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开子宫玩弄卵巢.紫红色硕大的龟头

“此次果是以你意识为首,戾祸。”

    “无论是谁,皆是天地主宰。”

    苍白的面孔,被一张看似神圣的透明蛇发冠冕遮掩住真容。一身缟素,俨然非人的天地主宰,依稀是戾祸慵懒的腔调,却拥有着远胜谷神玄根单一元神的超凡威能。

    冷目一瞥天剑非天,天地主宰道:“此次,我甚是期待。为了他的命元,你不惜舍弃天窍半数之力。仅靠一己之身,如何能抗主宰天威?”  翻开子宫玩弄卵巢.紫红色硕大的龟头  

    “任你威可主宰天地,仙宿终视你如恒常。”

    “那,我将亲手一试。”

    多年来交手频频,彼此各知修为深浅。纵使剑谪仙已是登仙之士,亦然难消天地主宰之祸患。此时察觉剑谪仙不比前回,戾祸掌控天地主宰,陡以元神之态,化作撑天屹立之幻影。

    气未发,招未动,随之而来的恐怖迫人之感,宛若祂一出掌,降下的业火,都将令数千里灭绝,举世沉沦。天地主宰幻影掌心覆向大地,旋即邪怨业火蔓延而开,黑云压城一般没顶而下。

    令人窒息的压逼,使得弱者连反抗的念头都很难生起。纵使是明狴荒禘与天剑非天,此刻亦不禁中途罢手,仰目静观着这一掌之会。

    “时候已到。”

    挥手化去仙羽宿一,剑谪仙并指引诀,赫见轩昂剑龛内,陡然冲出两口稀世神兵,一曰代天,一曰行道,寓意代天行道。剑谪仙分而持之,各呈清光湛然,蓄势以待,力抗天地主宰焦土一击。

    但随着他话音甫落,豁来无穷黑暗晦浊之气,向着天剑非天方向疾奔而去。紧随其后,剑谪仙双剑剑芒挥洒,飒沓若舞回风。突如其来的汹涌暗能,竟受其身天窍灵氛吸引,将两股浩力拧而唯一,迸发出匪夷所思之巨力。

    “恒山·刃天一!”

    同样一招刃天一,由剑谪仙使来,宛若与天地共往,星宇俱在,并合天窍地究清浊之能。纵使身承重压,脚下深陷土层。剑谪仙却已稳稳当当,将天地主宰此番试探一掌,逆势以矗天剑光摧破,不予邪魔损害此世煕宁。

    而见剑谪仙不仅不曾衰弱,反借到了一股天地浩力,天地主宰目光一扫,不由先感诧异,随复了然道:“是纳周天之灵力的玄空大阵?”

    “正是玄空大阵。”

    “原来,你放天剑非天行走神州,乃是意有所求。此刻一转幽空大阵,为玄空大阵,令你得借天地之力?”

    天地定位两仪转,四象归元八卦动。

    剑谪仙分出地究的力量,一方面用来支援天剑非天力量消耗,一方面又随着天剑非天无意识地在神州行动,再借邪君意欲邪化非天的打算,沿途汇聚其邪力布下幽空大阵。

    而所谓幽空大阵,乃是将神州邪化,遍布秽浊暗能的一种阵法。一旦功成,则天地灵气将化为会按浊流,有利于邪魔怪诞之类,可谓道消魔长。

    但,凡是物极必反。在幽空大阵成前,却还能有机会,使之转化为玄空大阵。身怀天窍之力的剑谪仙,便是以此扭转乾坤,得以用玄空大阵,借得无穷天地之力,从而与天地主宰抗衡。

    “要与你对敌,唯有以天地制衡天地。”

    “你的智慧确实令人不可小觑。”

    剑谪仙原有登仙修为,此时再借磅礴天地之力,已足以与之正面相扛。

    不过,比起剑谪仙借来的天地之力,天地主宰更看重的还是他暗度陈仓的巧思。像是幽空大阵、玄空大阵之流的阵法,布阵耗时日久,又会有人监测,很难令人忽视天地灵气的变化。

    然而,天剑非天却是个例外。

    天剑非天行走神州,但凭本心乐趣所在,一路挑战高手,全无逻辑可言。而邪君见猎心喜,又想利用兵祸剑瘟将之邪化,增强自身力量,无形就给了天剑非天四处游荡的空间。趁此机会,剑谪仙便能借由天窍操纵地究,激活神州各地阵眼,排布幽空大阵。

    就在天地主宰几大化身,还认为这一次的战役,不过是剑谪仙想在天剑非天失控前,最后利用他剿灭隳魔众时。剑谪仙却已如愿以偿,转幽空大阵为玄空大阵,能够时时刻刻借到天地之力!

    “难怪剑谪仙不让忆如过来参合,你哥能掐会算的,还真是厉害……”

    “自我幼时记事开始,兄长就一直如此。做什么事都安排的面面俱到,雷厉果决。”

    剑谪仙能抗衡天地主宰,却还没有办法将之铲除抑或封印,因此,并不代表他能拦住天地主宰不顾一切抢人。万一让天地主宰得到了部分李忆如的女娲血,补全了谷神玄根的一叶缺失,那显然是不能承受的代价。

    而对剑谪仙一系列的安排,月无缺似乎早习以为常,见怪不怪,还有闲情逸致抽一口大烟,用以心传心的意念之法,与谢云书交流道:“临阵机变,借天剑非天之手,可不只是为一箭三雕。”

    谢云书颔首回复道:“第一雕,引发了天剑非天的隐患,锤炼了倦收天的身体。第二雕,利用天剑非天,铲除猂族与隳魔众的有生力量。第三雕,便是借助地究天窍,转化玄空大阵?”

    至于月无缺口中,剑谪仙不止这三种打算……其实展现出玄空大阵的天地之力,也是在掩饰之后取天火,作为对付天地主宰的杀手锏。

    甚至于,连谢云书和月无缺都不知道的是,谷神玄根缺失的那一叶,正巧就在月无缺的体内。早在月无缺年幼之时,他便曾意外被天雷所劈。导致谷神玄根那一叶,将他的躯体与天地灵根玉枢丹桂相连。而这一切的情况,碰巧被当时的剑谪仙所目睹。

    戾祸怎么都想不到,他这些年来一直在找寻的一片金叶,居然就近在眼前。

    只是如今月无缺相对天地主宰来说“太弱”,大概率连戾祸那一关都过不去。剑谪仙一向照顾兄弟,却也不愿让月无缺犯此险地。

    不过,虽然让天地主宰见识到了玄空大阵,真正的难题却未得到解决。就在谢云书与月无缺交谈之际,天地主宰已哂笑道:“你借天地之力,我用天地原力。论胜算,剑谪仙,你仍不及四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43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