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别进去了到底了 宝贝乖换个姿势再来

“怎么了?礼物不满意吗?皱着眉头,你知道不知道很丑,很毁形象的。”说着方微摸着额头做着搞怪的表情。

    小美继而收敛了自己的情绪,调整了一下表情。“很好看,很喜欢,就是太贵重了,觉得有点不值。”

    “什么不值?”方微疑惑极了。  爹别进去了到底了 宝贝乖换个姿势再来  

    “没有什么,今天是来开心的,下午我带你去一个好玩的地方去玩,保证你喜欢。”

    “好吧,我很期待。”方微搅拌着小美早就点好的咖啡,欣喜的说着。

    三天后。

    J市诺尔森一家医院门口,妙镜细细的打量着,眼前上了年代的医院。拖着一个行李箱,背着装在宠物包内的肥仔。快速的穿过人来人往的人流,左转右转向着住院部八单元六楼六零一走去。

    病人的指数一切正常,他的血型昨天……

    走到门口,妙镜透过玻璃看到里面拥挤的人,再次确认了一下门牌号,推开了房门。

    一进入门内,肥仔便兴奋的叫了两声。

    “喵喵。”是我。

    接收到了暗号,妙镜隔着透明的玻璃,轻轻的拍了拍一下肥仔的猫头,她已知晓,床上英俊的男子,是他本人无疑了。

    “你们好,我是妙镜,奇缘的妹妹,能够麻烦下你们让我看看我哥吗?”看着一个护士在抽他的血,妙镜的心境有了点微妙的变化,有种说不上来的复杂,她想保护此时看起来弱小的他。

    “原来是病人的家属。”院长看了下手上的腕表,整整好下午三点,正好是他们相互约定的时间。

    这时一个护士,将她抽到的一小罐血,十分小心的装了起来,淡定的挪开,让开了位置。

    “病人是前天有人在户外发现的,那里没有摄像头,又一直处于昏迷状态,我们院方报警,后来才联系到的你,所以一直就这么在我们院方呆着……”

    “我明白,之前在电话里面就已经知晓了。”说着妙镜将她带来的行李箱打开,里面没有装一件衣服,却是装满了毛爷爷,有一百万之多。

    “这些是我给我哥另外付的治疗费用,感谢你们的收留。”

    “你真的是太客气了,”五十多岁的院长客套的笑着,接过了箱子。“那么多下来的诊金,就当是捐给我们院方修建的基金吧,毕竟我们院方看起来确实有点破旧了,我们会将你的名字,公示在我们捐款的专栏里。”

    “不用,这个是感谢你们的谢礼,如果你们没事的话,我想给我哥今天就办理出院手续,现在我想和我哥亲自呆一会,你们能先出去了吗?”

    “没问题,只是你哥的血型我们查出来有点特殊……”

    “方院长,在电话里我想我说的已经很明白了,你们抽了我哥那么多的血,已经够了吧,希望你们不要打这个主意。”说着妙镜不仅暗示着他,她送现金的行为以及昨天打他私人账户的两百万,左手更是举到了耳侧,敲了敲手机。

    “这件事,毕竟是个人自愿的行为,不要误会,我们院方是不会强求的。”说着院长头上不仅冒出了一点的冷汗,小姑娘莫名的给了他一点的压力,还有点清冷。“我们还有事,就不打扰你们了。”

    “再见。”妙镜客套了一句。

    看着人已经走光了,妙镜从口袋里掏出来了一粒口香糖,嚼了起来,拉开了宠物包的链条。

    肥仔一下子从包里跃出,灵巧的跳到了妙镜的脚边,妙镜将黏黏的口香糖放在了肥仔的前爪背上。

    肥仔看准了上面的摄像头,避开死角跳了起来。

    连翻几次都没有成功,妙镜不仅噗呲一声,笑出了声来,单人间VIP病房,也不会有人无聊的串门,医生又被她给打发走了,不会有别人看见。

    口香糖已经紧紧的粘在了肥猫的毛发里,听到妙镜的笑声,他转而撞击了一下摄像头,高清的摄像头立马换了一个方位,只能照射到窗帘的角落那里。

    完美的解决了一件事件,肥仔迈着高傲的步伐,走着优雅的猫步,跳到了床上,额头对准着自身身体的额头,十分强烈的牵引着灵魂回归,他已经迫不及待了。

    一团光圈突兀的出现在了妙镜的眼睛里,面前的一人一猫被缠绕的光线相互交织着。光芒散去,胖仔不安的喵喵的叫着。

    妙镜伸手将肥仔抱入了怀里,被它一不小心给挣脱了开来,差点摔在了地上。

    “成功了。”妙镜转眼看向躺在那一动不动的人,“怎么还不醒,”她探下了脑袋,

    离他不免近了几分。浓密的眉,长长的睫毛,性感的嘴唇,还挺好看的。

    奇缘一把捉住妙镜的手,将她错愕的拉在了自己的身上,无耻的问着:“是不是你喜欢的样子?”

    “不是。”妙镜的脸蛋稍稍的红了一点,觉得回答的没有什么说服力,便又说了一遍:“真不是我喜欢的样子。”说完妙镜手腕转了一个圈,将其摆脱,站直了身体。

    “这里不是说话的好地方,我们早点出去吧。”胳膊上被护士戳的十几个针眼,对他来说一点感觉没有,沉迷了那么久身上依旧充满着爆发力。

    “你需要不需要在多休息一会,毕竟你清醒。”

    “不用。”

    开好了出院证明亲自送过来的院长,一头雾水的看着空空的床位。“人去哪了?”

    “你觉得我穿这身衣服好看吗?”一手拎着包,奇缘笑眯眯的问着身边的妙镜。

    “挺不错的。”看着奇缘不断的提着紧身又短小的袖口,提了提紧绷绷的胸口衣衫,妙镜强忍着笑意,解释着:“没办法,事先又没有想着给你带衣服,只能先委屈你了,穿着老人装,就这还是花了不少钱买来的。前面就是商城,给你买点衣服,回到酒店后收拾收拾东西就走。

    “都听你的。”奇缘的眼里都能看到一丝宠溺。

    接收不到信号的妙镜,愣是没有什么反应,妙镜原主的恋爱经验是多,但是她的恋爱经验为零,也根本学不来她的那一套。

    “你说他们发现我们人不见了,也没有办理出院,会不会觉得出了灵异事件。”妙镜开着玩笑询问着奇缘。尤其是他当时顶着肥仔的身体,不断的撞击摄像头,说不出来的滑稽和搞笑。

    奇缘的脚步顿了一下,看着她没有在星球时的严谨,没有在上本书的那种压抑,多了几分明媚和阳光,也不仅愉悦了起来。他又有了变回猫的冲动,被她抱着在她胸口舒适的蹭蹭。

    快走了几步他便跟上了奇缘,接着说道:“应该不会,钱都给超额了,办不办理出院的问题不大,他会自行解决。”

    “你的血液被查出来,真的不会带来大麻烦吗?毕竟你还是比较特殊的。”

    “不会。”奇缘得意的笑着,解释道:“顶多也就查出来不同,被定义为全国首列新型血型,更何况你还往他的私人账户里打了不少的钱,他会隐瞒的死死的,不会让人发现,就这全国首列新型血型也不会被人知晓。”

    “说的也是。”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78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