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慢慢伸进她的衣服里揉,小浪货夹得好紧有水

 圣光是一种非常唯心的能量,自身的信念越坚定,圣光的回应也就越强烈。

    这个信念无所谓善恶,只是单纯的信念而已。

    这也是为什么变成亡灵的血色十字军依然能使用圣光的原因。  手慢慢伸进她的衣服里揉,小浪货夹得好紧有水  

    作为守护起源大厅的次级泰坦守护者,拉颉使用的并非圣光,而是更接近宇宙本源之一的原初光之力。

    这份光之力灼热而暴烈,仿佛是沙漠之中的酷烈阳光,与温柔的圣光完全不是一码事。

    在起源熔炉近距离全功率启动的冲击下,包括拉颉在内的四守护出现了明显的思维错乱。

    但他们的意志并没有因此而磨损,依然保留着最深层的理念——拼尽一切守护起源熔炉。

    这份理念在混乱的逻辑思维影响下出现了些许扭曲,他们无法分辨来到起源大厅的人是敌是友,索性一刀切。

    所有进入起源大厅的外来者都会遭到四守护毫不留情的攻击。

    在强烈的信念……或者说执念加持下,拉颉的光之力异常凝练,光之本源给予了他十分强大的回馈。

    “汹!”

    有若实质的橙黄色光芒由内而外的绽放,将拉颉的身体完全覆盖。

    距离最近的刘云顿时感觉到了温度的急剧上升。

    “这尼玛……”

    忍不住呲了呲牙,刘云哭笑不得的吐槽道:“你的力量是光,不是火啊……这是在模仿恒星燃烧的形态吗?”

    “真想把你抓回去当聚变炉心……”

    玩笑归玩笑,刘云并没有放松警惕。

    虽然同为次级泰坦守护者,但拉颉的实力比艾隆纳亚明显高出一截。

    这或许是因为两者负责的领域不同。

    艾隆纳亚的职责更偏向于行政辅助,而拉颉等四守护则是纯粹的打手,他们的任务就是守护起源熔炉。

    作为四守护之首,拉颉的实力比其他三人更高一些,但还不至于让刘云无从下手。

    “疾!”

    镇妖剑以超越音速的速度出击,拉颉虽然警觉的摆出防御和躲避姿势,但飞速掠过的神剑还是擦过了他的左颊,在那张胡狼脸上留下了一道深深的伤痕。

    对泰坦造物来说,只要不被命中核心就不算致命。

    拉颉无视了面部的损毁,双手合十,身上的光之力变得越发暴烈。

    “无处不在的光,给予入侵者沙漠烈日般的严酷试炼吧!”

    拉颉守护的大厅内突然光芒大方,温度也随之急剧身高。

    刘云体表的仙力护盾发出遭受灼烧的“吱吱”声,拉颉的烈日之光正在逐渐侵蚀他的防御。

    “果然没这么好对付。”

    刘云瞄了一眼正在迅速消散的护盾,暂时无视身体表面已经能感觉到的灼热疼痛。

    有神甲作为第二层防御,这种强度的攻击还无法伤到刘云的根本。

    镇妖剑出鞘后就没有再回到刘云手中,在他的远程操纵下绕着拉颉的身体多次刺击劈砍。

    “要拼输出,我可不会怕你!”

    双手并指合握,镇妖剑表面开始闪烁起银色微光,在仙力的灌注下如吹气球一般膨胀变大。

    “接我这招吧!上清破云剑!”

    巨大的剑气伴随着清亮的剑鸣从天而降。

    原本存着对攻想法的拉颉感受到了致命的威胁,不得不收回自己的法术,双手闪耀着橙色光芒高举过头。

    两种不同的能量发生碰撞,就连远在升降梯附近的安胡尔也能感受到剧烈的能量冲击。

    “哦哦哦哦!”

    拉颉玩了一波输出全靠吼,试图以双掌开天,挡开头顶上直落而下的剑气。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趁拉颉忙于抵挡攻击,刘云单手捏剑诀维持上清破云剑,脚下却突然踩上了一道剑气,眨眼之间就飙射到拉颉的背心附近。

    刘云的目标不是拆掉拉颉,而是重启他的思考回路。

    “你给我……安分一点吧!”

    “轰!”

    戴着权限臂环的左手呈掌刀之势,在覆体剑气的保护下强硬的插入拉颉的后背,强忍着烈阳之光造成的灼烧疼痛,一把捏住他的核心。

    “以大地守护者阿扎达斯之名,重启!”

    持续灼烧着刘云身体的光之力突然消失,拉颉也仿佛断电一般失去了所有动力,屈膝半跪在地上。

    “锵!”

    失去阻碍,上清破云剑形成的巨大剑气重重的落在地面上。

    幸好起源大厅内部的建筑强度非常高,如果是在外面,这一剑必然会造成很大的破坏。

    “呼~”

    身上的疼痛让刘云有些呲牙咧嘴。

    挥手散去凝练的剑气,恢复原状的镇妖剑自觉的移动到刘云身旁,伴随着他一起飘落到地面上。

    四守护被重启,忠诚的神殿守护者安胡尔恢复了行动能力,迈着四条腿迅速从电梯间来到拉颉守护的太阳之庭。

    刘云并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只是因为能量大幅消耗而有些虚脱。

    得不到外界的能量补充,刘云只能采取速战速决的战斗方式,时间拖得太长对他不利。

    对付拉颉这种次级泰坦守护者倒是问题不大,但如果要面对洛肯、米米尔隆和弗蕾亚,乃至藏得更胜的尤格萨隆,以刘云如今这半吊子的状态,去了八成也是送菜。

    这个问题必须解决。

    决定了下一站的去向,刘云在安胡尔的搀扶下在墙边靠坐下来,缓慢恢复过度消耗的能量。

    “接下来我们能做的,就只有等待了。”

    ……

    只要没有被莫名其妙的东西腐化,泰坦造物就是忠心不二的仆从,会坚决服从权限更高的个体发布的命令。

    刘云拥有阿扎达斯给予的守护者权限,恢复神智的安胡尔始终任劳任怨的跟在他身旁。

    在安胡尔的跑腿通知下,布莱恩和哈里森带着安拉菲特一同乘坐升降梯来到起源大厅上层。

    大约半个小时后,最先被刘云击败的混沌造物赛特胥完成重启,其余三名次级守护者也相继苏醒。

    “我们这是……”

    恢复神智的四守护茫然四顾,他们的核心记忆还停留在万年以前,起源熔炉爆发的那一刻。

    “嘿~大个子们,看这边。”

    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刘云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在四守护茫然对视时,他就站在四人面前挥手示意。

    拉颉等人这才注意到自己脚下有几个活动的生命体。

    “血肉生物?!”

    安姆内和伊赛希特紧张的摆出战斗姿态,拉颉面带思索之色的出手阻止了他们。

    “等等。”

    拉颉的视线转向刘云三人身旁的两名泰坦造物。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41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