讲述带着小怪兽出门的经历*嫡长孙龙椅上弄

 白清明四仰八叉的躺在床上。

    一旁的呆小妹儿蠢蠢欲动,放肆的笑出了声,

    她等着一天已经太久了。

    可算是要得手了!

    本来呆小妹儿还想用摄像机把过程录下来,  讲述带着小怪兽出门的经历*嫡长孙龙椅上弄  

    不过想了想那样未免有些太羞耻,所以就算了。

    三下五除二,老女人把白清明扒的精光。

    之前听人说过,什么酒后乱性都是扯淡,喝醉了的男人是支棱不起来的。

    这一点呆小妹儿早就考虑到了。

    不过这并不是什么难题。

    好姐妹周淑姨告诉过她,这玩意儿就跟摆弄针线活儿是一个道理。

    你穿针的时候,不得把线舔直了再穿吗?

    实在舔不直的话,还可以用手捋直。

    然后再用手把着,往针眼儿里送。

    这个过程比较考验技术。

    相对来说,经常做针线活儿的人会比较轻松,熟练。

    即使不看,闭了灯,光靠感觉也能找对位置,完成正确的穿针引线。

    而一般新手,没做过针线活儿的人,第一次穿针手法都不会很熟练。

    有的嘴都麻了,线也没被舔直。

    有的线质量太差,刚直起来没等开始穿就恢复了原状,软趴趴的。

    好不容易到了穿针的那一步,还得慢慢来,不能一下全都进去,得先进一个线头,然后掌握好节奏,把头一点一点往里送。

    要是进错了位置,就会很恼火。

    不过这些都属于正常现象。

    另外,新手第一次玩针线活儿都会被扎出血,不要怕,这是正常现象,下次就不会了。

    回忆了一番好姐妹传授给自己的知识,呆小妹儿要开始了。

    稍微上手量了一下。

    好家伙,两把半!

    随即呆小妹儿拿一旁的湿巾擦了擦。

    别误会,她用湿巾擦的是自己的脸。

    太干了。

    用湿巾湿润一下,顺路清洁一下卫生。

    清理干净过后,然后开始摆弄针线活儿。

    首先把线舔直。

    接着做好安全措施,到了穿针环节。

    老女人怀揣着紧张,期待,羞涩。

    然后……

    和预料中一样,出血了。

    可问题是……

    呆小妹儿还什么都没干啊!

    线还没穿进去呐!

    老女人彻底懵逼了。

    她一脸茫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

    明明还没开始,怎么就出血了呢?

    呆了片刻,呆小妹儿猛的反应了过来。

    “靠!有没有搞错?”

    看了一眼手机上的日期,老女人瞬间明白了是怎么回事儿。

    这该死的大姨妈。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个时候来了!

    呆小妹儿快要被气死了。

    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

    各种能想到的意外她都做好了应对措施,唯独忽略了这个。

    这还让不让人活了?

    好不容易进入状态,现在线也不直了。

    想要继续又得重头开始,问题是这还怎么继续。

    难不成要她浴血奋战?

    不行,那样容易得病!

    老女人果断将这个危险的想法扼杀在了摇篮里。

    此刻,她想起了白天出门时候,自己遇到了一个算命先生,算命先生说自己今晚会遇到血光之灾。

    只要一百块钱,算命先生就能帮自己化解。

    可惜当时她还不信,说人家是骗子。

    现在才知道,人家算的是真准。

    眼下。

    好像什么都做了,但又好像什么都没做。

    可恶啊!

    就差最后一步了。

    “啊啊啊啊啊~”

    老女人心态炸了。

    ……

    第二天清晨。

    准确来说已经接近中午,

    什么都不知道的白清明从床上醒来。

    这一觉他虽然没做什么梦,但却睡的异常香甜,浑身轻松。

    伸了个懒腰。

    清醒过来后,白清明突然意识到了这不是在自己的房间。

    看了看身上,衣服穿戴整齐。

    房间里只有自己一个人。

    这时候,卧室门开了。

    “你醒啦。”

    呆小妹儿端着一碗皮蛋瘦肉粥,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走了过来。

    不等白清明发问,她就开始解释了起来。

    “你昨天晚上喝醉了,非要住我这屋,我只好去了其他房间睡。”

    “来,我刚熬的粥,尝尝。”

    呆小妹儿把粥碗递给了白清明。

    听她这么一说,白清明顿时想起昨天发生了什么。

    搞了半天原来是自己喝多了。

    难怪没有后来的记忆,看来是断片了。

    也没多想,白清明相信了老女人的鬼话。

    喝完了粥,他起身去洗漱。

    洗漱之前自然要先放一波水。

    就在此刻,白清明突然察觉到了什么。

    自己的内裤,怎么是反着的?

    难道说……

    白清明皱起了眉头。

    思来想去,他想到了唯一一种可能。

    肯定是他自己把内裤穿反了,而且就这样穿了两天。

    难怪感觉嘞的慌。

    抬不起头来。

    ……

    吃过饭。

    白清明独自一人出了门。

    家里没水果了,他打算出门去买点儿,顺路消化一番胃里的食物。

    不得不说,老女人厨艺进步了。

    熬的皮蛋瘦肉粥竟然跟外面早餐店里买的味道一模一样,白清明忍不住多喝了几碗,现在很撑。

    走了一段路程。

    这时候,迎面走过来一个老外。

    “朋友。”

    老外操着一口并不标准的汉语拦住了白清明,“我想找你问个路,请问胜利广场怎么走?”

    又一次被人问路。

    这不禁让白清明想起了上一次,有一对学生情侣也像这样问自己一个酒店的位置。

    当时自己给他们指了新华书店的方向,相信后来他们一定在知识的海洋中遨游的非常愉悦吧。

    面对着同样的情况。

    如果换做以前,白清明肯定会毫不犹豫的指一个相反的方向给别人。

    过后为自己整蛊到人了而感到沾沾自喜,

    不过现在,他已经过了幼稚的年纪,不会再那样做了。

    想了想,白清明指了指前面的方向,一本正经开口道:

    “你往前走,过三个红绿灯,然后向左转,100米处有一个步行街。”

    “然后呢?”

    老外认真的记录着。

    “然后那人多,你去问问他们怎么走。”

    不等老外反应过来感谢自己,白清明迅速走远。

    呀,又做了件好事儿。

    开心开心。

    来到一家水果摊。

    摊主是个老大爷,这会儿睡的正香。

    白清明叫了好几声才把大爷叫醒。

    “大爷,你睡这么死,不怕别人偷你水果啊?”

    白清明开玩笑道。

    大爷则是轻蔑一笑。

    “小伙子,大爷干这行十多年了,别看我睡着了,实际上我随时都在盯着,谁也不可能偷了我的东西。”

    “牛!”

    白清明比了个大拇指。

    看不出来,大爷深藏不露。

    每种水果挑了几样,白清明把袋子递给了水果摊大爷。

    “称一下吧。”

    “好嘞。”

    大爷接过袋子。

    下一秒,几十岁的人当场愣住了。

    “卧槽,我秤呢?”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79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