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指颤抖教室喷水^老师的小兔子真好吃

  找了一个停车的地方,把车停下,拿出手机迫不及待的输入:西方失窃名画。

    呜呜呜!

    面包车的油门轰的十分大,伴随的还有疯狂的笑声,迅驰飞过。

    “吃屎啊,开这么快,还疯叫。”路边一位老大爷,听到面包车呼啸声音,以及笑声,气的顿了顿拐杖骂道。  手指颤抖教室喷水^老师的小兔子真好吃  

    回到出租屋看着电脑开机屏幕,何贵一拍脑子,就想到了瘟到死95,距离发布还早的很呢,自己是不是也学学编程什么的……肯定的啊,这玩意也是垄断啊。

    不过这种先去86了解一下再说,还有手机,芯片,这些东西要大干快上啊,麻|痹|的又要找工具人了。

    来到86年这边,没想到下楼来,汉斯居然在下面等着了。

    “老板,实验室出了一起事故。”汉斯急切的走了过来,开口汇报。

    不等何贵问,汉斯继续说道:“例行安全检|查的时候,我们发现有人私自携带太空红豆杉的样本出实验室。”

    何贵长长出了一口气,其实这种事情早就有预料了,开口问道:“是什么人干的?”

    “对方不说,对方是美利坚人,是实验室招聘的研究人员,以前表现很好。”汉斯拿出一份资料。

    何贵点点头,其实何贵一直在担心这个问题,实验室泄密,怎么说呢,研究机构这种事情也不少。

    何贵之所以一直没说,第一,自己对于具体的安保,具体的研究不清楚。

    第二,何贵要安插一些其他人,从内地招募一些在南边退伍的,并且要回农村两年的那种。

    因为这些人经历了巨大的生活反差,所以只要对他们好,就不会有外心的,而且港府毕竟97以后回归,所以多用内地人也没关系。

    不过安保系统是瑞恩,汉斯这些人负责,没出纰漏之前,自己这个做老板的也不好怎么干预,现在出纰漏了,那么就可以插手了。

    “汉斯,我会找可靠的安保人员参与实验室的管理,这种样本对于我们实验室,对于大家,相信你也知道意味着什么,不单单是名誉,地位,这个研究只要做出来,那么你们就财务自由了。”何贵也顺势提出了自己早就准备好的说法。

    汉斯也知道这一点,于是建议:“老板,我想再多组建一道防御系统,只是开支方面……”

    “我把李总裁叫过来,咱们一起商议一下。”何贵决定试试李良元组建的网络体系。

    李良元被何贵召见,心里还很疑惑,带上一些资料来到了别墅。

    李良元看到汉斯,就知道是公事了,何贵让汉斯先说一遍。

    李良元没过问研究所那边,那边是独立运营的,汉鼎集团只是有投钱的资格,另外汉鼎不是股份公司,是私人公司,所以不需要对谁负责,也不需要公布财报,只是要应对税收,审计方面。

    听到研究室里面居然有这样逆天的研究,而且已经出成果了,看完资料,李良元说道:“老板,找人的事情交给我,我会把这些人身后的人都挖出来。”

    “交给你办理。”何贵点点头。

    汉斯与李良元走了之后,何贵就琢磨该怎么找人,找杨海不妥,不是何贵怕内地掺沙子,而是时机不合适,一旦这些人身份暴露,对自己很被动的。

    李良元回到汉鼎集团总部,仔细看了看被抓这人的资料,然后拿起电话,给约翰牛合资公司的代理人,在这边的联络人打了一个电话。

    “乔尼先生,我是李良元,你来我办公室一趟,我找你有事。”李良元也把握不准这实验室的内鬼是谁派来的。

    美利坚那边暂时不会惊动的,那么找谁呢?

    当然是约翰牛了,约翰牛的合资公司可以说是春哥收益最大的公司,虽然本土的销量不高,但是约翰牛那边四个代理公司拿下了四个区域的销售权,包括阿三。

    阿三不敢侵犯约翰爸爸的利益,不敢仿制,虽然说现在有毛熊在背后,但是毛熊的日子也不好过了。

    “李先生。”乔尼急匆匆的就上来了,乔尼是典型的约翰牛人,大鼻子,蓝眼睛,白皮肤,银白色的头发,李良元不是谁想见就见的,哪怕合资公司办事处就在一幢楼里面。

    李良元让秘书倒了一杯咖啡,就看着乔尼,开口问道:“乔尼先生,我可以信任你以及你背后的公司吗?”

    乔尼听到这话,第一时间不是疑惑,而是狂喜,没错,汉鼎公司总裁要求人了?

    麻痹干了这么多年,从来没有这么的憋屈,是的,约翰牛这边难道不想扩大话语权。

    但是尼玛不能啊,不敢啊。

    原本以为合资公司会给自己带来巨大利益,当然这是没错的,但是更进一步就不可能了,对总公司影响根本没有。

    金融手段?不好意思,别人不上市,尼玛的什么金融手段,难道提高材料价格?信不信工厂都被愤怒的男性烧了?

    至于说约翰牛国内,一大帮子人盯着……盯着合资公司的账目,税务。

    因为这影响捐赠啊,每个区域的合资公司总公司占据三成的股份,但是收益只要10%,这10%收益是全部捐赠出去的。

    并且汉鼎集团还弄了一个可恶的排名,也就是说今年预计明年的收入,把明年捐赠的对象弄一个名单,什么学校,什么协会等等的。

    这些学校,协会什么后面都是有人的,这些人眼巴巴的等着合资公司的财务报告,因为财务报告出来,就会开始捐赠。

    所以合资公司要想多弄点运营费,推广费什么的……麻|痹|的都是千难万难的,因为运营费多了,合资公司利润就少了,当然是账目上的……可以供分配的捐赠额度是不是会降低?

    那些等着捐赠的机构,会愿意看到这一幕?

    所以这些合资公司憋屈,十分憋屈,全球几十个区域的合资公司,要想吃利润,黑利润,就等着看看会不会被人抓进去……麻|痹|的,我等着捐赠的小钱钱也敢黑……弄不死你个丫丫呸的。

    这尼玛……这尼玛……乔尼强忍着站起来跳的心思,使劲捏着自己的手说道:“当然,总裁先生,我以及我背后的人,您可以百分之百的信任。”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2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