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被吸奶头*李雪刘峰驾校学车

“怎么会这样!”马兰.特兰望着右手残缺的手指,手指上依旧不停地流淌着鲜血。

    而当他望向自己的同伴时,发现他们身上的光茫极其拙劣且微弱。

    一只妖鸟从背后的树丛中探出利爪,马兰想要挥刀,可是本该从手腕上迸发出来的力量忽然慢了一瞬,他望了一眼自己残缺的手指,他以为那里的痛觉已经逐渐变得麻木了,可是一旦用力,残缺手指上涌出来的痛苦就迅速地蔓延全身。  公车被吸奶头*李雪刘峰驾校学车  

    马兰狰狞地咧着嘴,一边拉着莱斯利一边往后退。

    “别过来!别过来!“马兰.特兰的刀已经扎进了莱斯利的脖子,血滴从白皙的脖颈中涌出来,而且马兰.特兰还在加大力量。

    莱斯利在他手上痛苦的浑身发抖,可是这些妖鸟还是发疯一般地涌上来。只有最恐怖的吸血女妖站在原地,看上去手足无措极了。

    马兰.特兰发现那些妖鸟身上紫色的光芒并没有因为妖女的复活而重现,也就是说明它们已经脱离了吸血女妖的控制,这是一个好消息,但是太晚了。

    马兰脚下一个踉跄,险些摔倒,还好有一颗矮小的树支撑了他一下。令他摔倒的是一根暴露在外的树根,旁边的人就没那么好运了,他摔在地上,四脚朝天,还没等他反应过来。

    遍布四周的吸血妖鸟就像是爬虫一样涌上来,把他拉进黑暗的灌木丛中。

    接着数道黑影从灌木中扑腾而起,马兰望向天空,怪鸟们拉扯着他的四肢飞上树冠,鲜血沿着树干低落下来,像是一场雨。

    马兰拉着手上的女孩后退了一步,躲开了那些没有分到尸体,想要啜饮流下地面鲜血的巨大鸟类。

    一股极强的虚弱感涌来,到头来马兰还是不够强,他身边已经没有人了。但是距离雨林还有很长的一段距离,比刚刚三四个人站在马兰旁边的时候还要长上数倍。

    却比自己走过的路要短很多。

    他惨淡地笑了笑,黑色的妖鸟扑腾而上,知道到此为止了。

    斯戈里克

    昏迷的斯戈里克抓住支撑着担架的一角,手指上渐渐地涌上了力量,他究竟睡了多久……

    其他人怎么样了。

    斯戈里克露出无可奈何的表情,真是的,自己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那么傻的人,醒过来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关心其他人怎么样了,而不是关心自己怎么样了。

    但是其他人活着的话,自己活下去的机会也能大一点。

    他首先看到了诺霍恩,看上去还没有死,只是胸口的伤痕太骇人了。看到苏醒的斯戈里克,诺霍恩想说话,但是嘴里面冒出的都是鲜血。

    然后他往前眺望,黑色的鸟太多了,他的目光很难捕捉到马兰.特兰以及其他人的身影。

    果然马兰特兰还是丢下自己跑了,不知道有没有逃出去。

    忽然天上划过了一道影子,斯戈里克看到那些吸血妖鸟叼着的东西一阵反胃。那是人体的碎块,大的可以看到胳臂,小的可以看到小肠,还有一些认不出来的器官。

    就在这时,上方的一只妖鸟笨拙的撞击到了树冠上的树枝,笔直的坠落下来。

    连带着它吊着的东西一起滚落到斯戈里克的脚边。

    斯戈里克认出那个是什么,那张总是带着诡异笑脸的长脸骨碌碌地在地上滚,马兰.特兰的头颅终于在死亡的那一刻带上了恐惧的表情。

    “真是狼狈啊,马兰.特兰,到头来只想着自己的马兰,就算拼了命地去逃跑,也躲不过被杀死地命运。”

    斯戈里克觉得马兰.特兰并不坏,无数的时候他都站在自己的身后默默地为自己解决威胁,斯戈里克虽然不喜欢马兰,可是没人会讨厌并肩作战的朋友,有那么几个瞬间,马兰.特兰也是斯戈里克想要守护的人之一。

    “也有那么几个瞬间,我觉得自己可以保护身边想要保护的人,并且信以为真,居然有点儿乐在其中。”

    “一起苟活下去,一起通往自由的道路。”这些话已经烟消云散。

    即便时让自己活下去,这种微小,带着坚韧人格色彩的愿望都实现不了。

    我选择挣扎,期望,像这样消耗掉所有的生命。

    斯戈里克的手已经抓住了最后的那颗叹息之种。

    三头的怪物从地狱中涌过来,斯戈里克.麦克古宾,这是他自己的名字,赫里斯塔.麦克古宾,这是和三头怪物一起来的魔女的名字。她和斯戈里克是一个普通镇子上的一个普通家庭的兄妹俩。

    他们一起逃出,一起变得和莱斯利姐妹一样无助与绝望,直到遇见了那些人。他们用召唤仪式把赫里斯塔.麦克古宾变成了一名魔女。斯戈里克跟随他们学习剑术,讨伐恶魔,渐渐的,斯戈里克变得越来越强。

    但是他知道自己变得越来越强是因为赫里斯塔的力量。

    但是力量是有代价的。

    有一次他们讨伐了一头怪物,三头全身燃烧着火焰的怪物。

    那个夜晚,斯戈里克身边的人全身都在着火,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火炬。他软弱无力,看着那些喊着不夜城永存的家伙向前冲,把尖刀刺入怪物的身体。

    最后他们赢了,只有几个人从灰烬中站起来。

    而那一次也是赫里斯塔最后一次净化叹息之种,斯戈里克并不是不知道魔女净化叹息之种会感受到一种叫做濒死体验的痛楚,可是他一直以为没有关系的。

    直到那一天,赫里斯塔躺在穿上痛苦的扭曲,好像从梦境中涌来的刀剑都笔直的插在了她的身上。

    斯戈里克红着眼想要把赫里斯塔摇醒,可是没有用,那些刀剑狠狠地插在了赫里斯塔的胸口。

    赫里斯塔穿着红色,裙摆带着玫瑰花瓣波纹的魔女裙死了。

    而她手里放着那三颗净化完毕的叹息之种。

    斯戈里克连夜带上叹息之种和记录魔女阵法的书连夜逃走了。

    其他人都没有发现,只是遗憾地以为仪式失败了。但是很快就会有人来回收这三颗叹息之种,到时候就会发现有一个小偷偷走了叹息之种,无论仪式失败与否,那三颗叹息之种可以带来的力量都是难以想象的。

    叹息之种.绯红。

    斯戈里克给这几颗叹息之种取了名字。

    它们的样子就像是最红的石榴果实一样暗红且晶莹剔透。

    那些家伙马上就会发现自己。

    再次之前,他要逃亡。

    这个世界上独自一人逃亡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需要他人的力量来武装自己,虽然有些不情愿,但是这三颗叹息之种就是筹码。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79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