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课代表水好多.男人为何怕女人练深蹲

    “故事…曲折离奇啊~~”

    苏夏感叹了一句,目送着张伟快速离开,去买电影票陪女朋友了。

    世风日下,居然连张伟都有女朋友了,曾老师…你居然还是一个单身狗,太悲催了吧?

    正在美滋滋喝着牛奶的曾小贤,顿感恶意笼罩而来,眉头一挑,便是转过身子,不再跟苏夏他们对视,他感觉这个眼神自己很伤。  数学课代表水好多.男人为何怕女人练深蹲  

    不过,对视了一眼,关谷跟悠悠都是悲愤不已。

    差点点,他们就真的要祸事了,幸好是有苏夏在这里主持大局,不然大家都得惨死。

    “这一回…我又错了~”关谷悲鸣了一声。

    “关谷,这也不怪你,都是张伟自己不把事情说清楚,害的我们浮想联翩…”悠悠叹息了一声。

    “诶哟喂了,悠悠…”曾小贤一脸严肃,似是站在了高点上一般说道:“如果你们不那么爱管闲事,不那么爱胡思乱想,不那么八卦好奇…不就啥事都没有了吗?”

    “所以哈…你们反省一下自己,下一回别啥事都八卦了哈~”

    “记住,三个月的房租,关谷兄…谢谢了!”

    一对刚刚蜜月旅行回来的小情侣,直接对视了一眼,顿时心中哀鸣不已。

    好惨,推理失败了不说,还得给曾老师支付三个月的房租,人生还有没有比这个更悲催的事情啊?

    算逑了,输就是输,就当买一个教训,下一回…下一回保证了,哪怕是还有什么奇葩事情发生在眼前,绝对绝对还是要好奇八卦…

    房租可以输,推理可以失败,但是人没有八卦还怎么活呢?

    “诶,都在呢?”吕子乔晃晃荡荡的从门外进来。

    “咋回事,我看张伟那急匆匆的模样,难道是去见他那大龄女友了?”

    “你可真是聪明呢~”曾小贤白了一眼。

    “此间事了,我回去继续看戏,曾老师,你还要看不?”

    苏夏盘算着时间,大概现在这个点…一菲应该已经跟阿曼达闹翻了吧?

    啧啧啧,估摸着也该到点可以看一出大戏了,就是不知道,最终那个阿曼达的下场,会被一菲怎么羞辱呢?

    “大戏?”吕子乔一下子来劲了。

    “什么大戏,我能看吗?”

    “可以,只要你不害怕一菲掐死你,我单方面赞成你去看戏。”曾小贤微微笑着。

    “好奇心上来,我要看戏,死不死再说啦~”吕子乔直接蹦跶就是往3601的阳台跑着去。

    后面,关谷神奇跟八卦之王唐悠悠,已经是领跑了两步,苏夏跟曾小贤倒是成了最后一个人,正慢悠悠的,不是很在意的走着。

    现在家里,怕是一菲正生气,所以让几个大头虾先试探一下也好。

    果然,在他们抵达3601的时候,一菲正坐在沙发上大喘气,一口又一口的深吸气,看那个样子已经是快要按捺不住心中的怒意了。

    而喜欢看戏的几个家伙,直接被秒杀,现排排站面对着墙壁反省着自己的错误。

    “一菲,你那个阿曼达老同学呢?”苏夏好奇的问着。

    “你没事吧?”曾小贤瞬间紧张起来,连忙倒了一杯水过去,“一菲,你慢一点呼吸,再这样你会大脑缺氧的。”

    “可是我不这样呼吸,我就控制不住自己任督二脉里涌动的真气,难道你想看我走火入魔嘛?”一菲感觉自己人生二十几年时间…

    从来没有像是这一刻这一秒,这么的愤怒过,这么的想要出掌拍死一个人。

    当然,她还是有点理智,阿曼达就是一个小小普通人,动手打死简单,可事后处理就麻烦了。

    再说她也不是那种随意动用武力的人,除了对待曾小贤之外…

    毕竟,曾小贤体质真特殊,光是耐揍不说,就是身体的恢复力也是小强一般,普通人可没这个特质,估计碰一下就能挂点了。

    “一菲你要注意身体…”关谷讨好的说着。

    “没错,如果你要出气的话,我可以帮你解决那个什么阿曼达…”吕子乔义愤填膺,狞声道:“我可以先把她给泡到手了,然后再抛弃她…”

    “这个我赞成…”悠悠也是顾不得什么了。

    再不好好说句话,他们就真的要在这里站到老死了。

    真是该死,早知道就不那么幸灾乐祸,兴冲冲的跑来想要看什么大戏,结果直接撞上某人正在平复真气…

    这可真是倒霉他妈给倒霉开门,真是倒霉到家了啊…

    “一菲,一菲…”羽墨从门外跑进来,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可是看着她那喘息的样子,羽墨很是愧疚,觉得都是自己的错…

    明明知道阿曼达跟一菲不对付,还让阿曼达来家,才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早知道就不答应阿曼达的请求了,就知道她来肯定没啥好事。

    看来,今晚得想一个办法,先让阿曼达回去…

    以免到时候她们继续这么较劲,一菲没控制住自己,明年的今天,自己再想见阿曼达,就得上山了。

    “我没事,休息一下就好…”一菲深吸一口气,恢复平静了才说道:“明天开始,我会申请住几天学校宿舍,阿曼达走了我再回来…”

    “不然,我怕自己控制不住自己,一巴掌拍死她丫的!”

    “用不着了,一菲…”羽墨轻咬朱唇,认真的道:“等一下,等一下阿曼达游泳回来,我就让她回去,以后就算是要再聚,也不在家里了…”

    “这一回算是我错了,我就不该让她跟你见面,你们这个脾气…太不相容了~”

    “真哒?”一菲瞬间兴奋了…

    “嗯!”羽墨很是严肃的点点头。

    虽然才刚刚见面没多久,可是为了公寓的和谐稳定,阿曼达肯定得走。

    而且,必须得走,不然一菲就得搬去学校宿舍,她可是公寓一姐,怎么可以让她因为阿曼达搬出去,这事情一点都不现实的好伐…

    确定好了,一菲感觉自己的真气一下子恢复了过来。

    整个人,简直不要再轻松了。

    伸伸懒腰扭扭跨,一菲站起来活动着,可下一瞬她就是眼神一凝问道:“羽墨,你手上的钻石项链…是不是阿曼达挂在脖子上的那一条?”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190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