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校花^从后面挺进了她的身体

    “周参谋,没想到在末世里你依旧这么值钱,换成我的话,估计连一袋方便面都换不回来!”碰到这么好的机会,不趁机调侃两句会把洪涛憋死的。

    “哼,可惜啊,有人不识货,连套衣服都舍不得……”但周媛也没示弱,她对这套使馆警卫团的冬季常服很有好感,轻便、结实还缓和,想据为己有。

    可是提了两次都被洪涛拒绝了,理由很伤人,居然说怕被有心人利用!因为这套衣服是救援队的标配,也是救援队的标志,别人没有。  啊这里是教室轻点啊校花^从后面挺进了她的身体  

    要是有人穿着这套衣服靠近救援队基地,很可能会被哨兵误认为自己人,从而放松警惕。说白了就是不相信你,怕你害我!

    “张柯,记住啊,一会儿跑的时候必须惊慌,最好能摔个跟头,演砸了,以后一年你都别想再出来!”

    对于这个话题洪涛干脆避而不答了。倒不是心疼一套衣服,如果周媛真想要给她套冬季军礼服毫无问题,材质、效果都差不多,还更漂亮。

    但作训服和常服就别想了,理由就和自己说的一样,救援队的队员之所以第一眼就能分辨敌我,靠的就是这套与众不同的衣服,万万不能扩散出去。

    “哼……”见到自己的魅力不管用,撒娇也没人搭理,周媛重重的哼了一声表示不满。

    “周参谋,衣服的事情咱们俩可以慢慢商量,此时千万别大意,他们有03式步枪,武力怕是比平难军还要强一些。小心点,总共来了两个人,一南一北,开着摩托车,上面还有哨兵监视。”

    为了不让周媛有什么情绪,洪涛还不敢把话说死。女人是一种非常奇特的动物,她们大部分时间里非常胆小,能被蟑螂吓的六神无主,但在某些时候又非常二百五,会为了一丁丁点小事铤而走险。周媛再睿智也是个女人,不能完全放心。

    “应该已经来了,北面出现一辆摩托车,南边正常!”这次周媛没再纠结衣服的问题,语气也严肃了起来,还假装手搭凉棚向北侧张望。

    “再等等,他们不会开枪的,估计是想把你往南侧赶。”洪涛并没在桥面出现,一直都藏在桥下停车场的小屋里遥控指挥。现在他看不到上面的情况,只能听周媛描述。

    “来了、来了,南边也来了!”片刻之后,耳机里想起了张柯稚嫩的声音。这孩子真是天才,胆大的没边了,语气里除了兴奋一点恐慌都没有。

    “开始!”洪涛故意多等了三四秒钟才发出行动命令。

    “小柯,快跑,坏蛋来啦!”刹那间,空旷的街道上就响起了女人撕心裂肺的惊叫。洪涛还是头一次听见周媛的真嗓子,说实话,有点左,不太适合演唱,尤其是通俗唱法,要是练练美声说不定还能弥补下。

    “洪爷爷,我跳了啊!”很快张柯的身影就出现在桥边,扒着边沿把身体垂了下来,稳住身体之后毫不犹豫的撒开手。

    “走你……”洪涛就在下面等着呢,一把抄住下坠的张柯,为了避免闪了腰,还故意往前踉跄了几步,再转一圈才站稳。

    “嘿嘿嘿……周阿姨快点啊,要不也让洪爷爷抱你吧!”小屁孩还挺享受转圈的效果,笑呵呵的站住,发现周媛正顺着电线杆往下爬,动作不是太熟练,马上找到了拍马屁的机会,开始进谗言。

    “快跑,别跑太快!”洪涛照着这小子的屁股上就是一脚,理也没理还在电线杆中间蠕动的周媛,快步走向了路口北侧的停车场,那里也有个收费的小屋子。

    “云大侠,人呢?不会是让你逼着跳桥了吧!”这时频道里更乱了,远在国贸三期楼上的岗哨和窦云伟都在追问女人的去向,至于说孩子去哪儿了他们才不关心。

    “靠,这妞的身手还挺灵活,顺着电线杆爬下去了……钓鱼佬,你拿枪盯着,我先下!”

    云大侠都快把摩托车开飞了,依旧还是晚了,探头一看,还好,女人正在电线杆上。为了下半身的幸福他也算拼了,迈步跨过栏杆,也抱着电线杆往下爬。

    “钓鱼佬,什么情况?要不要支援!”从国贸三期的楼上看不到桥面下的情景,窦云伟有点着急。

    “嗨,没事儿,我和云大侠要是再对付不了个娘们,干脆死了算了。你还别说,这娘们不光条顺,脸蛋更标致,比明星都不次。云大侠这狗屎运走的……我艹我艹!跑起来更带劲儿了,那小屁股一扭一扭……不说了不说了,我也下去啦!”

    钓鱼佬端着把五连发猎枪,趴在栏杆上眼珠子就没离开过周媛,越看越着急,由于低着头,口水真的滴了出来。见到周媛已经下到地面,正奋力向南边跑,也赶紧抱着电线杆子下去了。

    一个年轻女人,在末世里碰到两个年轻男人的追捕,自然是慌不择路,一头钻进了停车场,才发现两边都是铁栅栏,没有出路。绝望之下,不得已拉着小男孩钻进了收费的小屋子,锁上门,掏出一把大号水果刀,准备负隅顽抗!

    云大侠和钓鱼佬随后赶到,也不废话,只用了两脚就让塑钢门失去了锁闭功能,更把女人吓得跌坐在地上,抱着小男孩嚎啕大哭,声泪俱下的恳求两位大侠饶命。

    两位大侠很没风度,一个把小男孩拉开,一个掏出胶带去捆女人的双手双脚。趁机还在人家身上乱摸,没少占便宜,看得旁边的男人眼睛里都冒火了。但朋友妻不可欺,他只能在手台里实况转播。

    “咚……哎、呜呜呜……”这时一条黄乎乎的人影从路口北侧小屋里钻了出来,像条黄鼠狼,贴着地皮飞快的溜到了南侧小屋外面。

    起身探头向里面看了一眼,突然一步迈进了敞开的屋门,不等抱着张柯的男人把头完全转过来,枪柄就重重的砸在了耳朵后面,顺势一伸胳膊,冰冷冷的消声器顶在了云大侠的嘴上,把即将出口的惊叫声给硬生生堵了回去。

    “把他捆上……小子,我是来抓舌头的,你或者他,有一个人活着就成。从现在开始,你敢说一个字,我就打死你然后带走他。我说让你干什么,三秒内没动作,也是打死你带走他。明白了,就点点头!”

    洪涛扔给张柯几根捆扎带,然后冲着白白净净,身材消瘦,长胳膊长腿的年轻人简单的介绍了一下目前的状况,并希望他能听明白。

    “……”很好,小伙子的外表像是受过高等教育,理解能力也不错,一遍就听明白了,只点头不说话。

    “趴在地上,双手抱头!”为了确定对方是不是真明白了,洪涛又发出了第二个命令,此时张柯已经把钓鱼佬的手脚都用捆扎带绑了起来。

    但这孩子没向洪涛靠近,也没去解救被捆住双手的周媛,而是顺着墙边溜到了角落里,远远的躲开了。这就是几个月教育的结果,别瞎帮忙,免得被人趁机抓了当人质。洪涛每次给他培训时都会强调,当了人质没人救,等死吧!

    “咯吱……咯吱……”云大侠刚趴在地上,后背就踩上一只脚,然后双臂被反剪捆住。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36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