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忍了给我好吗-女邻居说我的好大好硬

    两日之后,聂灵儿早早的起床洗漱了一番。

    今天就是生辰宴报名的日子,也是聂灵儿来到大昭几个月以来,第一次参加比赛。虽是胸有成竹,可内心还是隐隐的有些激动。

    前世亦是如此,师傅常说她是比赛型的厨师,每每到了赛场上都会激发出她更强的实力。而聂灵儿自己也喜欢和不同的厨师切磋技艺,对她而言比赛更像是一种吸收新东西的模式,前世参加了国内国外大大小小的赛事,也确实让她受益匪浅。

    吃过早饭,聂灵儿便准备出发了。  我不想忍了给我好吗-女邻居说我的好大好硬  

    “灵儿,真的不用我们去吗?”

    客栈一楼的帐台前面,聂辉看着聂灵儿开口。

    一旁的聂坤也跟着道:“是啊,这么重要的事,我们应该去给你加加油才对,好歹有个排场。”

    聂灵儿闻言,看着两人微笑着摇了摇头:“不必了,有凡哥陪着我就行了,你们两个就老老实实的呆在客栈等我们回来。”

    “左右不过是几个时辰的事情,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而且明天就是府考的日子了,这天气渐热,若是报名还需要排队,你们要因此中暑热坏了身子,岂不是误了大事?”

    “灵儿说的没错,你们就听她的吧。”聂凡也点了点头,觉得灵儿的话有道理。

    聂辉想了想,只好道:“那好吧,那你加油,我们等你的好消息。”

    聂坤则眯眼一笑:“没错,等你顺利通过报名,过几日真的比试的时候,我和辉哥再去给你加油!”

    聂灵儿勾唇浅笑,看着两人点了点头。

    只是正欲出门,就听见客栈门外突然传来了一些声音,听着像是那店内迎客的小伙计的声音。

    “去去去,我们这是客栈,是开门做生意的地方,那厨房哪能是外借的呢?”伙计的声音颇为不耐,听上去是在驱赶什么不速之客。

    门外,一穿着朴素灰色汗衫的清瘦男子半哈着腰,他左手提了一个竹编的篮子,上面用灰色的布盖着,看不清里面装了什么。

    但看他脸上神色哀求,嘴上不住的对着小伙计求道:“就容我一个时辰,好不好,请你行行好,就把厨房借给我用一个时辰就好!”

    男子大约三十多岁的模样,样貌甚是普通,只是操着一口带些口音的方言,显然不是淮阳本地人。

    聂灵儿从客栈出来,那伙计见到聂灵儿连忙烦躁的一挥手,将那缠着自己的人赶到一旁,转身便换了笑脸跑到聂灵儿跟前来了。

    “客官,马车给您套好了。”伙计看着聂灵儿,脸上洋溢着热情的笑。

    聂灵儿点头道谢,不由多看了一眼那男子,刚刚的话她听见了,这人是来借厨房的。

    每年到了生辰宴的这几日,都会有许多厨子从各地涌入淮阳都,而报名日这天所有的报名者都需要做一道菜,这菜必定是现做的才行,外地的厨师若人生地不熟,便会困在这报名之前的一道坎儿上,那就是没有厨房可用!

    后来淮阳都的一些商家从中发现了商机,尤其是一些饭馆和酒楼,每到这几日,便会将自己店里的厨房进行出租,价格按时计费,每个时辰百文钱不等,甚至还会提供常用的调味料,比如油盐酱醋糖之类的。

    当然,外租的厨房只能是中午饭点之前的上午和中午饭点之后的下午,这样既不影响自己的生意,又可以在厨房停用的时候靠着外租挣上些银两。

    直到近几年,淮阳的百姓也加入进来了,外地来的厨师若需要用厨房,就可随便敲开一家百姓的家门,道明来意之后给足了银两,便可以借用老百姓的厨房。

    聂灵儿如此一想,便猜出了这男子应该也是来参加生辰宴比试的,想来囊中羞涩,已无银两支付厨房的租金了。

    许是厨师之间的惺惺相惜,这男子又是外地来的,若是因为没有厨房而不能参加比试,定是会懊悔不已。

    “这位大叔,可是来参加生辰宴比试大赛的?”如此,聂灵儿开口唤了一声。

    许知恩闻言连忙点了点头,面前的姑娘虽和自己穿的一样朴实,可她周围的几个少年却各个穿着上好的缎子,还有一辆豪华的马车,想来定是有钱人家的姑娘。

    如此一想,许知恩连忙迎上前去,对着聂灵儿道:“姑娘,我的银两都用来买食材了,真的是走投无路了,你帮我求求情,就让这店家把厨房借我用一个时辰吧,一个时辰就够了!”

    见他一脸急切,看上去倒不像是在说谎。

    而他说银两都用来买食材了,这倒是让聂灵儿生出三分好奇心。

    目光落在他手中的竹篮上,这才注意到那竹篮底部竟还不时‘滴答滴答’的往下滴水。

    “可否让我看一眼大叔篮子里的东西?”聂灵儿语气轻柔的开口。

    许知恩连忙点了点头,而后动作小心翼翼的将那篮子放到了地上,又轻轻的将上面的一层布揭开。

    只见那篮子里竟是还有一个小瓷缸,里面是四条巴掌大的活鱼。那活鱼通体漆黑,身体肥硕,体型虽小但看上去格外的壮实。

    聂灵儿不禁微微一愣,这鱼瞧着新鲜,她竟是没有见过。

    而许知恩也开口说了:“姑娘,这是黑鳞鱼。”

    “黑鳞鱼?”聂灵儿惊奇出声,原来真是自己没见过的鱼,因为这名字也是头一回听说。

    许知恩点了点头,再开口语气都不一样了,竟是有些得意之感:“姑娘没见过吧?这鱼是稀有品种,金贵的很,肉质紧实却格外的鲜美,而它们生在洛山一代的湍急河流里,是极难捕捉的。”

    聂灵儿闻言了然的挑了挑眉,这黑鳞鱼应该是大昭独有的,或是到了后世灭绝了,所以她才没有见过。

    眼下听许知恩这么一说,她不禁来了兴趣。

    “大叔就是为了买这个鱼,花光了所有银两?”聂灵儿问到。

    许知恩无奈的点了点头,道:“我本想买两条的,可卖鱼的一共只有这四条,说要买就必须都买了。这样稀有的食材若是能做成菜,必是极品的美味,我一咬牙,就将身上所剩的六两银子都拿出来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51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