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陌生人强奷np,关于同桌之间的污故事

 次日,咖啡店里。

    “有事件啦,工藤,土方!”

    门上的风铃声还未停歇,一道口音明显又很爽朗的声音出现。

    正坐在一起边喝着咖啡,边说着昨天密室案件的几人闻声看去,一个反戴着棒球帽的黑皮小子朝众人笑着挥手,身后闪出俏生生的姑娘,笑容令人如沐春风。  被陌生人强奷np,关于同桌之间的污故事  

    正是服部平次跟和叶。

    “你们?”柯南很是惊讶,因为他们这一次来竟然没有提前通知他。

    “你刚刚说工藤?”毛利兰还是一如既往的敏感,“肯定是这么说的,还叫了忱幸的名字。”

    旁边,忱幸慢悠悠喝了口咖啡,倒是柯南脸色突变,第一时间看向在吧台那边的安室透。

    好在后者像是没有注意到这边,仍在哼着小曲磨咖啡豆。

    “啊这个…”服部平次慌忙道:“我是说‘有事情需要上工,我整个人蓬勃悦动的意思啦’,是这样吧,土方?”

    他暗暗朝忱幸使着眼色。

    “服部口音比较重,你听错了。”忱幸替他解围。

    毛利兰还有些狐疑,然后就见和叶没好气地瞪了服部平次一眼,“都发生了杀人事件,你还这么跳脱。”

    “杀人事件?”柯南表情一凝。

    毛利小五郎放下咖啡杯,很是不客气道:“说到杀人,莫非是大阪发生了事件,你特地来向我寻求帮助吗?”

    有些日子没见,这大叔还是这么自信。服部平次在心里翻了个白眼,很想告诉他想多了。

    不过他还是忍住吐槽的冲动,说起正事,“犯案现场就在东京,还有证人就是…”

    话正说着,门口走进一个眼角有刀疤的大块头。

    “大阪府警的大泷警官?”毛利小五郎惊很有礼貌地站起身来。

    “你好,各位好久不见了。”大泷警官挠头憨笑。

    忱幸看到他的时候,忽然想起了那个同样留有银色长发的女孩。

    “命名为「手脚完全无法够到的密室杀人事件」,对吧?”服部平次笑了笑。

    “那是什么事件?”柯南有点被他的命名打败。

    接下来,忱幸邀请服部平次等人入座,事实上不用他邀请,服部平次早就自来熟地坐下了。

    “简单说,就是一位被警察监视的男子,不知什么时候被人给杀害了。”

    因为是在咖啡店里,所以大泷警官压低着声音,“上个月在杯户町的公寓中,有位七十岁上下的男性在家中气绝身亡,死亡的男人叫做观月秀里,退休前以老师的身份在高中任职,他所教的学生里,有一位叫做肥土桐也的男人。”

    听到这里的时候,毛利小五郎下意识道:“肥土桐也?我好像听过这个名字。”

    “那是在大阪杀害两人,又在神户杀害一人后逃亡的连续杀人犯。”大泷警官说道:“我们得知犯人出现在东京的情报后,决定跟警视厅合作,在观月先生的公寓洒下天罗地网。毫无亲属的肥土如果要委托他人逃亡,我们认为愿意帮助他的人,就只有观月先生。”

    他语气沉了沉,“当我们开始在附近埋伏监视的第三天早上,发现他在平常应该出门散步的时间,却完全没有走出门。

    我们觉得有问题马上前去探查,等一到了房间里,就发现了用绳子吊在客厅冷气送风口上的观月先生,已经上吊身亡了。”

    毛利小五郎不解道:“听起来难道他不是自杀吗?你们也有在窗户附近或是入口埋伏监视吧?”

    “是的,我们一开始暂且先当做自杀事件处理,但是尸体脚尖的位置却高得非常奇妙。”大泷警官回忆道:“脚尖大概是落在我屁股再往下一点的位置,然后倒在尸体脚边的椅子着实让我们大吃了一惊。”

    旁边,和叶忍不住道:“那把椅子就和我家厨房的一模一样。”

    “诶?”毛利兰看过去。

    “那把椅子是数量限定的高级品,大小也全都一模一样,大泷警官把椅子拿去并排比较后,发现从尸体的脚尖到椅子的椅面之间,还留有十公分以上的空隙。”和叶说道。

    “还留有十公分的空隙?”毛利小五郎皱眉道:“就算挺着背踮脚尖也根本够不到。”

    “没错。”服部平次说道:“也就是说,犯人为了让观月先生看起来像是自杀身亡的样子,椅子是特地放在脚边用来误导的小道具。”

    柯南一下了然,原来因为这样,才说是「手脚完全无法够到的密室杀人事件」。

    服部平次说道:“因为这个原因,再加上观月先生房间的门当时并没有上锁,所以确定就是他杀了。”

    “难道犯人就是那个叫肥土桐也的杀人犯?”毛利兰问道。

    大泷警官摇了摇头,“不,肥土桐也后来出现在广岛,被警方逮捕。而且他这一整个月都在网吧跟咖啡店投宿。”

    “可是警察不都在外埋伏吗?”毛利小五郎托着下巴思考,“就算房间的门敞开,犯人要怎么出入呢?”

    “就是因为这些疑点,才说是密室杀人!”服部平次探身往前凑,“我们已经得到被害者家属的许可,现在正准备要前往那个公寓探查。”

    他歪头看向某个目光灼灼的小学生,“我想,你们也应该很想去看看吧?”

    “嗯嗯。”柯南小鸡啄米般点头。

    毛利小五郎‘嘁’了声,不过身为名侦探的骄傲,以及大泷警官都亲自来了,他也就打算亲自出马一次。

    “土方也会一起吧?”服部平次挑了挑眉,“我可是很期待你会像上一次那样,先我们一步解决案子。”

    忱幸先看了眼吧台方向,但只看到了安室透端着托盘离开的背影。

    他不免疑惑,对方今天好像对案件的好奇少了许多。

    “哎哎,跟你说话呢。”服部平次无语道,这家伙是在走神吗?

    因为案子被说的离奇,所以忱幸欣然同往。

    等一行人离开,安室透才若无其事地转回吧台。

    “安室,你去哪了?”榎本梓问道。

    “去了洗手间。”安室透随口道:“他们去哪了?”

    “不清楚,好像是一起去调查什么案子了。”榎本梓好奇道:“你不是也很喜欢推理么,这次怎么没一起去?”

    “我喜欢的可不是推理。”安室透笑了下。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09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