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和人做受,我和闺蜜被调教成性奴

 一百七十四:嘲讽

    闻言,宋长卿抬起眸看他,如玉般的容颜之上露出了一个微笑,他语调温润:“是这样的吗?”

    季云笙并没有回答,静看了他一会儿后,反问了一句:“你觉得呢?”

    ……  猪和人做受,我和闺蜜被调教成性奴  

    看着屏幕上的景象,归故刚才一直高高提着的心缓缓降落,将最后一口包子咽下,它徐徐呼了口气。

    天呐,这怎么就这么多疑呢?就依靠这一点点不一样就猜测随身空间里养了东西,真是够吓系统的。

    而且谁是东西?!

    它明明是伟大帅气的总局十佳系统,如若不是它当初绑定了宿主,现在他们还能这么坐在一起聊天?早就同归于尽了。

    归故坐在沙发上气鼓鼓的,显然对于宋长卿所说的“东西”梗梗于怀。

    丝丝怨念仿佛有了实体一般从它的身上散发了出来,透过系统空间的屏障传到了外面。

    那情感太过强烈,让微微靠在椅子上欣赏着瀑布的张无忧都感觉到了。

    她挑了挑眼梢,声音蕴着几分笑:“我这可爱的小系统归故是怎么啦?谁又招惹你啦?”

    她不问还好些,她一问直接让归故找到了倾诉的口子,它倒豆子般的把自己刚才看到的景象都说了一遍。

    将它欲涰欲泣的话听完,张无忧嘴边的笑意没有丝毫变化,她收回了放在不远处瀑布之上的视线徐徐打开了屏幕。

    半透明的面板闪过一抹淡蓝色的光,紧接着,瘪着嘴神色尽显委屈的男子映入了她的眼帘。

    它那一双琥珀色的眼眸亮晶晶的,里面好似含着水光。

    虽然对于它的这个模样张无忧已经可以说是习惯了,但是在看到时,她不免还是有点无语。

    好想翻白眼啊,但是有辱形象。

    张无忧忍住了,静默了一会儿,她开口询问:“如此一来,他们是开始猜测我的身份了?甚至都开始试图证明你的存在?”

    刚才的委屈巴巴瞬间消失,归故如同学过变脸一般,表情骤然变成了严肃。

    它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对,虽然你二徒弟制止了他接下来的猜测,但是如若一直这样放任下去,他很有可能会猜到“真相”。

    宿主大大你也知道,像这种可以修仙的世界虽不及你们的世界科技发达,知道系统的存在。

    但是,这种世界却是最容易脱离的,一旦让他悟出些什么,灵魂不再受这个世界的限制,为了以防他扰乱其他世界运行,等待他的只会是魂飞魄散。

    而且,我不觉得你二徒弟能制止住他,所以,宿主大大,你要让他接受一个你编造的身份,让他停止想象。”

    一连这么多话说完,归故没有丝毫的停顿,在这时,倒能看出几分十佳系统的影子。

    “嗯…”张无忧若有所思的应了一声,之后便没再说话。

    她其实和归故想的不太一样,它想的很远,把他了悟之后的可能性说了出来。

    但是那些难免有些不现实,毕竟,仅凭这一点点就想出这个世界被别的生物所管辖着委实有些离谱。

    在她认为,她的大徒弟顶多会往天道那方面想,觉得她是天道身旁的人。

    而如若是这样,不管他再怎么折腾,也不可能脱离这个世界。

    毕竟天道的存在是世人皆知,虽然明面上万物皆受它管辖,但其实真要说的话,它只能算是一个代理管理,也就是一个处于实习期的守护系统。

    真正管事的是真正的守护系统,也就是归故。

    是以,大徒弟他真的想要脱离这个世界的话,就必须悟到有系统的存在,并且知道它存在的原因。

    当然还有一个方法,那就是搞清楚自己在这个世界的身份,但是这样的话,又是何其艰难?所以她并不担心。

    她顾虑的是她大徒弟整日想这些有的没的,以他的性子,想不通肯定会一直钻研,这样很有可能就会被心魔钻了空子。

    那么到那时,她的任务可以说是彻底失败,她不希望那样的事情发生。

    张无忧微微垂眸想着,想着是把自己编造的身份有意无意的透露给两个徒弟,还是去直接找他们说明,她在评判哪个比较好一点。

    两者其实都有好处和坏处,第一个会引起两个徒弟的怀疑,而第二个则有可能让徒弟们猜想他自己的身份…

    而如果他们知道了自己的身份…

    张无忧在脑海中分析轻重,但天不遂人愿,她此刻越是需要安静,不远处越是响起了一阵嘲讽声。

    好似是两个女子,她们的声音其实并不算大,但无奈离得太近。

    张无忧并不愿意再换个地方,毕竟这里的环境是真的好,瀑布汹涌清澈,配得上那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似银河落九天。

    水声阵阵,最能让她安宁。

    她微微抬手想要设一个隔音结界,但就在这时,不远处又插进来一道新的女声,声音悦耳动听,如竹籁泉韵般带着一股子清贵之气。

    “嗯?”张无忧熄灭了手上淡淡紫色光点,她抬起了眼眸,目光循着声音看了过去。

    这个声音让她很熟悉,片刻,她收回了目光,嘴边笑意渐深。

    是早先去过一趟渡宁殿辩论了一会儿后又离开了的司韵女仙。

    系统空间里,看着屏幕上自家宿主那意味深长的笑,归故歪了歪头,有些疑惑,“宿主大大,你是怎么了?傻了吗?”

    “你才傻了。”张无忧丝毫不吃亏的回怼了它,而后她话音一转:“我只是听到了那个可爱的司韵女仙的声音。”

    “可爱?”归故眨巴了一下眼睛,语调上扬,“不愧是你宿主大大,就是与众不同。”

    “所以你是想要去…”

    “看看”这两字还没说出口,归故就看到了自家宿主从椅子上起了身,步履轻快地向着那声音的发源处而去。

    你还是你爱看热闹的那个你。

    归故的大脑中浮现了这么一段字。

    两处地方离的很近,张无忧走了不过半分钟便到了。

    那是一座素雅的小凉亭,风儿吹过时挂在凉亭上的风铃叮铃作响,清脆悦耳,仿佛是大自然的歌唱。

    张无忧第一眼便看到了那风铃,她恍惚了一下,少顷便回过了神。

    站在凉亭的不远处,张无忧眼眸微动将里面打量了一遍,一共是三个女子,两个相携,一个独坐,肉眼可见的两个阵营。

    似是争论的太过认真,她们并没有发现她的到来,依旧说着刚才的话。

    见此,张无忧眨了一下眼,隐了气息躲在了一棵灌木后。

    ……

    苏伶嘴边浮着一抹轻笑,她目光轻蔑的上下扫了一遍那坐着的女子,最后停留在了她的脸上,棕色的眼眸中深藏着几分不易察觉的嫉妒。

    她的声音轻柔极了,软软的,如同纯白的棉花,但说出的话却不是如此: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20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