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台春po 男奴调教

 左腿寸断,披风破碎,红色铠甲之上已是黑血淋漓的张恒宣,被一种无力感包裹…两尊化外心魔似乎有些诧异,为什么这个家伙不惜身死,也要阻拦他们的去路…,既然如此…

    一尊黑影继续向前移动,另一尊黑影则高高抬起一条腿…张恒宣再提已经枯竭的灵海,全力将冥神镰刀抛向继续前进的黑影膝盖…黑影小腿关节被狠狠的撞击,随即一个身形不稳,竟单膝跪了下去…已经台起脚的黑影怒不可遏,随即狠狠的落下了如小山般的脚掌…

    张恒宣狼目中的黑影越来越大,顿时心如死灰:阁主,属下对不起您,先行去下面为您开路…{>~<}…  帝台春po 男奴调教  

    :镇…: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时…怎么?这就放弃了…

    是谢影的声音…

    :阁…阁主…┭┮﹏┭┮,是我考虑不周,让您身处险境…

    张恒宣的双眼已被泪水淹没…谢影蹲下身子,用冬雪的袖子轻轻为其擦拭了一下狼眼…

    :阁主,不用,属下不配您…

    张恒宣话没说完,在看清了谢影的真容后,呆滞当场…

    九天寒翼微微下垂,一头银丝顺肩而披,眉间印有一条指甲宽的红色龙纹,背后头间一轮幽蓝灭世法纹流转,在配上这身玉龙杉的谢影,简直,让其不敢直视…尤其是看到冬雪衣袖被自己泪水与黑血沾染的时候…(作者好恶心…明明是个男的,非要扮女子,出事了吧啊~啊~出事了~)

    :不配什么,你是不是偷偷亲我了…

    谢影洋装不悦,假装质问道…只是想让这个家伙稍稍宽宽心…果然奏效了…不过…

    :啊?我…我…天地作正…

    张恒宣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结结巴巴也没说出个所以…谢影心头一紧- -!卧槽,不会吧!我他娘就是随口说说,这货不会真亲自己了吧…

    :停…不用说了,你什么都没做…我也不知道…这事就此揭过…

    谢影顿时慌得一匹啊!魔界爷保佑,希望这家伙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

    :啊?…好…好的…

    张恒宣如蒙大赦…随即赶紧应是…

    被镇住的化外心魔身形竟然开始微微晃动,看样子即将解除命之法则…谢影不免有些好奇了,这到底什么东西的心魔,若是说只有这一两尊也就罢了,他依稀记得那日在雪儿天耀之阳的照耀下,魔界大陆到处都是这玩意…

    谢影:“小张,先闭上眼睛,一会儿可能有点晃眼…” 张恒宣乖乖应是,随即闭上眼睛后,就听…

    :大天隙流光,九连斩…

    漆黑的天地间瞬间爆闪九次,九道神华几乎同时在两尊黑影身上乍现,随即才是九声巨大的轰鸣声…张恒宣只感觉眼皮一阵刺痛,随即就是长时间的耳鸣…待其回过神来,缓缓睁开眼睛,只见如仙子般的阁主居然…居然在捡妖丹…(ΩДΩ)…

    谢影无奈的声音响起:“你这是什么表情,若不是看你行动不便,这都是你的事情…”

    张恒宣居然发自内心的爱了,虽然本来就爱,但这样的阁主,真的是他心目中最完美的…:“阁主,您歇着,我来…”

    谢影刚将一批妖丹收进乾坤镯,随即笑道:“行了,你先气沉丹田,平稳一下气血…之后再把这个吃了…”谢影将一根雪儿给的千年雪参零食,丢给了张恒宣…

    “这…天啊…好恐怖的双性灵气…”张恒宣先是一愣,随即就被雪参内含的天地灵气震惊了,他发誓,这东西在魔界,你绝对买不到…因为魔界无天有地,根本留不住任何气…

    “两颗都是不能升级的灰色,五幽魔丹,炼化了也就基本止步于此了,要不你来一个?”谢影举着两个五幽无境魔丹轻声询问…

    张恒宣赶紧将嘴里的雪参咽下去,随即紧张道:“不用啦不用啦,阁主,这东西太烫手,也就是您能在击杀心魔后还能拿到魔丹…”

    谢影歪了歪头,不解道:“此话怎讲…”

    张恒宣为其解释:魔界不是没人不能斩杀化外心魔,只不过拿不到魔丹,它们不止是五幽,有记录的最高心魔是十三幽,而修行的最高境界只是九幽加境,充其量也就是准十幽,可见这东西恐怖,最主要的是,它们被击杀的瞬间魔丹就会消失,然后其过不了多久又会重组,这才是大家只能蜗居在安全区内的真正原因,不然多厉害的妖魔也能被修行者清理干净,但是面对不死不灭的心魔,谁也不会去做无用功…

    谢影恍然大悟,难怪,魔界大陆这么大,高手这么多,可还是放任大量的土地处于混沌状态,原来都是这种心魔在作祟…可问题又来了,为什么自己能拿到魔丹呢?

    “阁,阁主,您能走近些吗?”张恒宣脸颊通红,竟完全忘了自己腿上的疼痛…

    “你要做什么…- -!我跟你讲,你不要太过分,当真以为阁主好说话,就可以肆无忌惮吗…”谢影戒备道…

    “啊?不,不是,属下想看看那两颗魔丹,我觉得有些古怪…”张恒宣赶紧出声解释,这确实是自己又冒犯阁主了…

    “那你看吧…”谢影走过来,微微弯腰将两颗魔丹微微递了过去,张恒宣生怕又碰到谢影的手,只是轻轻伸出两个手掌,随即谢影将魔丹放了上去…

    “它们想逃?”张恒宣在仔细观瞧后,随即皱眉道…

    “哦?你是怎么看出来的?”谢影疑惑道…

    “回阁主,属下是方外之人,所以可以看得这化外之物…”张恒宣轻声解释…

    “我说望仙阁这么多人,甚至包裹我在内,都没能看清你的实力呢,原来你不属于这三界…”谢影恍然…

    “其实,其实属下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从清溟之下来的,但是,阁主您相信属下,属下对您真的没有恶意…”张恒宣解释道。

    “好啦好啦,不说这个了,你能看出它们是如何被留下来的吗?”谢影问道。

    张恒宣先是看了看魔丹,然后就抬头死死的盯着谢影看…

    “喂…喂…你干嘛呢…”谢影出声提醒…

    “阁主,您…!!!”谢影上去就是一拳…将其打飞出去数十米…“啊~~~我是想说,您额头上印记的气息…”

    “好啊,你还…等等?印记?什么印记…”谢影突然愣住了,随即开始找东西…无奈除了法纹的幽蓝,几乎就没有发光的东西…

    张恒宣从远处狂吐黑血…谢影似乎知道自己误会人家了,再不去想什么印记,但是道歉这种事…o(>﹏<)o真的很难开口啊…随即赶紧上前,从自身灵海抽取妖气,为其平复再次翻涌的气血…

    “内个…哎呀,好了,我…我的错…”谢影看着遍体鳞伤的张恒宣终于还是不忍心了,随即道了歉…

    “是属下的错…挨?阁,阁主…”在张恒宣的震惊中,谢影轻轻抱起遍体鳞伤的他,随即一脸愧疚的说道:“谢谢你救了我,我们回家…”

    张恒宣已经是泪不成声…:“阁主…”

    谢影笑道:“无需多言,望仙阁从不会寒了任何一个自己人的心…” 九天寒翼瞬间抬起,随即轻轻一荡,二人就此消失在原地…

    张恒宣:阁主,属下愿誓死追随于您…

    不知过了多久…只见一面高耸入云的三色冰山出现在谢影眼前…

    谢影- -!:“内个什么?小张,你看看这是哪啊…”

    在谢影怀里的张恒宣擦拭了一下眼睛,向后看了看了,随即一惊:“不好,阁主快退…”

    一种死亡的气息瞬间弥漫而来…谢影也知道自己飞错了方向了,随即猛挥九天寒翼,刚离开原地,一根长达百米的尖利冰晶就自其正下方弹出…

    张恒宣简直快被吓死了,谢影则笑了,笑的很是开心(*^▽^*)…:自下凡,就不知何为,退…

    一条硕大的冰晶龙头,自三色不见其顶的冰山云层中微微弹出头,随即直击灵魂的吼声就传递开来…

    :魔尊之,九幽赐福…? 谢影不退反近,抱着张恒宣如九天玄鸟,自由穿梭在无数的黑色锁链中:给我锁…

    无数粗细不一的锁链开始疯狂扑向冰晶龙头…震荡声再起,锁链瞬间被震碎一大片,但是又有更多的锁链开始自魔界四面八方扑向龙头…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67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