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主和很多师兄的小说/我和小表妺的第一次

    待石头碎裂迸发的烟尘散去,弑神才看清楚面前的人。

    女人一身红衣,银绡缥缈,宫髻高挽,容貌娇美绝俗。

    乌黑细眉微微挑起,益显得清贵高华,又觉英气逼人。  女主和很多师兄的小说/我和小表妺的第一次  

    犀利的眸子暗藏杀机,注视着弑神的方向。

    待看清他的面容,眼眸里的杀意,霎时转为浓浓柔情。

    不似爱人,更像是久别重逢的朋友。

    弑神一刻不敢懈怠,盯着洛唯依,以免她突然发难。

    “你是谁?”

    内力强悍到如此地步,是个可怕的对手。

    若是仇家派来的,二人联手,只怕他今夜很难脱身。

    只是……

    警惕的同时,弑神又觉得洛唯依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

    洛唯依现在说什么,弑神都不会相信。

    直接亮出追魂箫,并吹奏起来。

    弑神心口发烫,眉头皱成川字型。

    直到这一刻,他才知道,厉北漠没有撒谎。

    洛唯依真的是他的主人,也是生杀阁世世代代等待的阁主。

    追魂箫,一般人吹不响。

    能吹奏它的,只有一个人,必定是阁主。

    弑神跪地,“生杀阁弑神,参见阁主。”

    洛唯依收起追魂箫,“起来吧!”

    弑神的眉头就没有舒展过,让一个女人当主人,对于傲慢惯了的弑神,内心别提多憋屈。

    唯一值得欣慰的就是,这个主人的武功在他之上。

    由她领导生杀阁,也不算太丢人。

    弑神起身,一句话不说。

    洛唯依找他要是有事,自然会说。

    洛唯依也不打算说什么,只是介绍了厉北漠,“当今皇帝,司昊,我皇兄,都是一家人,以后不要打打杀杀的。”

    幸好她来的及时,不然厉北漠就成刀下亡魂了。

    “是。”弑神面无表情的回了一个字。

    对于追魂箫和追魂印之间的感应,他是绝对不会怀疑真假。

    当然,也没兴趣知道洛唯依他们是怎么找到他的。

    洛唯依拍拍手,“皇兄,把东西收拾起来,随便找个地方藏了。”

    厉北漠懂,她还要来为司澈寻找解药,装备就不必带回去了,藏起来,等下次来的时候又用。

    弑神就这么看着厉北漠藏东西。

    用步数丈量一下距离,在雪地里刨了一个坑,直接埋起来。

    冬天的雪厚,其他地方都很难化开,更不用说以雪山著称的鹿鸣山,不担心雪化被人发现。

    关键还是发现了也没什么,别人会不会用另外说,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丢了就丢了呗。

    厉北漠藏好了,站起来擦干净手,“好了。”

    洛唯依点头,“嗯,那我们就回去了,弑神,再见。”

    弑神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二人走开。

    还真走啊?

    来都来了,不准备说点什么吗?

    这是几个意思?

    弑神百思不得其解,洛唯依也没理会他。

    她一心只想要救玉兰,打算这次去苗疆的时候把弑神带上。

    看看会不会有机会找到虞渊的入口。

    三片逆鳞,就少了弑神这一片。

    “站住。”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80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