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草莓一颗一颗在里面挤成汁,一个寝室六个女同学

 骨刀中充裕的能量,对唐宁体内的异能发出了强烈的邀请,唐宁能够感觉到一股细细的能量,从自己的体内涌入到了骨刀当中。

    这股能量在骨刀里自由地穿行,在唐宁意志的控制之下,变作一道蓝色的闪光,从刀尾闪到了刀尖,变成了一个吞吐的短小光焰,然后,堙灭了。

    虽然时间只能以毫秒论,但是唐宁心中涌起一阵狂喜,成功了!

    将长刀从导引台上取下来,唐宁起身,将之收入鞘中,然后转身,跨步,抽刀,跟着一套九形十三刀,在手里瞬间完成。  把草莓一颗一颗在里面挤成汁,一个寝室六个女同学  

    收刀入鞘,身边刀尖划过的异能亮线,依旧清晰地停留在唐宁的视线当中。

    身体内的异能在唐宁念头推动下开始运转,那些亮线似乎遇到了吸力一般,被唐宁重新吸收到了体内。

    骨刀内的异能已经异常充沛,充沛到让骨刀自身都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要是红鸟如今就在这里,只怕也认不出这柄刀锋和刀尖部位已经变得透明的奇怪兵刃。

    这是一次可怕的突破,唐宁成了聚居地无需变异军蚁巢,就可以通过自身能力,给武器补充异能的人。

    这是变异兽才拥有的特权,它们靠着这个特权,称霸这个世界。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一天的唐宁,也同样迈进了这个领域。

    “唐宁。”一声呼唤惊醒了震撼中的唐宁。

    “诶,秋意有什么事儿吗?”

    “你没出事儿吧?汤圆身上的装备坏了。”

    “哦,我没事儿,那是它自己不小心,差点被帝王鼍来了一口。你不是可以监控我的身体参数吗?”

    “没事儿就好。”张秋意似乎松了一口气:“你到二楼控制室来一趟吧,古大哥有个方案,我们讨论一下。”

    “好的,我马上来。”唐宁将骨刀放回到刀架上,将头盔和皮甲脱下来,换上工装,出门朝电梯走去。

    来到二楼总控室,张秋意已经将组长们都召集了起来,李华和唐理礼见到唐宁就大叫不平:“队长打野又不带我们!”

    那头帝王鼍的尸体已经被拖回到了基地,四辆自动车头尾相连那么大的体型,引发了楼下无数人的围观。

    唐宁面无表情:“海叔要求的,对于高阶变异生物的猎杀,最好不要破坏脑部和中枢神经。一会儿让小智将帝王鼍的参数扫描到游戏厅里边去,你们先在游戏厅里试试,如果能够在不使用脉冲武器的情况下完成击杀,下次打野,算你们一份。”

    “这个……”李华和唐理礼不由得面面相觑。

    “别闹了。”张秋意说道:“今天召集这个会议,是讨论古大哥和黎平提出的一个方案,大家看看是否可行。”

    古剑山调出了卫星地图:“是这样的,看过汉水黄龙和梁州惨况的视频之后,我们武装队一直在考虑沱江水道的安全问题。”

    “对于水下生物,一直存在两个难点,一是监控,二是对抗。”

    “我们的想法是在沱江某些河段设置声呐,监控大型水生动物出没,其次是安放光雷拖带船。”

    唐宁立刻就来劲了:“说说看。”

    黎平说道:“我们分析了沱江水道,发现了一个有利于我们的特点。”

    将地图调开:“沱江之所以称为沱江,就是因为它弯曲度很大,航道之上,滩沱间隔。”

    “沱的意思,就是河道内的深坑。”

    “而在现在这样的枯水期,沱江的有些河道,滩的那部分,其实水位很浅,对我们安装声呐提供了便利。”

    “还有就是,因为河道极度的弯曲,比如汉安城下游的河道,塔山公园最大的弯道围出的半岛,陆路最短距离不过一公里,而航道长度,足有十一公里。”

    “这就给了我们足够的反应时间。我们可以将声呐装置设置在塔山公园南边的河道内,负责监测,在塔山公园北面的河道内,设置光雷。”

    “这里设置光雷还有一个便利之处,我查阅地图后,发现这里有一道古代拦江蓄水的水坝遗址,枯水期这道水坝距离河面不过一米,且基础牢靠,也可以固定声呐和光雷。”

    唐宁立即发现了问题:“丰水期怎么办?如果洪水水位很高,超过了光雷攻击范围的话……”

    “因此要上下结合。”古剑川补充道:“我们可以在这条大坝的两侧,或者老城沱江一桥的两头挂设缆绳。用两根缆绳将船只固定在河心。”

    “缆绳足够长的话,船只就会一直浮在江心,不受水位的影响。”

    “而在船只的后方,我们可以挂上钢缆,将光雷拖挂在铁船的后方,这样就可以保证光雷的攻击范围了。”

    黎平继续补充道:“船上还能设置大功率无限输电接收器,用于接收会展中心传输的电能,给光雷和声呐充能。”

    “听起来相当不错。至少在目前看来,这是最佳方案了。”唐宁点头。

    古剑川说道:“技术设计和改造都不是难点。问题是塔山公园那个半岛被汉安南城隔绝在东南,要穿过去……”

    “除了水路,只能依靠冥王战士。”唐宁明白了。

    ……

    ……

    基地的科技力量很强,次声波武器都有,声呐这么原始的装置很快便给唐芦堇设计了出来。

    一艘玻璃纤维壳的平底船也在汉安大桥下的江边,船只被隔成了好几间,里边塞满了填充泡沫。

    船只底部有几面稳定鳍和减摇鳍,尾部挂着一枚巡航导弹一样的家伙,那是被改造成流线型的声呐和光雷。

    船头系着两根钢缆,一根已经固定在对岸汉安大桥的桥基上,一头挂在船头。

    另一根挂在这边的桥基上,还没有释放。

    船体的中部,安放着充能装置和天网控制模块,唐芦堇进行了最后一次检查:“唐宁哥哥,可以放船了。”

    唐宁一挥手,滑轨后方的阻挡铁块被释放,平底船被放到了江中。

    这边桥基处的缆绳开始释放,船只入水后,被水流带着向下游飘去。

    大桥两侧的钢缆长度渐渐变得相等,船只也渐渐移动到了下游江心,就此固定下来。

    唐芦堇伸手在空中点了一下,船只尾部的光雷落入水中,沉到了水下江沱的五米深度,就被平底船的合金钢丝拖着,稳定在那里。

    声呐图像开始上传到天网,唐宁的个人视窗里和基地二楼的总控室里,开始出现声呐对河道的探测信号。

    一只庞大的水生动物,长度有五十米,宽度有五米,以极慢的速度朝着汉安大桥游来。

    “靠!那是什么?!”所有人都吓了一大跳。

    小智的笑声在唐宁脑海里响起:“爸爸不用怕,那是鱼群啦!我马上调整。”

    转眼之间,那条“大鱼”化作了监视器上数百个小光点。

    “你差点吓死我了!”唐宁刚刚真以为汉水那种黄龙杀上来了,心里慌得一逼,寒毛都竖立了起来。

    唐芦堇笑道:“唐宁哥哥,设计是成功的,剩下的,就靠你了。”

    唐宁心有余悸:“小芦头又立下大功了!事不宜迟,这事儿必须要抓紧。”

    类似的设施还有好几处,这里只是最后一关,下游的桐梓坝大桥,西林大桥,沱江老一桥,都要安装这样的设备。

    此外还要恢复塔山上的能源接收设备,在老水坝设立相阵声呐,在河道南边设立预警声呐。

    这些设施,能够给汉安城争取到二十公里的缓冲和反应距离。

    不过这些地区都没有被清理出来,只能依靠小智的巡逻车队和冥王战士。

    接下来的几天里,小智和唐宁强强联手,让基地里的人认识到了什么叫做大开杀戒。

    短短一周时间,一机器人一AI,从翡翠社区沿着兰桂大道一路清理到桐梓坝大桥,神挡杀神佛挡杀佛,在桐梓坝大桥安设好光雷之后,又过桥沿着滨江路杀过西林大桥,杀过人民公园,穿越了整个河对岸的汉安南城,在沱江一桥下也布置了光雷。

    基地安全大于科学研究,对于唐宁这样的作为,海叔也不再微词,任由唐宁自由行事,倒是让发糕和汤圆两口子天天大快朵颐,异能球异能珠管饱。

    当第三道光雷防线在沱江一桥布置好后,位置离基地已经太远,这就需要在塔山公园恢复输电中继站。

    当年那里本身就有一个中继站,目的就是为大河湾围出的半岛上的镇子——内碑镇,提供电力。

    如今的内碑镇早已被森林覆盖,中继电站的大部分设施都需要更换成新的。

    于是冥王战士又被唐宁当做了长工在用,在可供前进的江滩走到尽头之后,还得扛着大电锯,开辟从江滩到镇子塔山公园的道路。

    待到将通往镇子的道路清理出来,让小智的车队可以进来之后,唐宁才发现这里的森林之下,竟然有一个相当大的镇子。

    而且镇子里充满了宝藏,这里是以前的一个工业区,包括了无数制造智能机械、合金钢、高级机床的工厂,甚至还有一所全景高级技工培训学校!

    虽然厂房里的设备早已经锈蚀毁坏,但是存储着这些公司产权专利产品秘密图纸、秘密合金配方,高级技工培训资料的水晶存储体,依旧完好地保存在锈迹斑斑的机箱里!

    这些资料的解密权限归属于天网汉安城的相关业主,随着业主的消亡,权限归属于天网代管,最终落入了唐宁的手上。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35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