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舌头伸进她的下面&别在车上求你了有人

 朝下面扬声,“安夏,我们和穆队都等着你归队!一定要小心!明白没有!”

    下方

    安夏有些无奈的揉了揉太阳穴,问叶简,“你们是不是都特别担心自己的队友?生怕他们一去不回?”

    “我们希望,出去多少人,回来多少人,平平安安的,留着一条命归队。”叶简道:“我相信,没有谁不希望自己的队友一去不回。”  他的舌头伸进她的下面&别在车上求你了有人  

    有些不太明白安夏为什么会这么一问。

    给她很怪异的微妙感。

    就好像安夏在以前的战队,他们的队友并不希望自己的队友活着回来。

    怪异掠过,叶简又瞬间压下。

    怎么可能呢。

    安夏新员期训练,与她短暂的合作,一看便知她与战员们之间的感情很好。

    那就是预备特战员选拔期间,与叶幼音之间的矛盾了。

    叶简也知道此事。

    不过见安夏过来后一直没有提到上面去,看上去,好像已经忘记般,她也就没有去过问。

    “安夏。”喊名间,她握住安夏的手。

    安夏抬眸看去,“怎么?”

    “叶幼音是特例,我接触过那么多战员,目前为止也仅仅只碰到两人。”叶简低低说着,清澈的黑眸内,是最纯的真挚。

    “而其他战员,都希望自己出去执行任务的队友,能够平平安安归来。”

    怎么提到叶幼音了。

    她压根没有把这一号人放眼里过。

    更不可能因她,而影响自己。

    淡道:“你不提,我都忘记这么一号人了。”

    忘记了?

    那她为什么会说那么一句透着一丝怪异话。

    叶简有些想不太明白了。

    安夏已经明白她为什么提到叶幼音了。

    概因自己前面说的那句话。

    不得不说,青鸟委屈敏锐。

    “和叶幼音没有关系,想到我自身一些事。”安夏解释,“连家人都希望我一去不回,相聚没有几天的队友,又能多深的感情呢。”

    叶简闻言,表情瞬间严肃,“夏夏,你想偏颇了。”

    “有时候,家人还真不如过命之交的队友。”叶简也想到自己的遭遇。

    她与夏夏都经历过被家伙背叛、追杀的伤痛。

    只能说,那些想要她们死的,不算家人。

    安夏挺认可叶简所说。

    没错。

    有血缘关系家人,处处想要致你于死地。

    反而,毫无血缘关系,却有着过命之交的队友,处处为你考虑,只愿你平安、健康。

    留在都城的天枢他们四人,亦是如此。

    遂,安夏扬声,回应上面喊话的破狼特战员,“明白,你们等我上来!”

    喊完,她又对叶简道:“我下去背羊,你在这里拉我。”

    直接做主决定谁留,谁下。

    叶简还想自己下去呢!

    “别和我争,我需要尽快和破狼的特战员建立信任关系。首先,得让他们看到我可以办成每一件事。”

    安夏不想浪费时间,又速度道:“早点把牧民的事解决,早点回队里看他们武装泅渡。”

    这才是重点!

    叶简没有再拒绝,把绳索扣在自己腰上,另一条扣在安夏腰上,叮嘱,“小心!”

    “等我。”

    安夏说完,单肩缠着背羊的背囊绑带,一手拉紧一头扣在叶简身上的绳索,小心翼翼踩着,往母羊与小羊靠近。

    ==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78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