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公gong在厨房^主人奴不敢了求您

 卫子卿感觉到女眷那方一直有人盯着自己,便转头望了过去,只见顾止戈瞪着双眼睛瞧着自己,看上去像是打量,又好像有些期待,还有一副故作高深的样子,卫子卿第一次见到京城还有这样的女子。

    不禁有些失笑,她转身问一旁的宫女:“那位女子是何人?”

    宫女顺着卫子卿的目光看过去,方才恭敬道:“回姑娘,这是京城顾家小姐我和公gong在厨房^主人奴不敢了求您顾止戈。”  

    “顾止戈。”卫子卿念着这名字,一看就是将门家的女儿。

    这顾止戈不和其他女眷坐在一起,倒是寻了这么一个偏僻的位置,卫子卿对着顾止戈也有了些好奇。

    待卫子卿回过头,祈越已经结束了这场比试,祈越和第一场比试不同,这次拿出的是文艺,一副刺绣修得栩栩如生,这画上的绣花竟然还引来了这御花园的蝴蝶蹁跹而至。

    引得众人连连称赞,就连皇后对着祈越也是颇为赞许。

    “最后一名应试者,卫子卿——”判官一声令下,卫子卿这才慢慢起身,向擂台中央走了过去。

    “到卫子卿了。”

    “你说卫子卿有什么才艺可以展示,素来听闻卫子卿以前出身乡野,没有回京城之时,也就是个乡野姑娘,之前那场比试要不是她误打误撞刚好赢了……”

    “对啊,恐怕啊,今天卫子卿要出丑了。”

    卫芳柔看着台上的卫子卿,“我看你还要撑到什么时候,卫子卿。”

    卫子卿站在台上,月华高照,朦胧的月光笼在她身上,倒显得卫子卿有点不似凡人,紫玉簪在月华下晶莹流转,衬得卫子卿更是肌肤胜雪。

    祁澈颔首看着她,台上的女子一身紫衣,雍容华贵,眼神好似一潭深水,让人看不透,那眼睛似乎又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诱惑力,深邃且危险,却又极为勾人,他嘴角含笑,玩弄着手上的玉扳指,眼里似乎还带着一股期待。

    “卫子卿,你又有什么惊喜,是要带给本太子的。”

    卫子卿立在擂台上,久久没有动作,连皇上都不知道这卫家姑娘这是卖的什么关子。

    “子卿,你这是要作何?”皇后见卫子卿没有任何举动,心下微微一凛,开口道。

    若是卫子卿当真是一个无脑之人,那又怎么配得上太子妃之位,不如就借这个机会,好好挫了她的锐气。

    皇帝听皇后这样说,也是有些好奇,提醒着卫子卿莫要再卖关子才是。

    卫子卿朝皇上微微施礼,“陛下,子卿不想表演什么才艺。”

    “哦?为何这样说?”

    祈越听卫子卿这番话,笑道:“卫姑娘这是作何?今日众人表演才艺,争夺头筹,卫姑娘这是不把规矩放在眼里,还是说,根本不屑于与我等比试?”

    卫子卿并不理会祈越,“陛下,今日菊花宴,是为了今年秋日能有更好的一个盼头,而陛下设此宴,让我等进行比试,自然也是为了能于其中看到东临未来更多的希望。”

    “可是子卿认为,若是子卿一舞抑或是一曲,又有何用?”卫子卿说的越发慷慨,连皇上有陷入她的情绪之中。

    “那卫家丫头想要给朕什么?”

    “点子。”卫子卿道。

    卫子卿此话一出,地下众人接讥笑起来,特别是男眷之中,更是觉得这卫子卿不知天高地厚。

    就算是已经与太子有一纸婚约,即使有太后疼爱,可是这朝中之事,怎是这闺中女子能妄议的,且不说后宫不可干政,就卫子卿说这话,怕是在找死。

    皇上倒是觉得这卫子卿颇有胆识,“那不知卫家丫头要给朕什么点子?”

    皇上虽然脸上含笑,但是眼中已经有了帝王的威严和警告,卫子卿却并未有胆怯,“恳请陛下,赐子卿纸笔。”

    “好,来人。”一旁的老公公给身边的下人使了个眼色,不过一会儿的功夫,纸笔便已经呈了上来。

    “我看这卫子卿是真不要命的。”韩菀说着,就看向卫芳柔,卫芳柔也是同样一副神情,“卫子卿,今日可是你自己找死。”

    而顾止戈却是一副颇有兴致的样子看着台上的卫子卿,好奇她能给出什么点子。

    现如今,今天夏天雨水多,黄河流域多有泛滥,朝廷已经拨了许多赈灾的银子,也派人去解决水患问题,但是却成果颇微,难民有许多甚至已逼近京城地带,这件事情让皇上是十分头疼。

    朝廷中也无人有更好的法子替皇上解忧,原先就听闻皇上寻一治水之策,可是却无人揭榜。

    顾止戈想来,这卫子卿恐怕说的是就是这个问题。

    而顾止戈能想到的问题,这皇上又怎想不到,这众多的朝廷官员也都明白,这卫子卿的“点子”,是关于什么的。

    祁澈嘴角含笑,这卫子卿到是胆子大,不过他心中更为好奇,这女人到底有什么法子,能解了这水患之难。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卫子卿停笔,整个过程没有任何的凝眉,一气呵成。

    “看来,卫家丫头这是写好了。”皇帝笑着同身边的人道,眼神中却是隐藏着帝王之威,还有不可触犯的危险。

    “陛下。”卫子卿拿着折子跪在皇帝面前,双手呈上:“子卿已写完,望皇上过目。”

    “卫子卿这是针对?”人群里有人议论纷纷,既好奇又紧张,还颇有衣服看热闹的样子。

    “不清楚,这闺阁女儿家能写出什么,这卫子卿太恃宠而骄了。”

    “可不是么,要是陛下发怒,恐怕这卫家都难逃其咎。”

    此时,最紧张的不是卫子卿,而是卫战天,他紧紧攥着拳头,整个人也因为过度紧张而有些微微发抖,这个卫子卿先前私自替太后治病,今日又与王家结下梁子,现下又这般不知天高地厚。

    若是陛下发怒,整个卫家都要陪着卫子卿下狱!

    可见奈何卫战天此时有多慌张,卫子卿的折子都已经落在了陛下手上,所有人望着卫子卿那笔直的背影,只替这个卫家姑娘感到悲哀,甚至还有一丝的取笑。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40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