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滴都不许漏在线阅读全文*嗯h出轨

    “听闻曹公出城点兵征讨蛾贼,他特地派曹休将军前来护卫卫府安全。”

    有卫府仆人当先禀报。

    蔡昭姬眼眸望向陆羽,陆羽则是撇撇嘴,口中吟出他的名字…“曹休?”  一滴都不许漏在线阅读全文*嗯h出轨  

    陆羽琢磨着…现如今前线一大堆功劳,这位“千里驹”来这儿干嘛?

    不会是老曹,特地派他来保护自己的吧?

    陆羽的眼珠子一定,这倒是很符合老曹的性子,“求贤若渴”呀!

    不过,曹休来的正好。

    心里嘀咕了一番。

    “让曹将军进来吧…”

    陆羽打了个哈欠,伸着懒腰,依旧是坐在躺椅上,蔡昭姬则款款站起。

    说起来,曹休,她们姐弟并不陌生,是谯沛军营里的百夫长,不过二十岁就能统领曹营最精锐的百人部队,前途不可限量。

    伴随着“踏踏”的脚步,曹休步入其中…当看到眼前两人时,脚步一顿,眼眸也是同时凝起?

    陆羽?蔡琰?

    这不就是谯沛军营后勤处的那一对姐弟么?他记得蔡琰是叔父曹操的故人之女,故而叔父才会收留她们!

    可?怎么几日不见?他们竟成为了卫府的贵客?还让叔父曹操如此小心谨慎的护卫?

    想到这儿,曹休的心情多少有些失落,毕竟心里落差还是有的,原本以为是当世的大儒,现在倒好,是几日前身份还远不及自己的姐弟?

    这…

    放弃前线许多立功的机会,反倒是要护卫她们?任凭谁,心情也会有些波动。

    “拜见曹将军。”蔡昭姬依旧是保持着一贯的知书达理,当先欠身行礼…

    陆羽也拱手一拜。“曹少将军,好久不见…”

    曹休回礼。“想不到卫老口中的两位贵客竟是昭姬姑娘、陆羽公子…”虽说心头不快,但曹休的语气还是颇为和缓的。

    毕竟,他与蔡琰、陆羽也没有什么嫌隙,此番护卫,更是叔父曹操的吩咐…犯不上把心头的失落洒在这一对姐弟身上。

    想到这儿,曹休补充道:“我奉曹公之命护卫卫府周全。”

    “曹公特地吩咐,若然卫府有什么信笺,要我第一时间送往前线。”

    语气平缓,没什么情绪上的波动,侃侃话语算是例行公事。

    “有劳曹少将军了。”听到护卫,蔡昭姬又款款行了一礼,已示感激…她的性子就是这样,与人为善,对每一个身边的人都充满善意。

    “我就守在卫府大门外,若然有什么事…两位派人告知我一声即可。”曹休拱手告退。“告辞了。”

    既不是大儒,也不是名士,难免有些索然无味,曹休直接告辞…

    叔父让他护卫卫府,他自会当好这护卫,可…拜访、求教什么的嘛…呵呵,一个文采飞扬,却不通兵法的女子,一个清瘦、寄人篱下的少年,倒是大可不必了。

    转过身,正打算离开…

    “曹将军留步…”

    却在这时,陆羽喊停了曹休。“我这儿正有一物件需将军递交给曹公。”

    唔…

    曹休再度转身望向陆羽,四目相对,他就感觉陆羽的眼眸格外的深邃,像是看透了他心中所想。

    “物件?”曹休反问道…

    “曹将军稍后片刻。”陆羽眼眸眨动,旋即朝蔡昭姬使了个眼色。

    蔡昭姬登时会意,赶忙去取来葡萄架下角落里那个不起眼的“木盆”,木盆很高,很大,里面有满满的土壤。

    最底部种满了豆子,而与其他盆栽不同的是,陆羽弟弟在豆子上放置了一块石碑…

    石碑上面还有八个字,是蔡昭姬依着陆羽弟弟的意思用篆体字书写的,这些均被土壤厚厚的埋入其中。

    究是此时此刻,陆羽弟弟的这个“盆栽”,蔡昭姬还是一头雾水。

    不过,陆羽弟弟所为,应该是别有深意吧?应该是吧!

    “盆栽”取来,陆羽指着盆栽对曹休说道:“有劳将军将这‘盆栽’送到曹公那边…这‘盆栽’关乎兖州局势,异常重要,曹将军务必早晚各浇一次水,千万不能耽搁了。”

    “若是曹公问起,就说这盆栽关系着他降服三十万黄巾贼子!”

    这…

    曹休感觉自己有点凌乱。

    先说陆羽的第一句话,他曹休好歹也是个百夫长,统领百人,让他将一盆‘花花草草’送往前线?还得早晚各浇水一次…这…是不是有点杀伤力不大,侮辱性极强的既视感。

    再说第二句,盆栽?花花草草?这与剿灭蛾贼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儿,怎么就关系着叔父降服三十万蛾贼了?

    曹休感觉自己已经完全无法体会这个中含义,甚至,他感觉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深深的侮辱。

    可那又怎样?

    叔父曹操反复叮咛,若然卫府有信笺、物件什么的…必须第一时间送抵前线,不容有失。

    那时叔父的言辞格外严肃,可不是开玩笑的!

    纵是“盆栽”、纵是风马牛不相及的“花花草草”,可只要出自卫府,曹休也得送…

    “唉…”心头无奈的长叹出一口气,曹休无奈的接过木盆。“既是陆羽公子吩咐的,我必亲自送往前线…”

    “陆公子还有什么话,想要我代为转达曹公么?”

    “没有了。”陆羽一摊手…“曹公绝顶聪慧,这盆栽,他一看便知!”

    其实,陆羽本琢磨着亲手将这盆栽交给老曹的,可听说老曹已经点兵去前线,只能假手他人。

    说到底,陆羽还是比较怂的,前线这么危险的地方,能不去他还是不要去了。

    他来曹营是要过好日子的,在家吃着葡萄、晒太阳,一群漂亮丫鬟伺候“多舒服”啊,干嘛去前线犯险!

    这种事情,还是交给曹休好了…反正,也大体能猜到,这货对前线立功早就望眼欲穿了。

    索性,送他个“顺水人情”!

    “曹休告退。”依旧是如水般平淡的声音,曹休抱着盆栽款款离去…

    他心里苦啊。

    护卫卫府、护卫蔡昭姬姐弟,将一个满是土壤的木盆送往前线,这特喵的都是什么差事呀?

    他感觉他的运气简直背到家了…

    不过也好,总归是借着这护送“盆栽”的差事,能够赶到前线。

    曹休心里盘算着,等见到叔父曹操,一定得向他请求留下来杀敌立功…这护卫卫府,护卫这一对姐弟的差事,实在是憋屈。

    待得曹休离去…

    蔡昭姬望了眼眼前,一干仆人依旧是挥汗如雨的种植大豆,再想想曹休将军带走的木盆,纵是她这个当姐姐的也是满脸疑惑。

    “陆羽弟弟?你这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啊?”

    “咱们这一方田亩还没种出个什么?可你却将这‘盆栽’交给前线的兄长!”

    “这盆栽里面还填入了一块小型石碑,这又是何故?”

    连连的问句。

    蔡昭姬的眼眸不断的眨动…

    无数个问号就写满她的脑门。

    陆羽微微一笑,也不回答,做出一副故弄玄虚状。“昭姬姐熟读各类书籍,竟看不出我的目的,这说明了一个道理。”

    卖了个关子…

    “什么道理?”蔡昭姬急问。

    陆羽笑眯眯的看着昭姬姐姐的面颊,满脸的求知欲啊。

    当即,他朗声道:“所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这大豆、盆栽、石碑…昭姬姐就拭目以待吧,好戏就要上演了!”

    言及此处,陆羽压低了声音,看了眼四处的阁宇、院落…口中喃喃。“这么大的功劳,老曹最少也得奖励一座大宅子吧?”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06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