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躺在同学的怀抱,校花被绑架穿调教衣

陈星河追上大家的时候,已经无比靠近目的地。

    “星河,看你气息虚浮不定,是不是受伤了?”沙真真和陈星河有过真正交集,二人知根知底,论关系比他人近许多。

    “没有大碍,不过需要休息,我去人种袋中睡一觉,你带着人种袋向前探索,看到血腥轮盘记得叫我。”陈星河急需休息,他发誓再也不敢用雾锁去缠绕法宝了,哪怕那件法宝是残器。

    “好的!”大家没有意见,挡掉鬼王肯定付出了巨大代价,最后这段路无论有多难,都要让星河休息好。  妈妈躺在同学的怀抱,校花被绑架穿调教衣  

    陈星河钻入人种袋,发现朱雀睡得正香。

    片刻之后,他已经加入大睡行列,接下来除非天打雷劈,否则别想让他出去。

    陆放归赞叹不已,人种袋这等佛门宝物就是方便,困了累了往里面一钻,只要不太在意路上颠簸,那真是吃嘛嘛香,睡哪哪爽。

    不过他与陈星河不熟,绝不会将性命交于他人之手的。

    十人小队继续前进,别看距离忘川岛不远了,正像红色边框所说,那里有破碎的地狱,天地规则变得极为古怪。

    时不时有古老鬼物冲杀出来,又时不时遭遇莫名凶险,以至于最后这段路走了半天都未移动多远。

    直到第二梯队冲上来,众多队伍合力开路,这才加快进度。

    陈星河之前想跟第一梯队,奈何队伍综合实力没有那么高,沙真真,元梦珏,玄阿六在遁法方面不过关,熊大岳和月无缺倒是不弱,却也没有强大到带人一起挪移。

    这是事实,队伍处于何等层次就该置于何等层次,不是你硬拉就能拉得上去的。

    尽管二女和老玄已经十分努力,不过仍然不够。元梦珏稍好!罗浮岛已经严重制约沙真真和老玄向上发展,在那座岛上和登上陆地,机缘完全不同。

    想要借助怒涛海等大型势力传送阵离去,比登天还难!尤其沙真真曾经是莫家妾室,那难度就更高了。

    如果陈星河在传送阵造诣上面有所突破,或许可以寻找古老传送阵想些办法,除此之外只能沤着,目前并无其他高招。

    这个先不去论,陈星河醒来之后,看到朱雀正在吃东西。

    “哥哥这里好生活,我也来凑个热闹。”陈星河坐到近前,跟着喝酒吃肉。

    “呵呵,还不是托了星河的福?你之前遭遇凶险,我算不出结果,当时你未脱险,我就头痛欲裂晕过去了。”

    敢情朱雀不是睡觉,是晕过去了,陈星河不好意思的说:“让哥哥费心了,这血腥禁地对于众生压制太过,总感觉束手束脚,来去不能尽兴。”

    “克服难题,勇往向前,这不是坏事。”朱雀话锋一转,道:“帮你算死那只假冒罗婵儿的女鬼后,令我有了很多心得体会!引发天谴杀人正是老天授予我的战斗方式,只要有人敢来招惹,或许可以触碰那些禁忌,利用敌人代替自己承受各种反噬!不过这个路数亦难,需要细心准备和谋算。对了,星河,咱俩成实在亲戚了,我娶了你三奶家的二闺女,都说她是克夫女,其实不然,那是因为她运数高,普通男人哪能进身?”

    陈星河差点喷出一口老酒,惊讶道:“三奶家小二姑,你成我姑父了?我拿你当兄弟,你却拿我当大侄,咱俩以后少说话。”

    “呵呵!”朱雀直笑:“各论各的,咱们还是好兄弟!你姑三十有一未婚,平时生活在闲言碎语中,那身体都快糟蹋坏了,还好有你留下的丹药调理,已经身怀有孕,还不恭喜哥哥?”

    “得,给我添了一堂弟!”陈星河赶紧抱拳道:“恭贺姑父与小姑喜结良缘,恭贺哥哥早得贵子!怎么觉得这么别扭呢?”

    “习惯就好。”朱雀拍着胸脯说:“本来我对此行是有些悲观的,不过为了他们娘俩,老子说什么都要拼出一条血路杀回去。”

    “是个有担当的好男人。”陈星河点头笑道:“哪用你拼死拼活?有我就行了,你在人种袋好好呆着,绝对亏待不了你。”

    朱雀叹道:“兄弟呀!此劫哪有那么简单?你以为找到轮盘就完事儿了?事实恰恰相反。”

    “哦?”陈星河动容。

    “到了血腥轮盘需要迎接新的挑战,咱们就要分开了!沙真真等人也要各自为战,此前我的绝望便来自这一时间点,只不过现在看到了一线生机,决定为那娘俩狠狠拼一次。”

    “其实这并不奇怪!”陈星河早就心存不祥,看来朱雀也有同类预感,他赶紧询问:“如何帮助哥哥度过此难?”

    “那就要看你在战场上捞回了多少东西,我算到其中或有一二宝物于我有益。”

    “这个简单。”陈星河赶紧取出诸般事物进行清点。

    不仔细看不知道,这一看,二人脸上露出喜意。

    “可以安心了,毕竟这些物品来自第一梯队,没有滥竽充数之物,全是精品极品。”陈星河抓起两块磁铁喜意更浓,打开一只药瓶嗅了嗅,眼前不由得一亮,直接吞服三颗丹药,顿觉精气神好转不少。

    朱雀对于大多数物品不感兴趣,再好的宝贝用不了,用不上,与随处可见石头何异?

    不过,很快他就挑出一件对自己有帮助物品。

    那是一只笏板,又称朝简,祭拜仙神手执朝简,上面可以记录事迹,以防事后遗忘。做道场高功登坛,手执朝简,如对上天。

    说白了就是臣子上朝攥在手中的板板。

    “好!非常好,这只笏板在修士手中可以减弱各种压力,在我手中那就不同了,可以更好地与苍天对话,请天谴下来也能更快些。”

    陈星河找到三枚黄泉金币。

    虽说黄泉金币不能被他人所得,不过那是指普通金币,拥有特殊能力金币除外。

    三枚金币之后又三枚,时间不大攒了一兜子。

    “发达了!”

    “原来这些老资格试炼者垄断了特殊金币,或许是因为活得太久,总能遇到几枚。”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619/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