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丝袜老师亲热视频.男男强迫连续高潮h

  最后化为一声无奈的叹息,轻轻伸手摸了摸叶云汐的头。

    “你啊。”

    “大哥哥,汐儿可想你了。”

    叶云汐笑嘻嘻的窝进安子博怀里撒娇,而没注意到,此时一旁的某男竟又在暗自不爽。

    直到几人合力将十几只黑熊全部杀死,这才走出这片丛林,走到叶云汐与北临风刚刚进来的那里,坐下来休息。

    坐下后,安子博掏出一块桂花糕,递给叶云汐。

    “这是我在云镇的客栈里拿的,比不上母亲做的好吃,但汐儿可以尝尝,好歹解解馋。”

    “大哥,你们是怎么想到来这里的?”

    叶云汐接过安子博递过来的桂花糕,很自然的放进嘴里吃着,忍不住好奇道。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未等安子博开口,北临儒抢先回答着。

    “我们是亲眼看着你们跳下来的,便想着下来寻你们了,毕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嘛,若是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也得有人给你们收尸不是?”

    北临风直接一个眼神甩了过去。

    “你小子,会不会说话。”

    北临儒见北临风的眼神太过可怕,直接躲到叶云汐身后。

    “汐儿,你跟我小叔叔一起待了好几天,你有没有觉得他很可怕啊?”

    叶云汐不假思索的使劲点了点头,简直不能同意更多了。

    北临风的脸色更黑了,但这次叶云汐却是不怕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总不至于过来打她屁股吧。

    但叶云汐不知道的是,此时北临风心里真的是生气到极点。

    叶云汐作为一个女孩子,怎么可以随随便便就接受别的男人给的吃的,还那么关心他。

    就算那是她的哥哥,那也不行!

    还有北临儒这个臭小子就更过分了,竟然躲去她身后,还离她这么近!

    对于北临风的这些心理活动,叶云汐当然不知道,毕竟无论是在她自己的认知里,还是在别人眼里,她还是个豆蔻之年的孩子啊。

    “季大叔。”

    叶云汐走到猎户跟前,此时猎户已经将死了的黑熊全部拖了出来,准备一会儿带回去。

    “这片林子现在已经不安全了,谁也不知道这里现在还有多少黑熊,若是等我们走了,黑熊再次袭击你们,那你跟季大婶根本没有还手的余力。”

    “反正你们也是准备要出去了,不如就跟我们一起出去吧,等出了林子,我们还要继续往西边去,你们就找个地方安顿下来,然后等大婶腿脚好些了,就开始寻找公子,这样也更方便一些。”

    “这……可是……”

    猎户还想说些什么,一个高大的影子靠近过来, 与叶云汐的交叠在一起。

    “汐儿考虑的没错,这片林子里已经不安全了,大叔你回去跟大婶收拾一下,我派几个人护送你们。”

    叶云汐不由得对北临风投来赞赏的眼神。

    ……

    几人出了丛林后,便奔着原本的目的地重新出发。

    当得知安子博与北临儒只安排了一小部分人来寻找他们,而让大部分的人按原计划行事,北临风对二人赞赏有加。

    其他人都提议返回云镇,从其他路继续前行,因为担心再次遇到同样的伏击,但北临风坚持继续走山路。

    叶云汐倒也完全能理解他的决定。

    因为现在再原路返回云镇,重新选择另外的路,一则是耗时太久,二来嘛,肯定是向王给他下了死命令,说到底他也是在给向王卖命的,怎么敢违背向王的意思呢。

    所以几人踏上山路,继续前行着。

    一路上,所有人比之前更加小心翼翼,也时刻注意着周围的风吹草动。

    之前中段路上的障碍,已被之前先行的人清理干净,所以几人行走起来,倒也畅通无阻。

    因为几人都有些功夫,原本考虑到叶云汐会比较累,所以行走的相对缓慢,结果发现她的体力竟比他们大多数人都要好。

    倒是北临儒一直吊车尾,走一会儿就嚷嚷着要歇一会儿。

    “小少爷,您这几年跟着主子算是白练了,您看您连叶小姐一个女子的体力都比不过。”

    继北临儒第五次坐下休息后,木羽终于忍不住过来调侃。

    北临儒咂咂嘴。

    “她那哪里能叫女人啊?谁家女人是这样的?能跑能跳还能打,以后谁娶了她谁倒霉。”

    话音刚落,突然北临儒感觉到一个目光射了过来,周身的温度降了好几度,忍不住站起来打了个寒颤,就听到北临风开口。

    “我看你说话的力气倒是不少,你走前边探路,今日天黑之前不许再坐下。”

    “啊?我?为什么是我?”

    北临儒苦着一张脸走到最前边,但还是没想明白,怎么皇叔突然就很生气的样子。

    只有叶云汐低头轻笑,她看的明白,他这是在给自己报仇呢。

    不过他也着实够狠的,那可是他自己亲侄子啊,竟说罚就罚了。

    但她心里还是甜滋滋的,冒着泡泡一样是怎么回事?

    几人一直在上坡的路上走着,若是饿了,便拿出自己随身带的干粮啃几口。

    天黑了,没有办法继续赶路,就就近找一个地势相对平缓,相对安全的地方,席地休息。

    当然,也不会所有人都睡下。

    每夜,都会有两个人守夜,另外的人睡觉,到下半夜,再重新替换其他人。

    就这样持续走了大约四五天,终于走过了这段羊肠小路。

    几人看着眼前的路突然变得宽阔起来,再回头看看他们走过的路,不禁感叹,他们已经走过了传说中最难走的中段路。

    接下来,便是往山顶的方向走,等越过山顶,便是下坡路,下了坡,再走上数百里平地,便是两国交界了。

    没有了窄小陡峭的限制,几人三三两两并行走着。

    叶云汐自然与安子博一起走,北临儒时不时过来叽叽喳喳说上两句。

    北临风看着所有人都可以与叶云汐说话,只有自己不能,心里别提有多委屈了。

    因为早在出来之前,叶云汐就已经强烈要求自己,现在还不能让别人知道,尤其是安家人。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81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