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强制高潮h*老板抱着我边开会边做

  说道治政同州,其实同州之下,豪族庶民都并不算多。

    毕竟久经战乱,关中重郡,同州也曾十不存一。

    曾经战前,不少想要活命的百姓,都往南、往西而逃。

    虽说四处逃窜,蜂屯蚁杂之乱象,宇文邕和高宝德都没见过,可绕着同州城坊转了一转,他们面上的沉重,已经说明出问题了。

    他们能猜得出,同州现在勉强维持着州治之艰难。  学校强制高潮h*老板抱着我边开会边做  

    人丁稀少,连治田之民都缺乏,百姓无粟米充饥,饿死都要饿死大半。

    那可如何是好?

    民户不足,先是登记造册,而后广募流民。

    然而……

    州治之府衙的粮仓,并无储蓄过多的粮食。

    那等到第一次丰收之前,难不成田上的百姓,先得挨饿半年?

    别提半年,就是一旬不食,人就没了。

    宇文邕垂眸,仔细想着政略对措。

    因他治下,只有同州一州。

    开口借粮这点事儿,不好使啊。

    农事不兴,就甭提兵事与财力之事了。

    一年春作首,百业农为先。

    如今正是深秋,马上入冬。

    关中自古种粟,虽然说是来年初春之时,才开始种粟。

    可为保土壤肥力,经过今日打听问询,宇文邕和高宝德二人,才知道秋冬之时,当在土壤地上种满毛苕子、黄芥。

    以轮作倒茬,深耕土壤。

    其实用后世话讲,根瘤菌固氮增肥。

    毛苕子其实就是毛野豌豆,冬巢菜,冬箭舌豌豆。

    黄芥更是好东西,它是芥菜型油料作物。

    它们可都是富含根瘤菌的好物。

    况且还都能秋冬而生。

    毛苕子深秋种下去,冬天能长,既能让土壤增肥,又能开花结果,提供豌豆巢菜,碾碎成糊糊状,用火一蒸,就是碗口感非常一般的豆饭。

    虽然难吃,但还不至于让田民饿死。

    可若要丁口过多,这产出的这点儿豆菽,那就没办法分了。

    黄芥虽然不能吃,但它能榨油啊。

    油料之物,既能卖,又能烧饭。

    当然了若是家中本就无有粟米的,更多的还是会选择种植毛苕子。

    因为毛苕子来饭快啊!

    都快要饿死了,再种太多黄芥,挤榨出了油,难不成直接食油?

    或者说上街立坊,摆卖掉黄芥之油,得点钱币,再去买面素食。

    其实,百姓庶民也并不憨痴。

    他们其实更是精明节俭。

    若让他们选,大概率他们会一半一半,都种上。

    若是有特殊情况,再细微一调。

    “若是再让他们种些毛苕子和黄芥,时间上,也有些紧张了。”高宝德叹气。

    “那只能快些收拢一部分庶民。”

    流民就不要了。

    若是是真等排着开始安顿流民之时,又得花费不少财物。

    最主要的是,时间上,若是分精力去管那些外州、外郡流出来的流民,他们同州城整一冬天,都不用种东西了。

    他们太过于跳脱了,还容易偏激,又不服管束。

    若是此世真的不顾自己的能力,就强行想要吸纳他们,那最终反噬的,只会是自己。

    消化流民势在必行,但也并非这一朝一夕之功。

    宇文邕,是同州刺史。

    他首先得全心保护着的,是治下众多官民。

    而非外面叫嚣的流民。

    宇文邕通透得很。

    确实如高宝德所言,时间已经不多了。

    必须快速让民吏将这套政令颁布下去。

    或者说是,将这套旧历,重新拾起。

    “那阿邕可是也要和百姓一同下田?”

    宇文邕苦笑:“天子每年仲春之时,尚且还要亲耕,吾为宗臣,同州父母,自然是要与百姓同甘共苦。”

    “阿邕辛苦!”高宝德俏皮道,“那就劳烦阿邕,今日多耕种些土地。”

    “今日,吾好想此时就化身耕牛。”

    “阿邕莫要耍赖!”

    高宝德灵动的一嗓子,言罢,就吸引了不少吏民的注意。

    每年仲春亥日,皇帝要先率百官到先农坛祭祀先农神并亲耕。

    皇帝亲耕天地,自然不是和普通田民一样耕地,而是执行严格的规制。

    后世明制,是皇帝右手扶犁、左手执鞭,往返犁地四趟。清制,则改为往返犁地三趟。

    而后,自西阶登观耕台,观耕终了,由东阶退下。

    为宣隆重与正式,每逢天子亲耕那日,教坊司的伶人们需要到场,扮成风、雷、雨、土地等诸位神仙。

    另有孩童,扮作成田间农夫、农妇的模样,高唱庆祝天下太平的颂歌。

    其他随幸的民众,则需手执农具,排列驰道两侧,侍仪官备擎执,静候圣驾光临。

    天子至。

    圣天子到场,左手执黄龙绒鞭,右手执金龙犁亲自耕田时,前会有两名导驾官牵牛,两名老农协助扶犁。

    往返三个来回,谓之“三推三返”。

    这之后才可以说,圣驾躬耕的亲耕典仪算是完成了。

    再然后,天子就会轻松不少。

    登上耕棚的“望耕台”,坐观诸臣子们“辛勤”耕作。

    看别人耕种,总比自己上场,要来得爽些。

    咳咳……

    等天子归朝之后,此番在天子亲耕典仪之上,侍奉一旁的小孩儿和田民们,他们都会得到天家的赏赐。

    倒是不多。

    当然,赏赐只是其外,最主要的是,随幸一旁的这番恩宠。

    面见天子这个事情,就能够一家一户拿出来,炫耀好些辈子。

    ……

    按道理说,宇文邕不是天子,他在礼法之上,当然是不必亲自下田,与民同耕。

    可是现在,他既然已经是同州刺史,同州城的父母官,为了自己治下的百姓,能做的,宇文邕都愿意一试。

    毕竟都是自己人嘛……

    就算是宇文邕在同州呆不上两年,但是一日出镇同州,一日就是同州庶民的父母官。

    父母无缘无故,怎会舍弃自己的爱子不爱呢?

    高宝德之前没看出来,宇文邕竟然还是一个护短之人。

    宇文邕站在一个小山丘上,登高远眺:“管子曾在治国篇中云,民事农则田垦,田垦则粟多,粟多则国富。国富者兵强,兵强者战胜,战胜者地广。”

    “等百姓手中有了粮食,兵甲之事,就能提上日程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43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