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长错一道题顶一下*每章都黄到爆

 “我就说,审美很重要。”林双嘀咕笑道。

    “再有空,看下资本动向。”林昭笑道。

    “资本…..别家的吗?”

    “不然呢?”

    之前官媒对游戏口诛笔伐,晚上国务院推出全民健身计划,到2025年规模达到5万亿,这是一盘大棋啊!  学长错一道题顶一下*每章都黄到爆  

    少年强则中国强,小孩子不用补课、不用追星、不打游戏,那会干嘛?

    空出时间锻炼身体啊,或者在家带弟弟妹妹,这是一箭双雕啊。

    对成年人来说,以前房贷要还,孩子要接送要辅导,老板让你996,为养家糊口想锻炼却不得!

    现在国家也在慢慢扫清这些障碍,以后大家都有时间锻炼了。人民是国家的未来,有健康体魄才有伟大的强国;我们奥运会金牌是第一,不能只是体育大国,也要当体育强国….

    本来还以为至少会是个上万亿的基建项目,结果…给林双这么一玩,发现强身健体好像没那么麻烦。

    官媒半夜亲自下场,怒赞这次活动组织有意义,体育活动与生产建设相结合。

    “最小投入最大收益的办法林双已经帮我们探出来了,就是泥塘比赛,官媒都这么说了。”林昭笑得开心。

    “那个确实是不错,消耗量特别大,就算是作为经营场所也是可以的。”

    林双看眼窗外,“不过重点其实还是那个联合生产点模式。”

    “挖坑容易管理难,里面土里头如果有玻璃,有钉子,有没有办法能方便地处理掉?不然动不动地人受伤….”

    “对了,换成沙地上面加水呢?”

    “没那么多砂子,都拿去盖房子了。”

    “沙漠的沙呢?黄河的泥呢?”

    “来,用你的号去点赞。”

    “已经有人建议了?”

    “当然。林大明星半夜不睡觉,点赞,明天一定又是热搜头条。”

    “估计很多人不会开心。”林双突然说道。

    “你说资本啊,你在意吗?这些可不是一般人。”

    “那是哪班的?阿兹卡班?我说实话,不在意,大概也不见得有人敢真正出头。”

    林双语气很淡:“想了一圈,还是你对,搞生产点,是现在最应该做的,至少投入小,而且能让人活下去。”

    “至于这里头会分掉多少资本的利益,其实是不需要考虑的。”

    去过动物园的人会发现,只要食物住所分配合理,连老虎都能在狭小的空间群居,吃饱了连食物都能成为好朋友。

    可见,人类的主要问题,早就不是什么思想文化先不先进的问题,也不是道德要求高不高、有没有的问题,而是一个经济问题,是资源分配模式的问题。

    只要这个资源分配模式还会让人陷入生存的难题之中,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可能有某个哲学思想能改变人心,某个道德规范能让人全部遵循,无论它的逻辑推理是多么严密合理,道德上是多么完美无缺。

    古代每一次大灾难,背后都是人祸,而这也是让人类不断前进,最无奈的方式。

    古代大饥荒,饿殍遍野时,是真的世上仅存的粮食不够大家活命吗?

    答案简直让人非常愤怒,是因为少数人囤积居奇。

    大饥荒前,富人骄横奢靡,社会风气非常败坏。

    而穷人,只要有口吃的,就一味听之任之,甚至互相踩踏,麻木不仁,助长了所谓的丛林法则泛滥成灾。自然灾害本来就是有规律的,常存的,甚至视社会抗灾能力而定义,同样一件事,有时是灾,有时就只能算是风景。

    灾害来时,富人仍旧骄横,依旧天天美食,甚至是继续浪费肉食品和粮食。

    而更有甚者,炒作粮食价格,而有少量土地的那些人,为了吃口饭,廉价出售,来获取那些大地主的一点粮食。

    而没有土地的人,面临饿死,甚至也只能卖儿卖女。那么,他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就会联合起来进行斗争,爆发农民起义。

    这些曾经有点土地的人,和落魄的一些有能力的人,就会成为中坚力量,带领那些没有土地的群体。

    而一些有些良知的大地主,看到了机会也会参加进来,提供资源,因此就组成了武装力量。

    当这些人成功了,就会改朝换代,吸取前朝的失败教训,然后减息减租修养生息,让所有底层人民看到了希望。然后再清理上一个朝代里的为富不仁者,就积累了原始财富。

    假如他们失败了,也可以迫使古代朝廷改变以前做法,惩治一下大地主阶级,因此它和起义成功一样,也可以推动社会向前进步。

    也就是说,古代每一次天灾,在好的朝廷时不会出现太不好的现象,世上存的粮食也不会发生饿死人。

    在坏的朝代,是那些为富不仁者造成的流民遍野……

    内忧外患,正是变革的动力。

    现在私有化在中国已经接近完成。

    学术界、舆论界、娱乐界的乱象不过是证实了私人资本的强大。

    因此,必然的逻辑是,随着资产阶级在经济上取得了压倒性的优势。它势必要在政治上谋取相应的地位。

    与其去讨伐这些前台的跳梁小丑,不如认真思考中国将何去何从。

    生产力和生产关系,原本就是相辅相成,只不过以前的重资本投入到了城市里头,偏偏整个生产体有问题,什么都靠外面输送。

    随着矛盾积累,自然就会不断爆发冲突。

    中国可是有着极优良传统的,对资本,对帝国主义,曾经是多么警惕,花了数十年教育,教员的论著,那写得是清清楚楚。

    辞海生物篇,说基因时还特意写了,要警惕帝国主义用…..这不都发生了吗?

    现在我给出你们前进的方向,是为了团结你们,如果不接受,…林昭应该有预案。

    “走了…你休息吧。”

    “一会我去做早餐。”

    “嗯,如果看史书觉得不舒服,可以先放一下。”林昭走到门边开门。

    肩膀被林双按住,她回头。

    “我觉得,如果维生舱式的生存,完全可以不用交互吧?”

    “是啊,完全不用。你想想未来也好,过去本来就是为未来服务的,你也确实有了参与顶层设计的资格了。”

    我有了吗?

    你说了能算?

    貌似暴露了什么啊!

    林昭离开后,林双来到阳台,看着外面山间夜色,深思林昭最后的那话。

    她几次都暗示自己去推理,可自己推理出来的结论,总是相互矛盾。

    推理,要基于有限条件,发现真相。

    如果说这是一个技能,那么它的上限应该是——预知!

    她应该很有爱,应该也无情,展示出来的技术能力也是一会高一会不太高,可总觉得那后面藏着太多秘密。

    隐私还是得尊重的。

    就像自己,….

    刚才还是有些话没有说出口,是自己的一些猜测。自从有系统之后,自己的人生似乎被推向了一个奇妙的方向。

    这里头,是不是也有林昭的刻意安排呢?

    每分每秒,自己身体都在变异着,向着更高的生命层次跃进。

    也许某一天,自己就会放下这里的一切,成为遁去的那个一。

    可是,成为了大明星,拥有着数亿人的喜爱,却像是冥冥中给自己套上的一层枷锁,金钱已经多到了成为数字,美色和口腹之欲也早就得到了满足。

    没有太多别的索求,反而总想着为他们这些人做点什么。

    这是不是也是一种教养。

    系统的引领,和林昭的安排,竟然是如此的契合。

    林双目光垂落。

    水面泛着光,水底是自己丢下去的那个杯子。

    起了美人名字的猪的骨头,做成的骨瓷杯,也是花了劳动的。

    过来!

    那杯子慢慢浮了起来,冒出水面时加速。

    在空中划过一条线,落在手心。

    林双仿佛听到了威斯敏特教堂石板爆开的声音,牛顿爵士发出腐朽的怒吼….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33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