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课时扣我下面-饥渴浪受h

 灰港。

    在结束了逝者的告别仪式后,灰港主人和巫师将索林和他的表亲杜瓦林,以及黑发龙裔一同邀请到了落花(政务)大厅。

    在这里,德拉贡·伯恩见到了精灵加尔多。他甲胄未脱,戎气未减,像一尊雕像,静静的站立在皎洁的月光之中。  上课时扣我下面-饥渴浪受h  

    “先生们。之所以召集你们过来,是因为接下来的事跟大家都有关系。”

    灰袍巫师甘道夫显然是这次会议的召集人和主持人。

    他看向精灵和矮人,用通用语说。

    “我们都知道,今天我们有很多人都死在了这场阴谋的,可怕的战争之下。”

    “这里好特别感谢一下我们的索林和杜瓦林先生,正是他们英勇无畏的战斗,北方精灵由于矮人无私的援助,才得以幸免于难!这点奇尔丹大人已然铭记于心。定好的约定必然会遵守。”

    说着他看向了灰港主人。

    而奇尔丹似乎也早已和甘道夫沟通过。

    他点点头,示意巫师说的没错。

    这让心里一直提着,想着关于合约的事会不会泡汤的索林和杜瓦林顿时松了口气。

    两人交头接耳地嘀咕着什么,然后默契的冲甘道夫和奇尔丹点了点头。

    看着他们在这里打哑谜,德拉贡伯尔一脸无聊。

    他不明白巫师和灰港主人把他叫过来干嘛。

    自己现在精灵语都说不好,可巫师和矮人们却全程用通用语在交谈,也就是说,大部分时间里,德拉贡·伯恩只是当个木头玩偶,杵那发呆,看着精灵和矮人在那就出兵的报酬一事在那锱铢必较。

    什么,你说他怎么知道他们在谈钱?

    拜托,还有什么东西比这黄灿灿、白花花的小玩意儿能更让男人们吵得脸都不要了?

    德拉贡·伯恩一开始还饶有兴致的看着巫师、矮人、精灵三方在那叽叽喳喳的谈论着关于钱的事,很快,他就无聊的别开了头。

    他开始思索,巫师到底为什么要把他也叫过来。

    当龙裔的视线落到俨然刚从战场下来的精灵骑士身上,他若有所思。

    仿佛察觉到龙裔的目光,加尔多礼貌的向他点点头。

    哦?

    德拉贡·伯恩有点惊讶,坐直了稍许。

    终于,也不知过了多久。

    精灵和矮人终于谈妥了价钱——反正德拉贡·伯恩从两名矮人的脸上看到了今晚以来最满意的笑容。

    至于精灵。

    主位上的灰港主人表情依然那么恬静,嘴角的微笑甚至连最轻微的变化都没有,估计出血程度还能接受吧。

    龙裔很是无礼的想着。

    皮条客……啊不,是巫师甘道夫。这时他终于想起旁边还有一个无聊到开始数精灵那光滑的大理石地面的纹路的龙裔,他拿下叼着的烟枪,轻咳两声,将会议的主题跳到了下一个。

    “如果双方都没有意见,那么我想我们们可以进行下一个议题了。”

    这次,灰袍巫师改用了辛达语,他说:“半兽人不会无缘无故的发起一场声势浩大的战争,他们没那个胆子!”

    “这次的战争中,我甚至看到了魔多黑兽人的身影,他们被矮人的骑兵和禁卫消灭了大半,但依然有很大一部分存活并从战场上溜走了,和他们的统帅,苍白兽人阿佐格。”

    “更不用说炎魔和妖狼之王这种远古之物了,阿佐格还命令不了这种程度的恶魔,他没有这个能力!”

    这名白发苍苍的老巫师原本还有些佝偻的身形刹时间变得高大起来,眼睛变得又亮又威严。

    他说。

    “甚至就连他的主子,曾经的黑暗魔君!是的,你们都知道我说的是谁!索隆,巴拉督尔之主,黑魔王,卑鄙的背叛大师,中土大陆一切自有良善种族的大敌、不提其名者等等,总之你能用很多无耻下流的名词去称呼他,都可以!但有一点我们必须承认!”

    “索隆拥有强大的力量,非常邪恶可怕的力量!可即使如此,炎魔和妖狼之王这样的邪恶之辈亦不是他可以役使的!”

    德拉贡·伯恩连蒙带猜的想了半天,才明白巫师在说什么。

    其中索隆(Sauron)一词仿佛带有魔力,虽然他确定这只是他第一次听说这个单词,但他却仿佛在那一瞬间,清楚都看到了一个巨大的黑影。

    一个仿佛要吞噬一切的邪恶黑影。

    “所以,巫师先生,你召集我们到底是因为什么呢?”

    他皱起眉头,嗡声嗡气地说道。

    高大的身体只是静静的坐在那,依然给人一种无法忽视的压迫感,加上他说话的时候,半张脸遁入了阴影里,给人一种君王在向他的臣民发号施令的强烈既视感。

    索林颇为惊异的看向了龙裔。这几乎是他们见面后,第一次听到他说话。

    矮人们面面相觑,表情有些怪异。

    他们又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很快,矮人王子和他的表亲也开口说话了:“对,甘道夫,有话不妨直说,矮人们的耐心虽好,但亦不想浪费精神和巫师打谜关,这是非常愚蠢的事情,比和一头食人妖扳手腕还要蠢。”

    这话矮人们是用通用语说的。

    他们和精灵确实生疏了太久,久到连精灵的语言都基本忘记了。

    索林他们如今只能听懂一些简单的精灵语(辛达语),复杂一点的诺多语和法拉斯语就完全不会了。

    至于昆雅语这等远古时代的语言,矮人们可能只能在远古的文献里才能找寻到这类文字和语言的踪影了。

    但可惜,矮人从来不是一个以博学闻名的种族。

    所以,交谈的时候,索林更习惯用通用语和矮人语。

    “战争已经结束,还有什么要紧的事呢?”

    矮人王子皱起眉头,看向了从头到尾,一言不发的精灵加尔多,在他身上索林闻到了战争的气息,那是铁和血的味道。

    “你说的都是一些无根无据的庸人猜想,甘道夫。”

    索林·橡木盾的表情变得有几分不耐,又有几分不以为然。

    他说。

    “也许半兽人就只是单纯的出来作恶呢?阿佐格那头野兽,本身就拥有很大的权力,他能调动包括卡扎督姆、多尔古都、刚达巴、魔多在内的多处半兽人老巢的兵力,是一名邪恶势力的统帅。他想替他那阴森、恐怖、邪恶的主子,重新征服这个世界,有什么奇怪?邪恶永不退散,只是潜伏!这是我们矮人的谚语……”

    前面还好,说到后面,矮人王子又对当日放走了苍白兽人一事表现得极为的愤慨和激动。

    他大声的咆哮着。

    愤怒的走动着。

    矮小但强壮的身躯上冒着熊熊的怒火。

    甘道夫和奇尔丹对此颇感忧愁。

    他们在担心,在今天光明越发萎靡,黑暗卷土重来的艰难时代,索林·橡木盾这样代表着一方势力的领袖,性格上却那么的飘忽不定,易暴易怒,这如何能让人放心呢?

    这样想着,巫师和灰港主人的目光不禁的落到了一旁呈看戏模式的龙裔身上。

    德拉贡·伯恩敏锐的察觉到了这点,他略有不安的缩了缩,总感觉自己会被这两名老奸巨猾的家伙卖了。

    与此同时。

    伊顿荒原。

    距离暮暗丘陵三十里格,距离佛诺斯特的北岗五十里格的某处。

    阿拉松正和族人追杀一伙落单的半兽人。

    英勇的哈尔巴拉德一马当先,手中长矛将一名逃跑的半兽人串成了葫芦,然后拔出宝剑,将另一名惊慌失措的半兽人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等他策马回身,其他人已经把剩余的半兽人通通解决了。

    “一共杀死了22名半兽人,没有逃跑的。”

    一名骑着高头大马的骑士向阿拉松汇报战果,阿拉松点点头,将宝剑收了起来。

    他们是杜内丹人,西方人类努门诺尔人的后裔,北方阿尔诺和阿塞丹王国的遗民。

    先民的血脉在他们身上流淌,杜内丹人寿命悠长,他们高大英俊,富有卓越的眼光和高尚的礼仪,比一般的人类要尊贵和优雅的多。

    阿拉松是这些人的领袖,他于2930年,继承了杜内丹人第十五任族长,他今年已经58岁,但样貌依然年轻如青年,眼睛锐利,自有威严。

    阿拉松从马上下来,走到这伙半兽人的燃起的火堆前,翻看了一下,发现这是一伙溃败后的逃兵。

    他们的食物都是些老鼠、蚯蚓和长蛆的面包之类的,恶心而令人反胃。

    “这是我们遇到的第几批溃逃的半兽人了?”

    阿拉松将手上的垃圾丢掉,望向更西更南的方向,那里,越过暮暗湖和皑皑的暮暗丘陵,正是精灵的港口,米斯泷德。

    哈尔巴拉德也过来了,他是阿拉松的副手,一名更年轻,但英勇的战士。

    “已经是第三批了,前两批在4个小时前刚刚被我们歼灭。”年轻的游侠说:“他们行色匆匆、惶恐不安,一有风吹草动,便一哄而散,犹如惊恐的老鼠。”

    阿拉松锐利的眼睛环视周围,认出大家已经快抵达暮暗湖畔的安努米那斯了。

    那是旧日阿尔诺王国的王都,所有杜内丹人最先的家园之一。

    “半兽人从西方窜逃,仿佛经历了一场大战,武器盔甲都被丢掉了,只剩下破旧的袍子和发臭的食物。”

    阿拉松锐利的眼睛仿佛透过了遥远的距离,看到了那座圣白的港口,在那里精灵的旗帜历经战火与岁月,依然是中洲大地的希望。

    而无数的半兽人潮水般的涌向这座神圣的城市,准备熄灭中洲大地的希望之光。

    这段时间以来,一直在广袤的荒野里追寻北方骚乱的原因的游侠收回他的眼神,忧心忡忡的说:“我们休息一个晚上,明天继续赶路。”

    虽然阿拉松心急如焚,想要尽快赶往那座代表着中洲大陆所有良善人们最后希望的城市。

    但这段时间,阿拉松及他的族人在荒野上奔跑得太久了。

    今晚还厮杀了三场,战士们又累又渴,急需休息和食物,因而阿拉松最终还是命令大家就此休息几个小时,待天一亮就赶往米斯泷德。

    人类的游侠们纷纷清扫战场和休息不提。

    半夜。

    阿拉松做了一个梦。

    梦中,一个伟岸的身影在雅瑞恩的光芒下,发出了震耳欲聋的呐喊,剑指某座可怖的要塞!

    而在他的身后,精灵和矮人及人类的大军长枪如林,旗帜飞扬。

    他们迈着整齐的步伐,气势昂然,像北方进发!

    阿拉松在里面甚至看到了杜内丹人一树七星王冠旗。

    而远方,米斯泷德圣白的城墙在金黄的晨曦下,散发着神圣的光芒。

    于是,阿拉松瞬间醒了过来。

    上古先民遗留下来的血脉让阿拉松明白,这是未来的警醒。埃西铎的血脉都具有预见的能力。

    “哈尔巴拉德!”

    惊疑不定的阿拉松大声的呼叫着忠心的族人。

    就连睡觉都挨着宝剑的哈尔巴拉德一跃而起,精光闪闪的眼睛里没有一丝睡意。

    “在的,我的王上。”

    “埃西铎的王冠已经坠落尘泥,王上一词请不要再提,如今吾只是汝等中的同行者,你们对吾并没有义务,而吾亦不会宣扬对任何王权主张,吾友,勿忘此点!”

    阿拉松纠正他,然后飞快的说:“但我还是要给你一个命令,我的朋友。请尽可能的去聚集我们的族人,然后带到米斯泷德来!记住,如果两天内,你不能聚集够足够的人员,亦无法及时赶到精灵的港口,那么请将他们带到此处,在此等我!”

    哈尔巴拉德非常惊讶,不明白所有杜内丹人的王上这是预见了什么,但他还是说:“是所有的人吗?阿拉松大人。”

    阿拉松开始往身上系剑,他一边整理装备,一边说。

    “你没听错,所有人!好了,大家都听到了,时间不等人,前方将有一场荣耀的战争等待着我们!快快,没有时间再让我们在这里浪费了,行动起来,让我们马上出发!”

    昏沉的夜色下,警惕的游侠们早已纷纷起身,整理他们的装备和马匹。

    而得到命令的哈尔巴拉德也不敢耽搁,第一个骑上他的马,箭一般的跑了出去。

    很快,阿拉松便带领着这群北方的游侠们消失在夜色中。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03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