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大很粗很满足好深好爽/女人就是供男人享用的

  之前沈浩也不是没有想过给自己找一个修行路上的师傅,因为他如今越是往高处修炼越是感觉得到一个领路人的重要性,除了可以让人少走弯路之外,还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更别提一些不传六耳的修行窍门了。

    而这些,沈浩在桂山修院里就体会过,甚至有想过让聂云帮忙牵线,看看能不能在桂山修院里找到一个师傅正儿八经的指点一下他。李树阳最好,别的桂山修院长老也可以。

    到没想到这事儿沈浩还没有讲出来,只是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就平白的有了变数。不用他去找关系托人,一个大佬直接就主动找上他了。

    同不同意?

    还是说有没有胆子驳了大佬的面子?  很大很粗很满足好深好爽/女人就是供男人享用的  

    别人沈浩不知道,反正他是有种瞌睡遇上枕头的意外之喜。至于杨善这番言语里是不是还藏了什么歹意他并没有这么觉得。

    人家堂堂玄海境大修士能图他沈浩什么?

    况且沈浩如今也不是什么人都能算计得了的,玄清卫的从四品统领就算杨善也不能肆意对待。

    “沈浩天赋平平,资质愚钝,从来都是自己摸索着修行,一路心酸也是不怕让真人笑话,到想要寻一师却艰难无比,可望而不可及。真人若不嫌弃沈浩,沈浩愿拜入真人门下,听真人教诲,遵真人法旨!”

    靠着手里的下品灵石以及吞服的增气丹药,沈浩如今已经可以在眼下严寒的环境下正常的说话了,不再一顿一顿的了。

    并且一开口就直接将自己的态度摆得清楚明白:我是愿意去你门下的,了别拿我开玩笑或者嫌这嫌那。

    “哈哈哈……自谦就不必了,你若是真像你自己说的那么不堪我也不会找上你。况且正是你一路自己修行到如今这境界,更显你的能力出众。”杨善笑得很是畅快,苦苦寻找了百余年的衣钵传人居然最后这么简单就找到了。

    世事难料不外如是。

    手一翻,杨善拿出一个金剑配饰递到沈浩面前,笑道:“这是我的信物,上面除了我的魂魄印记以辨真伪之外还有一道威能,激发之后可以帮你抵挡一次玄海境中境以下的攻击,同时可以将你遁离十里之外。当然,它若激发,不论隔得多远,不论有无阵法阻隔,我都能第一时间感应到。”

    沈浩闻言伸出去接金剑配饰的手都有些抖了。他一个孤孤单单的在这世界里摸爬滚打这么多年,生生死死的早就习惯了,打碎了牙往肚里咽都不是空话,恐怕死外面都说不清会不会有人隔年来上坟。

    如此孑孓一身的人什么时候享受过这等待遇?

    看着手里三寸长的金剑,沈浩一时间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知道这种东西绝对不是随随便便就给人的,单是杨善所说的那功用就称得上一件无价之宝。

    开玩笑,可以抵挡一次玄海境中境以下的术法攻击,还能瞬间遁走十里之外,这保命手段不比邪门修士的血遁厉害百倍?

    甚至杨善还说了,这枚金剑上还有杨善的魂魄印记,可以感知到金剑的使用情况依次判断沈浩的安危。

    说得不好听一点,沈浩凭什么一来就有这么高的待遇?说杨善大方?和他投缘?他自己都不信。

    “真人,这太贵重了,小子不敢……”

    “给你你就收好便是。你是我寻了百余年仅见的合适人选,这东西不给你给谁?等你这边事情了了再回枫红山庄,我那师兄你也应该见一下。”

    话说到这份儿上沈浩若是还不明白那就是真傻了。明显杨善给他这等保命之物,加上“合适人选”这四个字,意思已经很清楚了,收沈浩入门墙不是简单的按个记名弟子之类的名头就算了,多半是亲传弟子!

    杨善还有别的亲传弟子吗?没听过,而且听其言语里似乎就寻到沈浩一个。

    这么说来还是“独苗”?!

    沈浩此时就有些忐忑了。亲传弟子和记名弟子二字之差就天差地别。他本以为杨善找他也就如桂山修院那样给他一个记名弟子的名头罢了。他跟着学一些修行的窍门受些指点,挺好,相对比较自由,不会因为入了枫红山庄门下就多了约束。

    可亲传弟子就不一样了,那是要入室的,又称入室弟子。“室”就是家里内院的意思,连起来就是连家里内院都可以随意进出的弟子,完完全全是当半个儿在对待的。这也就理解为何杨善一上来就给如此贵重的东西给沈浩了。

    但问题也就随之而来。那就是今后沈浩的身份可就复杂了。他有些担心自己之后在玄清卫里的地位和局面会受到影响。那可是他经营多年的成果,若是一朝被撇开的话说不甘心都是轻的。

    另外还有一个担心就是害怕和这些玄海境的大修士待在一起久了会泄露自己身上的秘密。

    不过现在担心已经没用了,或者从一开始杨善提出要收徒的想法就已经不容沈浩拒绝了。别以为杨善真就这么好说话,你敢驳了人家面子试试,到时候你才知道玄海境七重的大修士的威严有多重了。

    心里也没时间仔细琢磨,只有走一步看一步。

    “小子多谢真人厚爱!此间事了之后小子一定立马到枫红山庄拜见真人。”沈浩现在还没资格称自己为弟子,口头上说的不算,真传弟子得按照规矩过了拜师礼才算,所以他现在只能自称“小子”。

    杨善笑着点了点头,亲切的拍了拍沈浩的肩膀,满意道:“如此甚好,那我就在山庄等你。”

    言罢,杨善便脚下生云,腾云驾雾而去,留下站在原地眨巴着眼睛的沈浩好一会儿才回过神来。

    “呼……”沈浩长长的呼了口气,今天的事情实在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了,等之后得好好琢磨琢磨才行。

    不过眼下还是尽快离开这里才好,实在太冷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08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