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拒绝到接受真实交换^语文老师好大的胸

 “一赔一百?!我去我是有多不被看好……”小辫少年张楚岚脸皮抽动无言以对,刚刚出完风头又遭受重大打击,眼前平板上展现的赔率之低反向突破天际几乎就是白送!这放在落败者身上还好,他堂堂一个胜出者准三十二强混成这样也忒丢人了!

    “噗,”盘口的庄家之一,异人情报网站的制作人小胖子臧龙不捂嘴明着乐,“谁叫你上一场太拉风?干翻苍穹嘛!”

    “唔……一赔一有好几个啊我看看,那个风大小姐居然有这么狠?九秒半!?这打了牛血也不带这样的吧!”

    “这几个种子选手更夸张,居然大半都是一赔一!最差也是一赔三一赔五的!明明都没实际打过唉!”  从拒绝到接受真实交换^语文老师好大的胸  

    臧龙见他心里不平衡不仅不解释还笑嘻嘻扯皮起风凉话,诸如人家的一赔一是封顶一赔一,你还可以努努力再干一次苍穹没准能反向突破史低!

    少年翻给他一对儿白眼对垃圾话不予理会:“……除了种子们跟风莎燕,还有两个,贾正亮跟王也,呵呵居然都是熟人。”张楚岚看着两个同样名列前茅的名字一时出神,说起来自己跟此二人也不过一面之缘,印象深到这个地步还得多亏了某人的骚操作啊!

    真假美猴王,空中哲学现场!

    “咋个没有陈咚嘞?”身边盯着屏幕许久的冯宝宝忽然好奇发声,张楚岚立时记起陈破也是当场胜者的事。

    “谁?”少女一口川普加上奇怪的称呼让小胖子不由一愣,红毛怪跟我们又不在一个世界你瞎喊什么?

    张楚岚连忙笑着替她补充:“陈破,他说的陈破!一大个儿肌肉猛男,对了,他是个明星来着,打拳的。”

    “明星……打拳……”臧龙圆脸忽悠一抖恍然大悟。

    “哦!是他呀!破坏者break 陈!那个mma的冠军!”

    “啊对就是他!名儿还挺霸气。”

    “辣锅就是陈咚!”

    “我特么不叫陈咚!没完了你还!”

    一条大粗胳膊从后面环住了张楚岚的肩膀,几人话题的正主陈破拉着张帅脸从少年侧面探出来,也许是讨论地热烈加上人群嘈杂,三人竟未曾发觉他的靠近。

    其实还是有的。

    冯宝宝在陈破走近几米的时候毫无预兆地转头朝向了他说出了刚刚那句话,这丫头半张脸隐藏在乱发里乍一看还挺惊悚。

    “陈哥?你这是?风小姐他们呢?”

    “他俩去找老爸了,我……再转转。”

    张楚岚忍住笑意没有戳穿陈破话语中的怂,心里多少有了猜测,跟人家闺女走那么近,也难怪怕见家长。

    “你们这是干啥呢?”陈破好奇看向小胖子手中平板张口就是老接地气了,“开盘口?我see see多少人押我!”

    “你是新人,不在榜上,回头给你补一个。”

    陈破登时嘴巴高撅脸色耷拉鼻孔喷气,不用出国门你就在网上随便现搜小爷我的各种资料大把大把,咋到了你这连个名字都挂不上捏?

    “等等!这俩货!”

    他瞪大了眼睛手指向榜上两个缘分不浅的家伙,“王也跟贾正亮,牛鼻子跟小黑皮居然这么靠前?他俩都是大高手?”

    神特么牛鼻子小黑皮!可是又莫名很贴切啊!

    “王道长作为武当大派唯一代表实力自然不容小觑,虽然看上去懒散了点可手上太极功夫一点不弱,这位贾正亮更是本次大会的大黑马(小黑皮)!他的哥哥贾正瑜(老黑皮)凭着三根啄龙锥名头就传遍西北,谁知道这个做弟弟的更不得了,竟然能操纵四倍于他整整十二柄斩仙飞刀!这可不是青出于蓝能形容的啦!”

    “哼!”听着他人光辉事迹陈破不甘抱胸纬度明显增大:“区区刀剑,怎么比得上锻炼过的肉体?”

    “你这酸的也太明显了……我回去赶紧把你名字加上总行了吧。”

    几人喧闹一阵各自离去,临了陈破以自己脖子太粗不够时髦颜色也不搭调为名把那条水麒麟炼化的碧绿琉璃串强行赠给了张楚岚,后者脸色被映的蹭明瓦绿最后只能强忍着不爽接受了国际名人的国产礼物。

    “噗,你俩还挺登对。”他憋着笑朝着一鬼精一呆萌身穿同款工装各自佩戴红绿水火串子的少年少女挥手作别。

    二十二人战已经结束,有实力者说多不多说少不少,明天才是重头戏啊。

    他走进一片林子,那里早有人等待。

    “所以,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通天箓?”

    啪,啪,啪。

    俊逸清高的青年倚靠树干轻轻拍手掌声清脆,脸上挂着几乎没有改变的动人微笑。

    “不愧是师兄,脑洞真大,可惜猜错了哦,别忘了我在罗天大醮宣布日期的第二天就赶去国外找你了,通天箓现世的消息可是在这之后,我怎么可能提前料到?”

    陈破跟他抬杠:“就不能半途起意?”

    陈出新氵来土屯:“那样我肯定也会上场,把握才更大不是么?”

    “那你这藏头露尾又憋什么坏招呢?”陈破对蔫坏师弟的行为模式愈发好奇,这见个面也不敢明着,是不想被人家搭讪还是嫌人多碍到你的眼睛了?总不能是什么在逃要犯怕被抓吧!

    不会吧!

    “有熟人在,我怕被他认出来生出事端。”陈出新坦荡承认。

    真的是在逃人员啊!快来人啊!警察叔叔就是他!

    陈破才走近两步立即又后退三步,陈出新见他又犯病直言不过是个人恩怨无关法度,他这才敢凑近了讲话。

    “师兄今天的表现不错,今天的比赛我基本都浏览了,你打倒的两个对手实力算是上乘。”

    “上乘,就是跟一线还有差距呗。”陈破耸耸肩不甚在意,他感觉的出来对方虽然功夫扎实但确实短板也相当明显,比起真正的异人,他们似乎更偏向“厉害的人类”,所用的技术也并没有那么玄乎,起码跟陈破最初一战的失控画家相比,武术之类的已经非常友好了。

    二人围绕选手们的特征聊了几句,陈破忽然心里好玩问起师弟:“你觉得张楚岚怎么样,算什么水平?”

    陈出新沉吟片刻给出自己的评价:“他在藏拙这很明显,但具体实力多少暂时我不能高估,也许有一点二个师兄强?”

    陈破闻言大怒!什么叫一点二个我?先不说我为什么会沦为战力计量单位,那个小混蛋怎么看都不能比我猛吧!当我这一身大块儿白练了!

    “别忘了他为什么会来到这里。”陈出新无视陈破的鬼脸娓娓道来,“跟你不同,跟那十个种子选手不同,跟所有人都不同,张楚岚他,对某样东西无比渴求。”

    陈破下意识回应:“他想当天师?”

    陈出新不作回答转而抛出另一个话题:“当也好不当也好,有什么分别呢?如果是单纯只是寻求庇护,山门之下磕几个响头抹几眼泪,老天师一心软这徒孙不就领进门了?特意来参加这大会跟人争个头破血流算不算得上南辕北辙小题大做?”

    “……真正的尊严。”

    陈破低声呢喃,少年白日里的声色言语历历在目。

    “他并不是好战的人,不会像其他人一样单纯为了掂量自己几斤几两去跟人争斗,原来如此,他有必须获胜的理由。”

    陈出新看着陈破分析完毕目光流露真诚赞许:“每个人都有各自的道路,张楚岚确实有比输赢更重要的目的,但在这目的之前,还得是输赢。”

    他指向陈破:“而这场大会,师兄你要赢到最后。”

    “……你这不是故意恶心人嘛。”陈破嘴上不合适不情愿不道德,表情却早已出卖了他的内心。

    他露出了那张只有战至正酣局面到达顶点时才会无自觉地流露,被热血浸透战意沁满的邪气笑脸。

    他没有问为什么要这样做,也不会问。

    因为斗士追逐胜利不需要任何理由。

    “对了,问句不吉利的,我要是输了咋办?”

    “啊……最好不要,那样可就不好玩了。”

    陈出新嘴角笑意更浓,意味也更加深长。

    此处毕竟是道家圣山洞天福地,可以的话。

    我也不想大开杀戒。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06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