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长喉咙爆发喷射&为升职献给张行长全文无删

 荀之卿懒懒的靠坐在沙发里,正在刷手机,闻言抬眼皮看荀之君一眼,沉声说道:“管好你自己!”

    看看,话变的更少了,肯定有事发生。

    荀之君壮着胆子坐到他身边,伸着脑袋往他手机上瞟一眼,发现他在看一篇田馨和王子祺的同人文,实在没憋住噗嗤一声笑喷出来。

    “哈哈哈哈…原来你是因为这个啊…哈哈哈哈…”  粗长喉咙爆发喷射&为升职献给张行长全文无删  

    荀之卿:…

    侧头看他一眼,烦闷的关掉手机扔到一边,冷声道:“再笑你就给我滚蛋,别在我家住。”

    立马收。

    荀之君板板正正坐好,严肃是严肃了,还是不怎么正经。

    “哥,这种捕风捉影的事儿你别信,他们根本不是网上传的那样…”荀之君把两家合作的事儿告诉荀之卿,末了揶揄道:“啧啧啧,看到挺真的绯闻知道着急了?早干嘛去了你?”

    荀之卿没吱声。

    荀之君觉得他哥这个反应不大对劲儿,拿胳膊肘怼怼他,疑虑道:“哥,你到底怎么想的?有事别憋在心里,跟我说,我就算帮不了你也能当个合格的垃圾桶。”

    荀之卿长长叹口气,无奈道:“我不知道,就是…很矛盾。算了,就这样吧。”

    说完,他闭上眼睛,一副不愿多说的模样,看他这样荀之君心里特别难受。

    他哥这么好的人就应该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不该受一点委屈!

    田馨和王子祺的事情不断在网络上发酵,他们都没站出来澄清,且在剧组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丝毫未受影响。

    对此,不同的粉丝群体会有不同的解读。

    CP粉到处嚷嚷“锤了锤了”,他俩状态这么自然那肯定是真的,粉丝就等着官宣吧。

    两方唯粉则认为他们这么坦荡假戏真做的恋情传闻肯定是假的,别家爱豆恋爱都是偷偷摸摸,哪有把事儿摆明面上的啊。

    再说,米客有一条粉圈都知道的规矩,签约的艺人不到三十岁不能恋爱,田馨签的虽然是临时约但也要遵守这条规定,至少在合约到期前她肯定不能恋爱,毕竟以田馨的性格,肯定不会为了处个对象接受违规处罚。

    娱乐圈最不缺的就是八卦新闻,他们的事儿也没引得网友讨论几天,圈里有更大更热闹的事儿发生,吃瓜网友们立刻转移阵地,除了粉丝根本无人在意他们的事。

    田馨他们要的就是这样的局面,留有余地,似真似假,方便以后在合适的时候做适当的营销。

    一直关注田馨动态的荀之卿最近越发的烦躁。

    他刚在蒜瓣上看到一组她和王子祺的片场互动视频,她竟然在教王子祺拉二胡,教的倍儿认真,笑的特开心…

    在剧组不好好拍戏,学什么二胡?王子祺一个演员,学二胡想干嘛?

    不务正业!

    田馨也真是,那个什么王子祺不务正业她怎么也跟着瞎胡闹,分不清主次,看不清形势,经纪人是干什么吃的也不去提醒提醒。

    哦,对了,这些都是他们背会的团队和公司商量好的,一切都在经纪人的掌握之中,经纪人肯定不会提醒。

    烦,真烦!

    他的睡眠本来就是大问题,心情烦躁就更睡不着,有好几次荀之君半夜起来上厕所都看到他哥歪在沙发上盯着手机发呆,倍儿叫人心疼。

    周五晚上荀之君请公司员工去吃饭消遣,顺道把荀之卿也带了过来。

    狮王汽车拿下来了,已经跟剧组请好假,后天田馨会飞回首都拍广告片,下个月初就要官宣,张纯特别高兴。

    高兴的张纯特胆大的坐到荀之君旁边,要跟荀之君拼酒。

    荀之君才不想跟她喝,自己亲哥在旁边呢,酒桌上也表现的特别正经。

    他以汽水代酒跟张纯喝了一杯,然后就聊起工作上的事情来。

    先问孔司羽,再问田馨,一点儿都不刻意呢。

    说孔司羽的时候荀之卿还在一边儿漫不经心的吃菜玩手机,说田馨的时候他菜也不吃了盯着早已黑屏的时候竖起耳朵偷听!

    “她和王子祺相处的挺不错啊,昨儿米城还问我他俩是不是真的呢,他们这事儿是不是整的太真了?”荀之君从烟盒里抽出一支烟,想抽,瞟一眼他哥终究是没把烟点上,只叼在嘴里过干瘾。

    张纯下意识的看荀之卿一眼,又跟荀之君对视上,刹那间火星四溅,不通的那根弦一下子就通上了。

    张纯叹气一声,十分懊恼的说道:“荀总,这事儿我都没敢跟您说,怕您扣我工资。事儿它有点儿麻烦,咱们陈弦太有魅力,那个王子祺定力不够,怕是要弄巧成拙。”

    “什么意思?他俩有假戏真做的趋势?”荀之君问道。

    张纯又偷偷瞟荀之卿一眼才回道:“不是他俩,是王子祺,他对咱们陈弦是真的有意思。前几天我去剧组探班,亲眼看到他偷偷给在片场睡着的陈弦盖毯子,还盯着咱们陈弦看了好一会儿。啧啧啧,那眼神儿啊,都能拉丝儿了。”

    “你这什么形容?还拉丝,眼神拉丝…靠,有画面了…”荀之君有些夸张的说道。

    不光他有画面了,他旁边那位脸黑的要命,好像跟亲眼见了那个场面似的,有那么一点点吓人。

    张纯不怕事大,继续说道:“嗨,我觉得王子祺这小伙儿真挺不错,感情生活倍儿干净,长得不错性格也好,最重要的是有上进心,如果他们真能…”

    “田馨在片场睡觉,她的助理保镖怎么不在身边?还要别人给她盖毯子!”荀之卿沉沉的问道。

    这…

    张纯反应特别快,马上解释道:“她要请全组喝饮料,助理和保镖都去搬饮料了。”

    荀之卿冷哼一声,手指点了点桌子,戳穿道:“撒谎。据我所知,她上次请剧组喝饮料还是十七天前的事,而你去探班应该是四天前,时间根本对不上。怎么?你俩串通好想来一出激将法?先吃二斤猪脑补补脑子再跟我玩儿这套吧。”

    张纯、荀之君:…

    短暂的尴尬之后,荀之君发现了华点!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2998/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