粗鲁地分我的腿.回家的火车上被很多人玩

  暗淡的月光下,两道人影从街头大宅中窜起,落在对面街道的房屋上。

    “哗啦!”

    一块瓦片花落而下摔在地面,“啪嗒”声在寂静的街道飘荡。

    “小不点,轻点,大狼没出现就被你吓跑了!”

    周小辉轻轻地爬到屋顶,嘴里嘀咕了一声:“吓跑了正好。”  粗鲁地分我的腿.回家的火车上被很多人玩  

    秦小天虽然听得见周小辉的嘀咕声,不过也没有理会他,伸手指着左方一条街道,低声道:“你从那边,如果遇到大狼,你就大叫一声,拖住它,我就立马赶过去。”

    秦小天说完不等周小辉发嘀咕就率先一个起跃,落到了另一个方向的街道边的房屋上。犹如一道幽灵顺着屋顶朝着远处奔去。

    很快秦小天就转遍了半个小镇,不过并未等到大狼,索性坐在小镇边缘一处屋顶,从须弥袋中摸出两个鸡腿,一个塞进嘴里,另一个递给背在身侧布袋中的小五。

    当一人一狼吃到第十个鸡腿,也是秦小天准备的最后两个鸡腿的时候,另一个方向的远处传来周小辉的鬼叫声。几乎都要等睡着的秦小天立马扔掉手里的鸡骨头,一跃而起,脚踩佩剑,犹如一道流光在月光下破空而去。

    秦小天赶到的时候,正好看见一头浑身雪白高达一丈有余的大狼,从地上跃起,两只粗壮的前蹄踏在周小辉站立的小屋上。周小辉吓得临空向后飞退。不过他刚跃起身,大狼忽然抬起右前蹄,寒光闪耀的狼爪,在空中划过一道光痕,劈了过去。

    半空中的秦小天来不及收住向前冲的身体,直接挥手一招,一把握住从脚下飞出的长剑,隔空斜斩一剑。剑光乍起,一道月牙剑芒飞旋斩出,与狼爪在半空相遇,发出一声清脆犹如铁器撞击的声音,剑芒碎裂,狼爪也微微向后退了一退。

    周小辉连忙趁机临空向后倒退,落在秦小天一旁的一处屋顶。

    秦小天也借着刚才那一剑的反冲力止住了身形,瞥了一眼周小辉问道:“小不点,没事吧?”

    “差点就有大事了,这大狼竟然是一头二级妖兽,我哪能打得过它!”周小辉不满地叫道

    (本章未完,请翻页)

    。

    秦小天微微皱眉,二级妖兽至少都有人类修士彼凡之境的实力,即使算不上妖族的一方霸主,那也绝不是普通的妖兽和野兽能比的,怎么会跑到这么一个有些偏远的小村镇来偷食人类的家畜呢?

    不过还未等他继续思考这个问题,忽然瞥见下方废墟中钻出一个中年妇女,而这中年妇女完全没有在乎在她跟前的大狼,而是疯狂的扒着身下的碎木屑,口中发出嘶哑中带着惊恐的喊叫:

    “小花,小花!”

    秦小天心头蓦地一跳,这附近全都是普通人家的住房,战斗打起,一定会波及到这些普通人。而这时他又看到旁边房屋中跑出一些惊恐慌乱的人。

    “小不点,快去疏散下面的人!”

    这一次周小辉没有任何犹豫和埋怨,直接从屋顶跃下,口中喊道:“我们是修士,来除妖的,大家不要怕,赶快跟我离开这里!”

    大狼根本没有在意那些慌乱的普通人,而是一双铜铃般的大眼中满含愤怒的盯着屋顶上的秦小天。

    秦小天瞥了一眼仍在扒着废墟的中年妇女,眉头皱得更紧,低声喝道:“喂,那位大婶,快点离开这里!”

    可是这中年妇女却是对秦小天的提醒以及周围的一切动静都是置若罔闻,仍旧拼命地不停地扒开一块又一块木板。

    “小花!”忽然中年妇女惊叫一声。秦小天看到她从废墟下抱出一个五六岁的小女孩,小女孩虽然还活着不过却受了伤,而且显然吓得不轻。

    秦小天嘴角不禁露出一个笑容,也许是为这中年妇女的坚持而动容,也许是为了中年妇女的坚持得到了回报而感动,总之看到这中年妇女终于救出了自己的孩子,秦小天心中也涌出一股喜悦。

    不过就在这时一道白影在他的视线中闪过,他看到刚刚救出自己女儿的娘亲甚至未来得及多享受一刻喜悦的心情,就离地飞出,砸在远处一片房屋上,砸倒这片房屋,然后被倒塌的房屋压在下面。

    她不过是个普通人,这样的撞击,足以要了她的命。

    秦小天神情以及甚至连尚未完全升起的喜悦在这一刻凝固了,忽然他心脏猛地一颤,视线中,大狼巨大的狼爪抓住了那个刚刚才被娘亲从死亡边缘拉回来的小女孩,她甚至还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未从害怕中回过神来呢。

    “不要!”

    秦小天在心里吼叫一声,下一瞬间他的双瞳猛地向内收缩,心脏仿佛被大锤狠狠地锤击一下。他看到大狼抓起小女孩塞进了它那露出两排獠牙的血盆大口。

    “嗑嗤!”

    看着小女孩下半截身体从大狼嘴边坠落砸在地面的废墟上,以及大狼咀嚼蠕动的狼嘴。秦小天浑身猛地一颤,体内最深处骤然亮起一团小火焰,愤怒的火焰。小火焰忽然炸开,火焰骤然爆发,化作熊熊燃烧的烈火,仿佛要将整个世界焚化。

    “不要!”

    直到这个时候,那一声愤怒中带着惊恐的吼叫声才从秦小天嘴中发出。

    大狼咀嚼着嘴中的食物,一双狼眼带着戏谑地神色望着秦小天。

    一滴水滴滴落在火焰中心,也许是水滴,也许是泪滴。不过它没有熄灭火焰,却是在火焰之中荡漾开来,火势变得更加猛烈。

    秦小天手中长剑握紧,双瞳之中闪过一丝蓝色光芒,而这次蓝色光芒却没有像以往那样一闪而过,而是在双瞳中心之处汇聚,汇聚成一个点,一个蓝色的点。黑白双瞳,变作蓝白双瞳。

    一股淡蓝色的飓风在秦小天脚下骤然而起,以秦小天为中心,向四周扩散飞旋。一层淡蓝色的光晕在秦小天体表缓缓闪烁。一股强横的灵势轰然散开,瞬间扫过方圆几百丈。

    就连带着其他人已经跑到几条街之外的周小辉也是狠狠地发颤,莫名的恐惧环绕全身,只觉得一股威压铺天盖地压来。

    而那些普通百姓更是来不及感到惊恐就直接被这股灵势给震晕了过去。

    周小辉骇然回身看向远处秦小天和大狼所在的方向。

    原本咀嚼着食物,戏谑而又不屑地看着秦小天的大狼,狼嘴忽然停止咀嚼,一双狼眼之中露出畏惧之色,就连它巨大的身躯也在微微发抖,并且缓缓地低下原本高傲的头颅,身体缓缓匍匐在地,向后慢慢地退着。

    这不是感知对强者的恐惧,而是来自灵魂深处本能的畏惧,本能的对比自己高一等存在的畏惧。

    这种高一等不是来自修炼有成修为增长的高一等,而是天生的高一等,来自血脉的高一等。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221/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