碰到了一层膜腰一沉/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高潮

佛教释义中,“第六天”又称“他化自在天”。

    夺他所化而自娱乐,故言,他化自在。

    毫无疑问,这种掠夺他人来娱乐自己的行为是相当恶劣的,无论掠夺的是物质、情感、亦或者是性命。

    但对于某个女人而言,强烈到让人不能自制的掠夺欲,却是早已融入她血液之中的固有之物。  碰到了一层膜腰一沉/他的舌头弄得我好爽高潮  

    夜晚时分,东京.港区。

    从港区朝远方的大海方向望去,首先映入眼帘的自然是一片巨大的海湾。

    但在东京湾正中区域,距离海岸足有好几公里位置的一片人工岛上,却是屹立着一座无比巨大的高塔。

    稍微有点眼力见的人想必都非常清楚,此地便是那横跨军火、医药等多个领域的跨国巨头“天目集团”的总部所在地。

    而那座高塔,则是名为……“自在天塔”。

    “自在天塔”的设计为相当诡异的抽象派风格。

    由六个建筑部份逐渐连贯为主体,不断向上螺旋延伸的外形更加直往天际,配合六百六十六米高的高度,显得像是某种奇奇怪怪的宗教基地,而不是某公司的总部。

    当然,也自然不会有哪个正儿八经的国际大公司,会跑到辽阔的东京湾内部人工填海制造出一座人工岛,再将自己的公司总部特地迁至此地。

    前往或者离开这座“自在天塔”的唯一方式,便是乘坐直升机。

    从高塔的顶层停机坪处一直朝着内部走去的话,走过几条长长的走廊后,便会来到一间宽大的书房。

    书房的面积极为宽广,里头的装修风格也十分混乱。

    可爱又孩子气的少女粉墙壁上挂着浓墨重彩的名家水彩画,庄重的典雅欧式白漆书架上却摆满了各种被掰得七零八落的各种手办。

    书房的地上铺着价值数百万美元,用真丝、羊毛和金线编制而成的“莎菲伍德地毯”,而这贵重的地毯上还能看到某人用喷漆喷过的痕迹。

    风格混乱,摆件臃杂,可以说是书桌不配书柜,书柜不配地毯,地毯不配墙壁,墙壁又不配书桌,看得人是眼花缭乱,脑瓜生疼。

    但这种奇异的书房格局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任何人在踏入这间书房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自己要面对的绝对不是一个脑袋正常的房主。

    当然,此间主人,也就是那位正坐在大大的躺椅上闭合双目,像是在神游天外的女士虽然脑袋不太正常,可是她的容貌却绝对是一等一的美艳。

    她身上穿着一套非常华贵的红色衣裙,没有佩戴任何首饰,脸上更没有涂抹任何脂粉,

    无论多珍贵的珠宝都衬托不起那份鄙夷天下的气质。

    无论多好的化妆品也只能在那无与伦比的美貌上画蛇添足。

    一言蔽之,这位“自在天塔”的主人,天目永姬,的确是一位足够让所有男性疯狂的美人。

    只是这位大美人如今却似乎正在酣睡当中,而就在这时,不远处的窗外却是忽然闪过一道雷光。

    轰隆!雷电恰好劈落在“自在天塔”上,嘈杂的声响惊动了正在休息的佳人,而她也缓缓睁开了那对仿佛连接着深渊的瞳孔。

    “……”

    醒来的瞬间,永姬先是微微眯了眯眼睛,然后又再度合上了眼。

    我是在做梦吗?还是说……我已经死了呢?

    当看到自己那熟悉的书房天花板时,永姬的第一反应就是自己正在做梦,又或者说这里就是地狱。

    说起来很奇怪,因为在永姬的认知之中,她应该已经是一个死人了才对。

    在她生命的最后一刻,出现在那对魔王之瞳里的是熊熊燃烧的庄园、漫天席卷的狂风、逐渐崩塌的楼层……还有一个对自己伸出手来的臭男人。

    哼……哼哼哼,这样的结局,倒是挺适合我这个“天目一族”的末裔呢。

    当年那位第六天魔王死在本能寺里,同样是死在火焰和崩塌的建筑物中,而永姬也重复了先祖的死法,也算是一种冥冥之中的轮回吧。

    但正当永姬这样想着的时候,面前书桌上的一通电话却是忽然响了起来,打断了她的冥思。

    电话?等等?地狱也会有电话吗?

    就在电话铃响起的那一刻,永姬先是楞了一下,然后便随手拿起电话,想听听里头到底是哪位妖魔鬼怪想跟自己切磋切磋。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永姬大人,我是山本,我有要事汇报。”

    从电话里头传来了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声音,并且汇报了一个没什么存在感的名字。

    山本?有要事汇报?

    听到这里,永姬终于反应过来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了。

    这电话毫无疑问是真货,电话另一头那个男人的声音也是真货,周围那熟悉的办公室也是真货……包括自己也是真货。

    怎么回事?我没死?而且这个电话里的家伙是谁?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说起来,永姬的记忆力其实是很好的,她可以轻松记住自己出生以来见过的几乎所有人,所以理应一下就想起电话那边的人是谁。

    但在她的认知里,那个叫“山本”,仿佛天天都在被“日他仙人”的家伙应该是一个死了快两年,尸体都化成灰了的倒霉蛋,怎么会打电话给自己呢?

    虽然有些疑惑,可永姬还是连忙进入了日常的办公状态,用轻飘飘的语气说道:“有什么事,直接说吧。”

    “永姬大人,桐生龙斗那小鬼似乎不太安分了,他似乎察觉到了咱们“天目集团”的存在,正打算给神代大小姐演一场戏……叽里呱啦。”

    具体山本在电话那头说了些什么,永姬反正是听到一半就没认真听了,烦恼满脑子都是一匹匹的草泥马飞奔而过。

    ……这算什么?传说中的穿越吗?

    这时,永姬终于回过了神来。

    感情她不是人死了,而是莫名回到了接近两年前,回到了当年他算计龙斗和琉璃的那个时期。

    永姬记得清清楚楚,今晚她安排布置在“神代家族”里头的卧底好不容易将琉璃大小姐绑走,然后塞到“如龙组”少爷桐生龙斗那里,准备让龙斗跟琉璃大小姐发生一点超友谊关系啥的。

    照理来说,这是个一石二鸟的好主意,一方面能够给“神代家族”一个巨大的打击,另一方面也能借刀杀人干掉龙斗,将“如龙组”彻底控制在“天目集团”旗下。

    但永姬同样清楚的是,这个计划最后失败了。

    龙斗那个一直被她认为是废物的极道少爷恰好从那天晚上开始变得厉害了起来,通过一系列手段保住了自己跟琉璃的性命,还在隔天便进行了反击,将“天目集团”安排的卧底全部清除。

    今天,是桐生龙斗体内的灵魂穿越过来的第一天,也是让永姬第一次对龙斗产生兴趣的一天。

    而永姬居然从自己准备死在庄园的那一天,穿越来到了这龙斗穿越过来的那一天……这情况乱的,让她都不知道说啥好了。

    片刻后,电话那头汇报完毕的山本接着问道:“永姬大人,接下来需要做些什么吗?”

    “……通知坂田顾问,直接找人来把他干掉吧。”

    “是,那我就不打扰您了。”

    嘟。挂了电话后,电话那边的女人露出了哭笑不得的表情。

    好家伙,我这算是变成穿越者了吗?看小说里有“魂穿”和“身穿”,我这算是身穿还是魂穿呢?

    想到这里,永姬低下头看了看从那身长裙里头露出来的纤长玉腿,双腿此时行动自如,并没有在庄园赴死时动都很难动弹的惨状。

    ……算了,穿越这么离谱的事都经历了,别的就别去深究了,没啥意思。

    对了,话说我身为穿越者有没有什么特别的好处呢?很多小说里都有的吧?

    然而,正当永姬打算站起来活动活动,想想接下来应该怎么办时,一阵诡异的音效却忽然从其脑子里响了起来。

    嗯?怎么回事?

    顿时,永姬脑子里响起的是这样一阵奇怪的语音,而且似乎充满了讽刺意味。

    再这之后,一面巨大的电子屏漂浮于半空当中,就这么忽然出现在了她的眼前。

    这半透明的电子屏幕上写着的,是“氪金改命系统”这六个让人不知道该怎么吐槽的大字。

    还没等那个系统把自己的简介全部暴露完,永姬就已经伸手抓住了那半透明的电子屏幕,并且就跟抓着一扇玻璃一样将那玩意拉近了自己的脸。

    “你以为你在对谁说话呢?谁是低能穿越者?谁是没这本事的社会渣滓?啊?”

    永姬一边说着,一边将涂抹着赤色指甲油的手指插入了系统屏幕里,语气中也满是威胁之意,眼神更是犹如在看着一坨垃圾那般。

    这是个什么玩意?老娘可是天目永姬,是这个世界的第六天魔王,你一个小小系统敢在老娘面前放肆?找死啊?

    把这玩意从六百六十六米的高度丢下去好呢?还是找一堆饿了几天的狼狗来慢慢啃掉好呢?或者直接丢到绞肉机里搅碎也不错。

    抓着那个不知所谓的系统框时,永姬的脑海中已经迅速思考起了对系统进行处刑的事。

    似乎感受到了永姬的杀意,那系统屏幕也猛地颤抖了一下,上面的字样马上就发生了改变。

    ……这还差不多。

    眼见这个“永姬大人我是您的狗系统”还算比较识相,永姬也就原谅了它,并且点开系统的主界面观察了起来。

    这时,永姬的个人主界面是这个模样:

    姓名:天目永姬

    年龄:二十六岁

    属性:智谋 lv5 体魄 lv4 胆识 lv5 洞察 lv5 魅力 lv5

    称号:第六天魔(装备时可突破属性上限至lv6)

    装备:无

    总资产:六千六百六十六亿

    现在永姬的基本界面大概是这样,在属性下面还有一行基本介绍。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3903/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