘羡毛笔happy

 使用各种远程手段粗略调查了一下山上情形之后,玉衡和君好、君天一起易容换貌,伪装成魔族缓缓进了山中。

    山中魔气较浓,但外围的魔族却基本都是各种动物,玉衡他们没去理会这些小杂鱼,三人追着自己调查出来的那些痕迹,一路朝着此山腹地前行。

    越往里走,山里的植物反而变得越来越多,不过与外界的郁郁葱葱不同,这里的植物基本不是灰色就是黑色,再不然就是褐色、紫色,即使偶尔有绿色植物,那绿也已经暗的和黑差不离儿了。  虚弱地承受他的索取*忘羡毛笔happy  

    三人很仔细的注意着不让自己吸入魔气,不过偶尔君好倒是会停下来挖几株魔界的特有植物。

    这些东西不仅仅可以用在魔族身上,如果配比得当,正道修士也是可以使用某些魔植炼丹、制药的。

    有她这么一时停一下、挖一下的,三人的行动反而显得不是那么突兀了,就算偶有魔族路过撞见他们,大家也没有因为他们一路深入山的腹地而对他们多加关注。

    就这样,三人相当顺利的直接潜行到了真正的魔界与人界交界处。

    是的,真正的魔界与人界交界处,位于这座魔山的最深处。

    在那里,时不时就会有魔族越界而出。

    当然,能够越界而出的,全部都是实力一般的普通魔族。

    他们实力低微、危害甚小,偶尔遇到封印力量薄弱的特殊时期,这些魔族就会趁机穿越两界壁障。

    反而是那些实力高强、魔元精纯的魔界贵族,因为是封印的重点拦截对象,所以一直没什么机会穿越两界壁障。

    “那个新来的,魅魔大人不是说让我们拖去封印那边直接杀了?”

    “你傻啊,你是听魅魔大人的还是听狼魁大人的?你不知道狼魁大人喜欢那个新来的人类女修吗?”

    被骂的魔族不太服气,“喜欢有什么用,人家又不肯堕魔,他们不会有好结果的。”

    “这是你能说的话吗?”啪的一声传来,看样子大放厥词的那位,这是被自己的同伴给打了。

    “那咱们等会儿怎么跟魅魔大人交代?”

    “就直接说人让狼魁大人带走了。”

    “啊。”

    这小魔原本想说,难道不是咱们主动把人送去给狼魁大人的?

    万幸他虽然脑子不算很好使,但也起码没有傻到家。

    这样会给自己招来责罚的话,他是万万不会直接说出来的。

    两只小魔离开后,山石后面的空间微微荡漾,仿佛有一层薄薄的水幕被人拨开,后面立刻显露出三道人影,正是玉衡、君好和君天。

    三人对视一眼,然后不约而同朝着两只小魔来时的方向走。

    听两只小魔话里的意思,这个地方,那位狼魁大人显然才是最有地位、权势和话语权的,那么如果魔族真有什么针对人界的阴谋,这位狼魁大人就是最有可能知道详情的。

    想通这一点,三人立刻就决定了要直接去“拜会”那位狼魁大人。

    然而当他们小心翼翼摸到对方的洞府,对方的表现却让他们相当无语。

    那位狼魁大人完美地继承了大多数魔族的粗犷风格,他的洞府,还真的就只是个简单挖出来的石洞而已。

    当然,玉衡他们并不是因为对方的居住地过于粗糙而感到相当无语。

    真正让他们颇为无语的,是那位狼魁大人在面对自己心上人时的谄媚态度。

    玉衡他们潜进来时,那位狼魁大人正对着静静坐在某个简陋石墩上的人类女修搔首弄姿。

    那位人类女修长相清丽婉约,神色间却流露出了满满的坚强、果决,这种刚柔并济的美,别说还真挺吸引人的。

    两人一个不动如山,一个笑的一脸谄媚,偏笑的一脸谄媚的,又是原本应该格外暴躁霸气的魔族狼魁大人。

    玉衡他们来了还不到一盏茶时间,这货就已经迅速完成了给美人儿献上奇丑无比的一匣子珠宝首饰、黑了吧唧的不知道什么魔植、让人一看就会受到惊吓的一盆魔族食物……以及一把道修专用上品法器长剑等一系列操作。

    “这家伙……”君好抬手抚额——这算什么魔族大人物?她只看到了一个正热衷于引起自己心仪女子注意的恋爱脑魔族男,呃,魔族公狼。

    她看向玉衡和君天,然后就发现这一大一小居然正一脸认真地仔细打量狼魁的洞府。

    君好有些惭愧,他们明明说好是来调查情况的,结果她却一进来就被狼魁的骚操作给吸引了全部注意力,这不应该。

    她不知道的是,其实君天和玉衡之所以刻意不看狼魁那边,是因为这二人全都觉得狼魁的这副模样实在辣眼。

    比起看他在那发疯,他们还是更愿意在这间洞府里找找可能存在的各种线索。

    然而让他们失望的是,狼魁的洞府还真就没有任何线索可供他们调查取证。

    三人正打算悄无声息的直接退走,那边的狼魁总算结束了他的谄媚行为。

    他问静静坐在那里的凌天宗女修,“主子有没有跟你说,咱们下一步要怎么做?”

    那名女修淡淡开口,“破坏魔界与人界之间的封印,让更多魔族进入人界。”

    狼魁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破坏魔界与人界之间的封印?你确定这是咱们能够做到的事儿?”

    “做不做得到,总要做了才知道。”

    狼魁沉默片刻,“可你不是不想修魔吗?”

    “这和我报答主上并不冲突。”

    狼魁不吭声了。且不说他没那个胆子坏自家主子的事儿,就算有,他也没那个本事不是。

    他不知道的是,此时他的洞府里,还有另外三人正齐刷刷朝着他们转过了头。

    “那主子有没有说过,咱们具体都要做些什么?”

    “在下月十五月圆之夜用起码一万个活人献祭,如此便可暂时打开魔界与人界之间的那道封印。”

    狼魁惊呆了,“一、一万人?”

    那女修瞥他一眼,“主上是这么要求的。”

    狼魁一脸苦涩,“可我们去哪儿找这么多人啊?动作太大的话,那些所谓的正道修士可不会袖手旁观。”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81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