蹂躏禁脔欢爱h*一口坐下去会痛晕你的

“你好啊,中苏……”

    圣主站在雷电恶魔中苏的面前,摊开双手,表示欢迎。

    中苏如雷鸣的声音在工厂内炸响:“你怎么这么慢?!”

    圣主无奈道:“还不是有人一直在阻挠,你应该也看到了,刚才不久,啸风也被送回地狱了。”  蹂躏禁脔欢爱h*一口坐下去会痛晕你的  

    中苏周遭雷霆震响,白色的电弧噼里啪啦的作响。

    “是谁?我去干掉他!”

    他的手心凝聚着黄白色的雷电球,内里蕴含恐怖的高压电光。

    啪砰——

    雷电球猛然击向远处的钢铁设备,顷刻间将其碾成齑粉。

    “听这洪亮的声音,我是多年赞赏你的神力啊兄弟。”

    圣主在中苏的旁边恭维道。

    中苏乜斜了一眼圣主,俯下身,锋利的爪子近距离指着他:“圣主,你应该叫我主人才对!”

    说着,自顾自的离开工厂。

    “是的,是的,主人。”

    圣主跟上中苏的脚步,语气有些波动道。

    “他们要去哪里……”

    易亭腾在空中,观察着他们的行动。

    “得问问老爹和特鲁,什么时候过来。”

    黑手帮几个人,乘坐上一辆白色的货车,圣主坐在副驾驶。

    中苏庞大的身躯站在车旁边,爪子用力的抓住车盖,“撕拉”的掀开了车顶部。

    他两只蜥蜴一般的脚爪,踩上货车的货运箱,重达几顿的体重,引得货车一阵下垂抖动。

    “带我去我的宫殿!”

    他霸气侧漏的爪子朝前一指,雷鸣声声,震天动地。

    “宫殿……中苏远古时候的地盘,居然是在美洲。”

    易亭在空中跟在货车后面,不过没有太过靠近。

    他可是记得,圣主那敏锐的感知力。

    “得快点通知老爹了。”

    从口袋中拿出电话。拨通老爹的电话。

    嘟嘟——

    “喂?老爹,我现在在好莱坞大道上……小玉?怎么是你?!老爹呢?!”

    “老爹和特鲁不知道去干什么了,店里面只剩下我一个人。”小玉也疑惑的回道。

    易亭一拍脑袋,差点忘了老爹没有私人电话,只有一个店里的公共电话。

    估摸着老爹和特鲁正在赶过来的路上。

    “我知道了,小玉。你乖乖在家,等我们回来。”

    “喂,你还没有说你们在哪,怎么跑到好莱坞……”

    嘟嘟——

    小玉看着还没有说完就挂断的电话,气鼓鼓的放回电话:“等你回来,我再也不理你了!”

    远在加州的易亭,此时还不知道小玉的想法,要是知道了,也只会付之一笑。

    他拨通了特鲁的电话,这回打对了人。

    “特鲁,把电话给老爹接。”

    “师傅,易亭打来了电话。”

    特鲁将相比较他的手而言,相当小巧的手机递给老爹。

    “喂,阿易,有什么情况?”

    易亭看着货车渐渐减速,似乎快要抵达目地的,语速很快,道:“雷电恶魔中苏被放出来了,现在他们要去他的宫殿。老爹,你还有多久可以赶过来?”

    老爹有了狗符咒,精神好了很多,中气十足道:“最快还有七八分钟。还有一件事,不死神明降伏中苏的信物是响板,可是老爹这里没有响板。”

    易亭点点头,看到四周天色黯淡,这才发觉点头没人看到。

    便回道:“放心,老爹。这里是制片厂,肯定会有响板,我等下就去找。你们快点过来,中苏现在正在往好莱坞大道的方向上赶去。”

    “还有一件事,老爹的配方,没有材料。”

    “什么意思?”易亭懵逼道。

    “降伏雷电恶魔的配方,需要科莫多牙粉,乌龟壳罐子。”老爹手里拿着魔咒药剂,解释道。

    “那就去中国城,那里会有你要的材料。做完了直接往好莱坞大道的中国剧院赶,我现在尽量拖住中苏的。”

    报完最后的点,易亭挂断电话。

    黑手帮的车,开始拐到好莱坞大道里面,非常陌生的建筑群内,不过从行路的轨迹来看,最大的可能还是去往中国剧院的位置。

    货车一路行驶,直到天色黯淡,晚霞映红了整片好莱坞。

    呆在货车上的中苏,突然低沉道:“我的宫殿!”

    易亭看过去,货车正前方是一大片停车场。

    “中苏的宫殿变成了停车场?”

    货车停下,中苏愤怒的声音响彻这片区域:“该死的人类,竟然铲平了我的宫殿,盖了一个……额……”

    中苏语塞。

    身为一个关押在地狱数千年的恶魔,现代社会的一切东西,不认识停车场很正常。

    “停车场。”

    拉苏驾驶着货车,提示道。

    “呜——吼——”

    中苏怒不可遏,肌肉健硕的双臂舒展,雷电在他的手心萦绕作响。

    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他并没有动手,只是恨恨的看了一眼停车场,再度指挥拉苏开车。

    夜幕逐渐降临,好莱坞的天穹,星辰稀疏,月墟有亏。

    一个巨大的恶魔,坐在一个被撕破车盖,飞速行驶的货车上,却没有引起路人的惊慌。

    反而有几个小孩子,嘻嘻哈哈的指着。

    “蜥蜴怪物……”

    “好大的玩偶啊……”

    “我要重建我的宫殿,在这之前,圣主,你快找一个适合我安身的地方。”

    中苏低沉磁性的声音,犹如雷电轰隆,回荡在街道上。

    惊起了一阵路旁行道树树上的飞鸟,以及几个不明真相的路人。

    前方是一大堆人群密集的地方,而人群堆砌围聚的建筑,又是灯火通明,光彩四射的剧院。

    此时,这座中国风格的剧院,似乎是在举行什么活动,人群叫喊声,摄像机拍摄的“咔嚓”声,还有无数的镁光灯,照亮了整片剧院。

    易亭跟随着货车,看到它停了下来。心觉不妙。

    却见中苏高达四米五的身材,体重两三吨的体型,跳下货车。

    原本被压瘪的车轮,也随之恢复正常。

    “他想干什么?!”

    中国剧院里面,人流量巨大,若是这个雷电恶魔在这里作恶,死伤至少上千上万。

    易亭也顾不上被圣主发现的可能,迫风压低身体,靠近剧院和雷电恶魔中苏。

    中苏的身体富有压迫感,犹如铁铸的身躯缓缓迫近人群。

    直勾勾的走进一条人群分开的道路。

    道路两旁,一处是大量的摄像机围在拍摄的地方。中心是一个黄头发,身材匀称,穿着蓝色休闲上衣的白人男子。

    他长的还算帅气,不过相比之下,远不如易亭。

    此时,他正提起左脚,似乎在往地上的一处犹如橡胶泥地的灰色印泥踩去。

    中苏的闯入引起一阵骚乱。不过大部分观众没有害怕,反而欢呼着,为黑手帮的几个人让路。

    似乎以为这是一场特别的节目。

    “走开,废物!”

    中苏秀了一下肌肉,发觉人群,不仅没有害怕,反而更加围拢在他的身边。愤怒的咆哮着。

    一股白色的闪电光芒,从他的手心中迸发,直冲云霄,在苍穹之中猛然炸开。

    亮堂了整片剧院。

    “哇呜……”

    人群纷纷惊呼,有几个甚至鼓起掌。

    乌泱泱的人群,发出嘈杂刺耳的声音。

    中苏的爪子僵在空中,猩红的目光呆滞了一下,头颅下移,对着圣主疑惑道:“他们为什么不谈走?”

    圣主皱眉,似乎不太喜欢这么吵闹的环境:“因为他们以为你是玩具。”

    中苏眯着狭长的眼睛,眸子泛起一股疯狂。

    另外一边,易亭下到附近,最先看到被聚光灯照射的一个明星。

    这个人,似乎就是白天在很多建筑上张贴过的明星海报,其中的一个明星。

    “好像是叫拉菲尔迪卡贝奇。”

    易亭看着他盖上一个脚印,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身后是一个超级大恶魔。

    人群还在汹涌欢呼,中苏的愤怒却如火山一般,正在蒸腾喷发。

    “该死的人类爬虫!”

    “不好……”易亭看到人群中央的中苏,全身剧烈的颤抖,似乎正处在爆发的边缘。

    黑手帮的人,也在畏惧的倒退出人群。

    顾不得许多,一个转身飞在空中,显露出自己一直保持隐身的身体,大声叫喊:“大家快跑,他是一个极度危险的恶魔!”

    人群嘈杂的交谈欢呼声停滞了一下,齐齐看向易亭。

    安静持续的时间,只是片刻,人群在短暂的沉默后,又爆发出巨大的欢呼声。依稀可以听清他们的交谈声。

    “哇,今天值了,居然还有飞天表演……”

    “那个飞在天上的帅哥好帅啊,好想和他一起去酒店……”

    “今天是怎么回事,不是盖脚印活动吗,怎么又是巨大玩具,又是飞天魔术的。”

    ……

    中苏愤怒的目光被吸引,看向空中的易亭。眯着眼睛,有些疑惑的指着易亭。

    “你的身上,怎么会有圣主的气息,还有他的符咒。你究竟是谁?”

    “窝嫩叠……”易亭虚空站定,试图激怒他。让他追自己,而不用误伤无辜民众。

    中苏愣了一下,虽然不是特别懂这句话的意思,但是心里莫名很火大。

    “你激怒我了,爬虫!”

    轰——

    从中苏的掌心,猛然射出一道白色电弧的闪电。

    易亭的身形猛然加速,躲开了雷电。使得电流在身后炸响。

    蹦出带火花的烟花。

    “就这?”

    易亭竖了个中指,蔑视道。

    中苏拍打着胸脯,犹如古罗马的盔甲铮铮作响。

    黄白色的闪电骤然膨胀,接触到几个靠近的人,直接被电成焦炭。连一声惨叫都发不出,便化作黑灰,被风吹散。

    见到这一变故,人群最前排看得真切的人,惊恐的后退。但是似乎是被雷电的余波电麻了,一时挣扎动弹不了。

    只能惊恐的尖叫,甚至屎尿屁横流。

    中苏却无心关注这些喽啰,血红色的目光紧紧盯着易亭。空中似乎都腾出滔天的雷暴。

    轰隆——

    一道又一道风电球,围绕恶魔方圆七八丈内爆炸开。

    乌泱泱的人群被电击击穿身体,无数的碎肉爆开,还有直接还电成黑黢黢的焦炭,化作齑粉,飘舞游荡在空中。

    易亭躲过数百道雷电攻击,虽然这些雷电威力很大,但是有着异于常人的体质,和马符咒的恢复力,也不是很惧怕。

    主要是雷电的麻痹效果,让他头疼。若是被击中,全身因此麻痹,而这种效果也不知道马符咒能不能解。

    因此必须十分小心,不然就成了刀砧上的鱼肉。

    而且,可能是由于过量的雷电产生了磁,近而产生了磁场,周围磁场噪音几欲滔天。耳膜鼓动。

    人群终于明白这不是在演戏了,一大团由血肉内脏组成的烟花,洒在空中,落在每个人的脸上。

    无数的雷电在逐渐扩大范围,直到蔓延至整个剧院。

    所触雷电之处,寸草不生。

    墙壁化作残垣,水泥路面融炸成焦土。

    “这不是拍摄!”

    “这不是演戏,救命啊!”

    “我要逃出去,快滚开……”

    “啊——”

    ……

    人群的咒骂声,哀嚎声,还有绝望的咆哮。响彻整个好莱坞大道。仿佛扩散到整个洛杉矶。

    这里,仿佛已是人间地狱。明明前一分钟,这里还是歌舞升平,载歌载舞。

    “可恶啊,忘了他根本不会飞……”

    易亭暗自懊恼。

    激怒了中苏,却忘记了恶魔的威力,根本不仅仅是只限于一点。他可以完全辐射到整个地方。

    只是一两分钟,剧院上千号人,基本死绝。

    雷电仿佛凭空生出,包裹了整个剧院。

    成百上千的雷电光球四处无差别攻击。不过主要目标,仍旧是飞在高空中的易亭。

    易亭环顾四周,所有的地方全部被电成焦黑色,逃跑的人类无一幸还。

    “可恶……”他握紧拳头,掌心冒出滔天的龙焰。

    “龙爆破!”

    轰通——

    火炎命中中苏,其周遭的地面融化成一团砾石碎渣。不过恶魔本身,一点伤害都没有受到。

    就连他身上穿的罗马盔甲,也完整无损。

    “圣主我都不放在眼里,你拿着他的符咒,又算得了什么!”

    中苏中气十足的咆哮道,手心凝聚出一根冒着雷爆的霹雳雷棍。约莫三米长,直径大概有50公分。

    “我要用隆隆的雷声,把这个城市震成瓦砾!”

    说罢,他狠狠抛出手里的雷棍,落在空中大约三十多米的距离。

    无穷无尽的雷电,从其中炸开,几个呼吸之间,便蔓延到整个好莱坞。而且还没有停止,洛杉矶的天空,一片白茫茫的电弧,笼罩着整片黑暗。

    真正的黑暗,开始降临。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920/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