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氏嫡女np御书屋.穿短裙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夜风微凉,她每次喝醉后都很失态,在北原苍介看来,更像是一种难以抑制的情绪发泄,大概也只有在自己面前,她才敢这样肆无忌惮的放纵和松懈吧。

    将藤原纪香扔到副驾驶座位,开车朝她住的新公寓而去。

    北原物流现在最大的几名董事便是他、樱井冴子、藤原纪香和小林杏子,加上北野兰,一共五人,反正都是自己的女人,北原苍介也不介意她们分红多少。  赵氏嫡女np御书屋.穿短裙在办公室里被老板玩弄  

    听说现在监管财政的小林杏子和她们协商后确定了比例,从每月打到账户里的钱看,自己占了50%以上啊。

    从包里摸索出她家的钥匙,小公寓内打扫得干干净净,在寸土寸金的大阪中央区核心地带,这么一间小出租屋也是租金不菲。

    虽然对现在的藤原纪香而言不算贵就是了。

    但她还住在这种小地方,也太节约了吧!

    阳台外晒着一些私人内衣内裤,嗯,款式卡通,不愧是笨蛋纪香!

    将迷迷糊糊的少女丢到了床上,藤原纪香一边说梦话,一边扯衣服,脱裤子,这丫头竟然还有裸睡的习惯!

    北原苍介看着卡在她腿弯的…和解开一半的bra,犹豫着要不要上去搭把手,最后还是放弃了,为她盖上被子,开了空调定时,正打算出门,却看到角落衣架上挂着一双黑色情趣丝袜。

    这不是那时候的赠品么?

    这小丫头试过了?

    北原苍介想象了一下画面,随后哑然一笑,果然女人的好奇心不比男人小,下次偷偷送小林杏子一些情趣制服吧~

    刚出公寓门,他就接到了河谷达也的电话。

    河谷达也在电话里不断道歉,为父亲的所作所为感到羞愧,一副要大义灭亲的样子。

    可拿钱的是他,帮北原苍介办事的也是他,成年人啊,这种套话真是谁信谁傻比。

    他倒是很好奇,不过是搭上了大淀建设,为什么能让河谷浩二父子敢和自己唱反调。

    玫瑰居酒屋坐落在中央区原中心地带,四周高楼林立,宽敞的街道上车水马龙,原来的地标性建筑大阪城就在附近,这里的建筑大多是仿古式宫殿城堡,两排是密集的樱花树,可惜已经过了最佳的3、4月赏樱季节。

    玫瑰居酒屋有三层楼高,深红色楼体,拱形重门金碧辉煌,玫瑰两字用毛笔书写挂牌,颇有龙飞凤舞的气势。

    泡沫时期,这里的上流人士极尽奢华,享受着打工人难以想象的欢愉和畅快,有钱就是神明!

    一身西装制服的河谷达也早就等在门口,虎头奔刚停下,就惹来了无数有钱人的视线,现在还能出入这里消费,不是官员,便是有些能力背景的投资者,暂时还未被泡沫破裂波及。

    “北原行长,快请进。”河谷达也拉着他走进居酒屋,前台小姐水灵动人,笑容妩媚,穿的是高开叉连体礼服,一鞠躬基本什么都遮不住。

    河谷达也熟练地带着北原苍介上了二楼,看得出他是这里常客,而在那些隐约开着门的包间里,北原苍介看到了几个熟悉的身影。

    之前去总务厅和河谷知事碰头,他见到过那几名总务厅的官员。

    说来河谷知事也是从河谷村走出来的,不过他就比较传奇了,从农村考到东大,和北原正雄成了同学,毕业后先是进入大阪市银行局工作,随后于日本兴业银行大阪分行担任了三年分行长,之后跳回政界,成了大阪府一把手!

    按照政界升迁情况看,河谷知事的下一步便是国会众议院议员一职了。

    “北原行长之前还没来过这里吧。”河谷达也心生感慨,“能来到二楼贵宾室的可都是大阪府最为有权势的一批人呢,我也是沾了您的光才能来这里溜达下。”

    北原苍介了然,看来这里属于大阪府那种性质特殊的旅居场所,专门供那些特殊的人言情交流、资源共享、聚拢人脉。

    “就是这里了,您请进,我的资格还不够进去。”河谷达也带完路后鞠躬致歉。

    他进不去,自己却能进,看来里面的人深谙人性,这种让人体会到唯我独尊的感觉的行为,特别能展现内在的优越感。

    能在里面迎接北原苍介的公主比前台和走廊当值的女孩更加漂亮可人,她们跪坐在一个个小隔间里低着头,随时等待召唤和传讯。

    原木矮桌旁,一中一少两个男人跪坐在榻榻米上。

    年纪大的中年人脸上各种刀疤,裸露的上身满是狰狞刺青,在日本极道,刺青越繁丽复杂,就说明这个人的地位越高。

    北原苍介大概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大淀建设社长许永中。

    另一个年轻人穿着花衬衫,满脸笑容,有种自以为是的优雅气质,第一眼给北原苍介的感觉是山田阳大威力加强版。

    对于他的身份,北原苍介也有了猜测。

    “快请坐,苍介,哈哈,我很早前就和井上社长说过,希望能邀请你来参加我的派对,可他总是说你这个人正经认真,大概率和我们玩不到一起,我只能放弃。现在终于有机会见面了,快来快来!”

    年轻人笑着拍了拍身旁对着屏风的空位。

    他一落座,屏风后便有了异动,一名年纪不大,唇红齿白的漂亮少女挪着跪坐的身体一步步爬来,然后为他倒满了清酒。

    “来,先喝一杯。”年轻人笑了笑,却没有举杯,在他身旁的和服少女为他拿起了酒杯,中年人身边风韵极佳,年龄相对大一点的公主也是一样。

    北原苍介拒绝了身旁公主的动作,自己拿起酒杯和她们一碰。

    两个女人将酒饮入嘴里,然后含情脉脉,娇羞地将它们渡进客人的嘴中。

    “爽快啊~”年轻人没在意北原苍介的举动,继续说道,“苍介,来认识一下吧,这位是大淀建设的许永中社长,我是滨中太郎,你肯定知道,对不对?你的女人还偷偷调查过我呢。”

    果然是他。

    这两个人都到齐了啊。

    看来今天能谈一谈有趣的生意了。

    北原苍介微微点头,算是回应了。

    “哈哈,我知道,河谷村的事情惹到了你,对吧?你看这事情办的,许永中社长原意可不是坑你,这不就拉着我来给你赔礼道歉了嘛。”滨中太郎喋喋不休的说着,他似乎习惯了这种主导者的地位,看似和善,其实语气里充满了上位者不容置疑的味道。

    “这样,大家好不容易坐到了一起,就听许永中社长解释下?”他凑过来笑着问道,“解开心结,才容易做成生意嘛。”

    “好。”北原苍介又点了下头。

    他们并不知道他的习惯。

    每次说话,北原苍介要是词句越少,就说明他的心情越差,而每次他的心情很差,就会有人倒霉。

    许永中打量着北原苍介,目光如隼,像秃鹫盯着腐食。

    他知道山田组的事情,也知道是北原苍介将井上彦逼入了最后的绝地。

    这个年轻人的传说在大阪太多,每一件都值得人重视,现在他似乎又和伊藤万三郎对上了,前段时间后者的弟弟找了他干掉名小会社社长栽赃,也被这个年轻人轻松化解了。

    要不是事情突然,他也不想和北原苍介搭上关系。

    北原苍介同样看着这位昔日呼风唤雨,如今成了优质马桶的前大哥。

    两人相视一笑,火药味顿时浓郁了许多。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64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