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像饿狼一样的要了我^一晚上干八次还给我吃

 随后他眼角一抽,白松泊一眼看去就见不远处的地方躺着大白鹅它们。

    白松泊弱弱的缩了缩了脖子,他看白梦的一张黑脸,他一时有些心虚。

    白梦没有发现他的心虚,而是有些好奇的说道:“老弟你刚刚顿悟时的眼神好可怕啊,要不是你现在的修为和我的差不多,我毫不怀疑我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白梦好奇的在白松泊身上查了好几次都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刚刚有一瞬间怀疑她老弟是不是被人夺舍了。  他像饿狼一样的要了我^一晚上干八次还给我吃  

    但一想到这里是她的空间,夺舍什么的不存在的,而白松泊刚刚的眼神真的太可怕了。

    特别是一闪而过的那道闪电,她不过是好奇的盯着看了一眼而已,自己竟然就这样被劈了?

    白梦当场懵逼了,所以她老弟这是传说中的眼神杀?

    嗷呜白梦表示她也好想要一个,白松泊一抬头就看见她老姐眼神亮晶晶的盯着自己。

    他有些茫然的说道:“怎、怎么了老姐?”

    白梦顶着黑呼呼的脸说道:“老弟你再试范一下你刚刚那个眼神杀一次。”

    白松泊闻言眉头一皱,他有些不懂他老姐说的什么意思,他茫然的问道:“什么眼神杀?”

    白梦闻言一愣,随后她没好气的说道:“就是你刚刚把我弄成这样的那个眼神,这叫眼神杀!”

    白松泊更懵了,他都不清楚刚刚怎么回事,他就是想着既然他姐说自己是主角,那他就当主角好了。

    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就见到他老姐像是被雷劈过的样子,他当时也很懵的好不好?

    白梦见她老弟竟然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摸了摸下巴。

    随后她眼睛一亮,她舌头打了个响声“咚”道:“有了。”

    随后她们面前就出现了一个巨大屏幕,就是刚刚发生的事,而白松泊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屏幕上。

    他看到她姐一手撑住下巴,无聊的盯着入定后的他瞧,没一会儿他的眼睛疾然睁开。

    只见他眼中闪过一道闪电,而他老姐一脸好奇往前倾了一下,可能是想看清楚吧?

    没想到那道闪电竟然像她实质性的劈了过来,正好劈中了她的脸。

    随后白松泊就看到他老姐一边咳嗽一边怒吼。白松泊有些心虚的看着这一幕。

    他是真的不记得了啊?不过那道闪电?

    白松泊闭了闭眼,他沉下心再次睁开眼睛,这一次果然又有一道闪电劈过,只不过这次的闪电没再对着白梦劈。

    而是劈在了地上的一块石头上,石头瞬间就劈得粉碎。

    白梦一脸崇拜的看着这一幕,这眼神杀真的太厉害了。

    她老弟不愧是做主角的人,白梦拍了拍手道:“不愧是我的亲弟,太厉害了。”

    白松泊闻言转过头时眼神已经恢复了正常的棕色。

    听见他老姐的话,他嘴角勾起一抹腼腆的笑意道:“我也很幸运能成为姐姐的弟弟。”

    白梦闻言一愣,随即她哎哟哟的说道:“唉我老弟长大了啊,都会说一些煽情的话了。”

    而白松泊眸光在接触到白梦到那张黑脸时,他的嘴角微微上翘道:“老姐你确定不先清洗一下脸?”

    白松泊悠悠的话让白梦回过神来,她抬手抹了一把脸,结果手上也被沾了一股黑烟。

    白梦眼珠一转,她两只手都在两上抹了一把,然后她假装从白松泊身边经过。

    然后她双手飞快地往白松泊的脸上给抹去,在她老弟的脸上看到两个黑呼呼的手指印。

    白梦得意的笑了,只听见她道:“哈哈哈哈哈老弟啊你还别说,你这模样更可爱了哈哈哈哈。”

    白松泊见状无奈抹了一把自己的脸,手上也跟着沾一抹黑色的东西。

    他打了一个清洁术,他的脸瞬间变回了白白嫩嫩的。

    白梦笑了一会儿也打了一个清洁术,只不过她的前额有几绺头发被烧断了。

    此刻它正微微发卷往上翘,白梦眼睛往上下左右的瞟了一眼,她怒吼一声道:“白松泊!!!你陪我头发!”

    白松泊见状没忍住笑了,只见白梦的前额像狗啃一样,有几绺卷毛往上翘。

    白松泊实在没能忍住笑得眼泪笑出来了道:“姐你这模样更可爱哈哈哈哈哈……”

    白松泊说的是真话,白梦这个造型很软萌,让人忍不住想伸手捏住她的脸。

    白松泊见这样的白梦他勾唇调侃道:“姐以后我叫你妹妹吧?你看你没有我高,长的也不如我成熟,反正你也只是比我早出生那么一刻钟而已。”

    白梦闻言小表情一呆,一直以来她老弟都是那种自己说什么他都顺着。

    这还是第一次见她老弟这样调侃自己,还别说还挺有趣。

    白梦回过神假装虎着脸道:“行啊白松泊你还当哥哥?没门!”

    白梦拿出一个铜镜在她面前照了几下,随后她没好气的随手把镜子扔在地上。

    她的脸本来就是那种娇小可爱型,现在被白松泊这一劈,显得更小更软萌了。

    白梦又把镜子捡起来,她小嘴一撇,只见里面的人也跟着一撇。

    只不过看起来像无形之中在撒娇卖萌一样,白梦拿出一灵把翘起来的稍微修剪了一下。

    这样看起来比刚刚好多了,刚刚那副样子像一只撒娇卖萌的卷毛。

    白梦修完头发把一灵收了起来,捡起镜子在左右照了照暗道:这样看起来舒服多了。

    然而白梦不知道,就她那张脸不管怎样弄都是软萌的样子,只不过是换了一副造型罢了。

    站在边上的白松泊见状内心暗暗发笑,但是他现在不敢笑出声。

    只能拼命的忍着,白梦一抬头就见她老弟因为憋笑而扭曲的脸。

    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道:“也不知道我这副模样是谁弄的。”

    白松泊脸色立马一肃,他一本正经的说道:“是我是我,我这、这不是无意的嘛。”

    白梦轻哼了一声,白松泊这才把手中的弓弩拿来观看,白松泊越看越喜欢。

    弓弩此时已经变成十字架大小,白梦见状也围过来瞧。

    她眨眨眼道:“十字架?”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50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