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桌上课自慰^同时和好几个人发生

挂断电话,此时的程胜恩感觉自己的头都要炸了。

    他属实没想到那个依依就那么狠,也不知道是找了谁,就把那一份视屏给爆出来了。

    而且不仅在网络上,就是好几个报刊都出现程峰那些事的报道。

    标题还一个一个地起的那么吓人,像什么“大德集团公子多起案件爆出,仍能平安无事的背后隐藏着的司法不公。”,“谁在左右司法,程姓公子事件背后的关系网。”,“多名女子被侵害,受害人何时才能等来一个公道。”  同桌上课自慰^同时和好几个人发生  

    这种夺人眼球的标题,如果不是这破事发生在自己的儿子身上,程胜恩说不准自己也会看一看。

    可问题是自己的儿子就是清白的啊!他也没那个能量去让那些首都大佬去为他一介商贾去冒风险啊。

    左右司法?他要是有这能量,还能让这些报刊把这些事爆出来?

    可惜一切都晚了,这种东西一出来注定就是沦为别人谈资的好东西。

    而大多群众并不在乎事情到底是如何,他们看到的只有可能的不公和对弱势群体的同情与代入。

    虽然现在的网络并没有如同宁远那个时代那么发达,还没办法某种恶性事件一出全国皆知的程度。

    但某博现在这个年代的流量已是不少了,注册用户也有八亿的体量。

    所以如今在这个如今主要网民聚集的地方,已是在某一片的话题区内对这件事一顿的口诛笔伐。

    当然也同样因为年代的原因,这些帖子还没有完全转变到各种人人喊打喊杀,舆论完全一边倒的程度,甚至也还有不少理智的人,分析了这种司法不公的可能性不大。

    但这依旧没有让舆论的发酵停止,舆论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

    这个事件貌似已经从程峰的个人事件,变成了穷富之间的对立,乃至于司法可能存在漏洞的讨论。

    即便因为最近一年的某部经典电影的出世,让不少网友呼吁着让子弹飞一会的话语。

    但依旧没能阻止让一出所谓的案件变成网络上狂欢的趋势。

    当然如果只是这样,对于已是久经风雨的程胜恩来说,这些事虽然恼火与麻烦,对程胜恩来说也只是隔靴搔痒,打不到他身上的。

    可问题是这件事出来之后,他们大德的股价就开始狂跌了。

    这才是程胜恩现在最麻烦的地方,他是大德的董事长没错,但公司也不可能是他一个人的。

    先不说老梁和老洪这些大股东,就是同样参加董事会的那些小股东对他也是不满地很。

    没办法,股价下跌损失的是大家的利益,由于他程胜恩家里的那些屁事,动了所有人的利益。

    怎么可以让其他的人不对他不满呢!

    当然程胜恩虽然出了这事让其他董事不满,但执掌大德这么多年的威望他程胜恩还是有的。

    所以那些董事虽然有些抱怨,但也只是旁敲侧击地说给程胜恩听。

    倒是还没有人直接给他唱反调,可就是这样一个基调才让程胜恩心慌。

    咬人的狗不叫,无言之怒最难平,这些道理程胜恩混迹商场这么久了,怎么可能不知道。

    就像原先他身体好好的都会有所动作的老梁,现在都没有发难,反而一个劲地给他递梯子说软话。

    这在程胜恩眼里就不是什么好讯号。

    他不由有些怀疑这个老梁是不是憋着什么坏,准备给他来一次狠的。

    甚至就连程峰的这一堆破事,程胜恩都怀疑是老梁搞得鬼,说不准依依之所以能把这事传的那么开,还是他老梁出的手也说不清啊!

    没办法从受益者这一个点出发,在这件事出来之后。

    得利最多的便是他老梁,程胜恩又怎么能不怀疑他呢?

    毕竟他大德虽然是上市公司,但股价的波动并不能让他们那些实业完全崩塌。

    到时候如果操作得当,他老梁直接把他踢出局然后将大德拿下之后,发声明改集团名这种事还不是想来就来。

    到那时候这些折损的股价不就又有了回升的可能。

    至于老洪,程胜恩还是愿意信任的,这种信任并不单单是因为老洪对他一直以来的忠心,还有程胜恩手上关于老洪的把柄。

    有这些他不怕老洪跟他唱反调。

    如果程胜恩的身体还行的话,其实他也不怕老梁的发难,毕竟能压的住老梁这么多年,他程胜恩又怎么可能是什么善茬。

    老梁在程峰身上做文章,他程胜恩就不知道在老梁的儿子梁世贤身上做文章吗?

    甚至程胜恩可以做的更多更绝,打下这么一份基业没个手段和狠心可是坐不稳的。

    可惜现在程胜恩因为程峰的事到现在都没好利索,如果不是因为早有料想,说不准在程峰的事在网上被爆出来之后,程胜恩便直接倒下了。

    但他没有,即便他现在心脏还有着隐隐作痛,即便他吃了那么多药,病情反而更加恶化。

    但他依旧不能倒下,他得守着,他的小峰的事还没我这完全解决,那些个虎视眈眈的董事也在看着他。

    一旦他倒下,那么等待他的小峰的那将是万劫不复。

    在他眼里,程峰就是再怎么混蛋,那都是他程胜恩的儿子,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而已。

    此时父亲的责任支撑着程胜恩,但即便如此程胜恩也知道他没办法再和老梁玩到底了。

    意念虽然可以支撑他不倒下,可身体的情况却没法让他接着跟梁君正再玩下去了。

    此时的程胜恩只能尽量的拖延时间,他得留出时间来将自己儿子那件事的手尾彻底解决,他还得给自己的儿子留一条后路。

    不然即便程峰没事了,他也玩不过梁君正这个老狐狸。

    到时候即便程胜恩给程峰留了再多的股份,他也留不住,说不准梁君正还会使出什么阴招让程峰傻傻的往里面跳呢!

    没办法自己这个儿子实在是太单纯了。

    所以程胜恩必须将后路给程峰留好了,起码也要让程峰后半辈子安生才行。

    但同时程胜恩也知道他的时间不多了,就程胜恩所了解的,如今股市的二级市场可有人在大肆打压他们大德的股价,并进行收购。

    虽然他也委托人阻击了,但对方的手法却让他委托的人毫无反手之力。

    他不是没有想过再去寻求高明,可他又抽不开身,因为他还得继续为程峰擦屁股呢。

    再者这个时机他也不放心一个手段高超的外人来对他有过多的帮助。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57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