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生戴着拉珠视频,二十女人喜欢被比

 “啊?是!”昕雅瘪瘪嘴,微垂了头:“奴婢说…说小姐与里长大人相谈甚欢,一见如故,打算邀请大人去仙客来小酌……”

    穆敬荑气得两眼圆瞪:“凭什么把我说成这等狐媚模样,而且还贱兮兮的?”

    昕雅慌忙跪倒:“小姐息怒,奴婢一时情急,想不出什么旁的理由!”    女学生戴着拉珠视频,二十女人喜欢被比  

    “哎哎,你跪什么呀?”穆敬荑不禁扶额,郁闷的叹了口气,起身去拉她:“我生气你也没必要下跪啊,真是的,这下我更气了!”

    她嘟嘟囔囔将人搀起来,推她坐到桌旁,无奈道:“算啦,我本来说的就是请他们吃饭,呃……虽说话有点儿虚……”

    昕雅偷眼儿瞄她,垂着头轻笑。

    穆敬荑听到声音,斜眼嗔怒的瞪过去:“笑什么?”

    “呃,没…没什么。”昕雅可不会说,自家小姐生气时看着挺凶,其实一点儿都不吓人,而且漂亮的有点儿可爱。你越是示弱,她越会心软,到了最后气也就忘记生了。

    “小姐,谁要筷子?哦,昕雅姐姐过来啦!”安荣将筷子递给昕雅,笑着道。

    “嗯,谢谢啦!你快去吃吧。”昕雅笑着接过筷子。

    安荣欢喜的冲穆敬荑一礼,得她点头,快速跑了出去。

    午后,凌霄苑门口,来了两位夫人,一位是白婉馨,一位是王楚祎。

    白婉馨扫了两眼院里格外忙碌的模样,撇撇嘴:“哼,一堆虚头巴脑儿的东西,看着就令人眼乱!”

    她的声音有些粗粝,迅速引了众人侧目。

    见周围的女子皆用奇怪的眼神儿看自己,有的甚至掩着唇开始低声议论,白婉馨很快红了脸,恼怒的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小心看到眼里拨不出来!”一旁随侍的小丫鬟瑜瑶立即斥道,语气凌厉冷然。

    众人听后,有的白了一眼转身离开,有的不屑的撇撇嘴,嘟囔一句:“有什么样的主子就有什么样的奴才,可见都不是好的!”也有人停住脚步想要回怼上两句。

    孙嬷嬷忙里偷闲,瞟了一眼,见正有妇人要与那白婉馨争吵,忙笑着迎上去,恭敬一礼:“哎呦,夫人,好几日没见着您了,老妇可一直给您留着单间儿呢!

    如今天干风燥,正是汗蒸的好时候,养颜活血,排除毒素……”她一副亲亲热热的模样,好言劝哄着将人拉走了。

    白婉馨蹙眉,瞧她们离开,恨恨道:“穆敬荑,你给我出来!”

    她往这院中一站,单凭身量体型,就已经足够吸引目光了,如今再厉声一喝,院里的诸位丫鬟立时听了个清楚。

    安逸刚送完眼前的顾客,见她那副大马金刀的样,略微犹豫了下,便跑了出来。

    “夫人,敢问您是要找我家掌柜的吗?”她怯怯得道。

    白婉馨扭头,一看是个黑黑瘦瘦的小丫头,瞬间寻到了切入点。

    “哼,看来您们这凌霄苑果真是骗人的!啊,说什么‘美白嫩肤,永葆青春貌美’。呵,我看就是胡扯,若真的管用,你这丫头为何仍是黑瘦模样?”

    她故意大声说话,甚至还伸手去扯安逸的脸颊:“啧啧……瞧瞧,瞧瞧这皮肤多粗糙。

    哎呀呀,你们掌柜的胆儿可真肥啊,竟敢哄骗客人,还将那些个骗人东西卖出如此高价,真是黑心烂肺!”

    她的话,多少还是起了点儿作用。因为顾客中也有许多第一次来的,她们没用过凌霄苑的护肤品,自然不知晓功效到底如何,被这么一吵吵,立时目露疑色。

    “哎呦,这位夫人,敢问您用过她们的东西了?”一位刚进门的夫人道。

    “嗐,你也不看看眼前这位是谁?她可是咱们白县令的三女儿,嫡出的三小姐!”一旁的王楚祎,凑过来抢道。瞧着那高傲劲儿,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白县令的三千金呢!

    “夫人,咱们饭可以乱吃,话却不能乱说!也许这位真的是白三小姐,可我们凌霄苑,二位绝对是第一次来。若只是因旁的胭脂水粉店是您家亲戚,刻意过来抹黑我家,那可就昧良心了。

    要说我们凌霄苑的东西好不好用,那得由这里的老主顾说了算,因为人家切切实实使用过,最有发言权,您连用都没用过,凭什么说我家东西不好?”

    安逸小嘴儿叭叭的,既利索又响亮,令院里的众人都听了个清楚。

    “去去去,这儿没你说话的份儿!”王楚祎伸手就去推她,却被安逸机巧躲过,害得她险些摔了个嘴啃泥,也幸亏安康及时赶过来,将人拉住了。

    “夫人没事吧?我家妹妹不懂事,您别与她一般见识,不若进来做个理疗。我看您脸色偏清白,缺少光泽,估计是体寒所致,若真是如此,恐怕会影响子嗣……”

    安康说着话,特意上下打量了王楚祎一遍:“看来夫人多半是了,这病越早治疗越好,拖得久了,一辈子不孕也是有的。”

    没想到她这一番话说完,王楚祎立即改了颜色,急切问道:“你是说,我是因体寒才……呃…你就是这里的女郎中?”

    她话说到一半儿,眼珠儿转了转,生怕被谁听见,忙扯着安康往里走:“那快给我好好瞧瞧,若果真好了,我定有重谢!”

    白婉馨不敢置信的看着自己拉来的帮手,就这样急吼吼的跑了,不禁也泄了气,郁闷的看了安逸一眼:“你家掌柜的呢?麻利儿给我叫出来,就说严夫人要找她问罪!”

    安逸蹙着眉头,为难道:“夫人,我家掌柜的不在。”

    “嗯?”白婉馨立时瞪眼:“你胡说,我明明午时才见过她。”

    安逸陪着笑脸:“夫人,奴婢没有说谎,我家掌柜确实午时还在,可她吃完午饭就走了啊!您但凡早一点儿来,兴许都能赶上,谁知事情竟这么巧,她刚走,您就来了。”

    “嘿!”白婉馨瞪视了她好一会儿,发现确实没什么破绽,忍不住甩了下宽大的衣袖,恨恨的跺了跺脚。

    “咯嘣”脚下的地砖碎了两块儿,围观众人颇有深意的瞄了眼她那体型,尽皆掩面而走,纷纷偷笑去了。

    白婉馨垂头一看,暗自运气,咕哝了两下嘴巴,冲着安逸冷声道:“她去哪儿了,何时回来?”

    “哎呀,这…这可说不好,也许两日,也许一月,我家小姐只是偶尔过来。”

    “难道她回临江镇了?”白婉馨喃喃道。

    安逸一副坦然模样:“我家小姐几乎不回临江镇,反正那边儿也没什么产业,在那边儿的几率还不如去祈安县大呢!”

    白婉馨闻言,顿时眼前一亮。

    这好办啊,祈安县可是她的地盘儿,那姓穆的小蹄子若是到了自己眼皮底下,那还不净等着她揉捏啊?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90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