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受在会议室被H-他那个太大感觉进不去

 她有些好笑地摇了摇头,似轻叹般道:“其实过程如何又有什么所谓呢?只要最终的结果是好的便足够了。”

    说罢这话,也不待沈宜欢二人疑惑,她很快又说:“行了,夜已深了,你们赶紧吃完宵夜回去歇着吧,有什么话明日再说,总归日子还长着。”

    日子还很长,所以不必急于一时。  总裁受在会议室被H-他那个太大感觉进不去  

    舞阳郡主在心里如是补充道。

    沈宜欢觉得舞阳郡主这话有点怪怪的,但仔细一想又觉得挺有道理,她于是不再多想,点了点头便十分认真地吃起烤鱼来。

    吃了好一会儿之后,沈宜欢发现沈清远还愣着,不由分出了些许注意力招呼道:“二哥你也吃啊,吃饱了好回去睡觉,可别再赖在母亲这儿了。”

    沈清远很想说吃饱了就睡对身体是很不好的,可看她吃的那么起劲,他到底没忍心说出这扫兴的话来,很快也跟着埋头吃起来。

    等他们吃完宵夜,已经是掌灯时分了,两人瞧着舞阳郡主似乎很疲惫了,便没再多待,和她打了声招呼便走了。

    原本舞阳郡主是要派人送沈宜欢回捧月居的,但沈清远说自己还想多走走,消消食,便主动揽下了送沈宜欢回院子这个任务。

    许是临近十五的缘故,夜空中的月亮渐渐圆满,已隐约有了满月的形态。

    兄妹俩并肩走在种满了木槿花的小径上,月亮撒下的清晖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很长。

    一直走了好长一段距离,两人都没有说话,但气氛却并不令人尴尬,反倒有种难得的静谧。

    沈宜欢甚至有些享受这样的宁静时光。

    她摸了摸自己撑得圆滚滚的肚皮,一声满足又懊恼的喟叹悄悄溢出了唇齿:“唉,肚子这么撑,今晚肯定要睡不着了,早知道刚才少吃一些就好了。”

    沈清远原本正在想其他事情,乍一听见沈宜欢这感叹,他忍不住笑出了声,“早叫你悠着点吃了,你非不听,现在才知道后悔?那可有点晚了。”

    他这话不可谓不欠揍,但也能看出确实是亲哥无疑了。

    沈宜欢有点郁闷,总觉得原主这些个兄长们没一个正常的,说好的兄友弟恭相亲相爱呢?分明只有相爱相杀。

    她下意识哼了一声,有些不太高兴地扭了头,一副不想搭理沈清远的样子。

    沈清远见状更想笑了。

    他没忍住伸手挼了挼沈宜欢的头,好笑道:“几个月不见,你这气性倒是越发大了。”

    沈宜欢其实也不是真的生气,她就是装装样子而已,哪里料到沈清远会来挼她的头?

    这是真把她当小孩子呢!

    而且挼的那么用力,发型都给她搞乱了,烦人!

    沈宜欢气死了,却又拿他没有办法。

    毕竟身高差在那里,她就是踮着脚也不可能将他挼回去,遂只能鼓着腮帮子控诉道:“二哥你烦死了,发型都被你给毁了!”

    发型什么的,沈清远其实没太听懂,但把妹妹惹生气了这一点,他还是知道的。

    他有些不自在地轻咳了一声,弱弱道:“反正都晚上了,你回去不也得解了头发睡觉?再说也没人看见不是。”

    沈宜欢:“……”

    所以没人看见她发型被他搞乱的问题就不存在了吗?

    这脑回路,就离谱。

    沈宜欢这次是真不想理他了,憋着一口气就开始加速前进。

    眼看着沈宜欢越走越快,沈清远就知道自己闯祸了,忙加快脚步跟上,讨好道:“妹妹别生气了,二哥知错了还不行吗?我以后不动你头发了,真的。”

    沈清远的道歉听起来没什么诚意,分明就是哄小孩子的口吻,但沈宜欢还是下意识放缓了脚步,赌气道:“那你得发誓。”

    这话就有些孩子气了,沈宜欢自己听着都有些嫌弃自己,但沈清远却仿佛十分受用,竟真的举起三根手指发起了誓,“我发誓以后再也不动二妹妹的头发了。”

    “你这誓未免发的太简单了,都没有惩罚,一听就不真诚。”沈宜欢挑剔道。

    沈清远无法,只得又咬牙加了句,“我发誓以后再不动二妹妹头发了,否则就让我变成秃子!”沈清远道。

    沈宜欢脑补了一下沈清远掉光头发的样子,发现他大概会是一个帅气的秃子。

    但做人嘛,有时候得学会适可而止,所以那些无伤大雅的事情差不多就得了,倒也没有必要那么较真。

    于是她故作沉思的模样拧眉想了半天,而后道:“那我就勉强原谅你好了。”

    沈宜欢这副故作大度的模样逗乐了沈清远,他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终于觉得找回了从前和自家妹妹相处时的感觉。

    与此同时,他心底那没来由的心慌也散了些。

    又过了好一会儿,沈清远收起脸上的调笑,正色道:“对了,今日在松鹤堂的时候,你似乎都没怎么和大妹妹说过话,可是你们俩闹矛盾了?”

    沈清远口中的大妹妹,指的便是沈宜喜了。

    老实说,要不是他此时突然提起,沈宜欢都快忘记有这号人的存在了。

    大约是她太久没有出来蹦跶了吧。

    沈宜欢心里如是想着,遂斟酌着回了句:“其实也不算吧,是大姐姐不喜欢我。”

    她这话算是勾起了沈清远的兴致,他于是追问道:“这话怎么说呢?”

    沈宜欢其实有点不想说,毕竟这事说来话长,她不太想去浪费这个唇舌。

    但转念一想,大房一家子居心叵测,时时刻刻都在憋着坏,她若是什么也不说,万一沈清远被他们蒙蔽了误事怎么办?

    为了杜绝一些不必要的麻烦,沈宜欢到底将巫蛊之事挑挑拣拣地说了。

    听说了沈宜欢被沈宜喜诅咒的事,沈清远心里自然很生气,但气过之后他又很快冷静下来,开始去思考背后更多更深层次的问题。

    譬如沈宜喜这么做,真的仅仅只是因为嫉妒吗?大夫人她们难道就真的对沈宜喜的所作所为一无所知?

    老实说,沈清远不太相信,可不相信这个可能就意味着他得接受自己的亲人是包藏祸心的罪魁祸首这一可能。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39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