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的液体就出来总裁-女校花被硕大

    大辽完了!

    草原的军报以最快的速度送进了西京,送到了御前司、内阁以及大元帅府。

    所有在中央的官员都知道了。

    一个国家被大楚灭掉了。  透明的液体就出来总裁-女校花被硕大  

    被灭掉的又不仅仅只是一个国家。

    而是一个民族、一种文明。

    象征着一个军人最高的荣耀,征服草原现在已经被骆成武完成了。

    完成的超乎寻常。

    完成的理所当然。

    军报送进西京的当晚,没有谁还能睡得着。

    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北方。

    而后投向皇宫。

    “为什么咱们大楚,半年的时间就能征服整个草原?”

    “为什么赵宋,五十年来没能做到的事我们做到了。”

    “又是为什么,耶律隆绪没有逃,而是选择死在沙场上。”

    这些问题都萦绕在此时西京城内数万名国家公员的脑海里。

    上到骆永捷、寇凖。

    下到一个基层普通至极的公员。

    所有人都在想。

    这是灭国、是毁灭一个民族。

    虽然战争已经结束,但战争本身只是为了政治而服务,它只是实现骆永胜政治目的的一种延伸手段。

    是为国家政略大局而发起和进行的。

    所以战争结束之后,反而有更多的东西和深层次的事务需要去反思和总结。

    虽然这些问题可能需要后面三年、五年不停的开会来讨论,甚至很大可能性要写进大楚的中央课程中,去教育一代又一代的后来者,但就眼下,所有人可以确定的就是一点。

    “皇权将膨胀到一种恐怖的地步。”

    之前说过,大楚走到今天的原因,往大了说,是每一个官员、军人、百姓、工匠的共同努力。

    但往小了说,就是骆永胜一个人的功劳。

    是骆永胜一个人把逐渐羊化甚至往难听点说业已堕落的华夏民族生生拉了回来!

    无数针强心剂打进去。

    不停的在各种打鸡血。

    是骆永胜用其自身的个人魅力和个人凝聚力,使大楚变得强大。

    让大楚这个国家内的每一个人在各自的岗位上发挥出各自的光和热。

    这是夸大吗?

    不是。

    世界有一些未解之谜,其中有一条极其难堪的事实,那就是。

    抗战时期,中国战场上的汉奸伪军比小日子过的不错的日军还要多。

    为什么?

    《福建通志》记载的嘉靖时期倭寇入侵,十几个倭寇登陆,就能慑服上百个乡勇、民团、土匪,然后组织在一起,吓得一个县几万人不敢出城。

    这又是为什么?

    中国人或者说华夏民族的血性去哪了?

    先商周秦汉时期,那辄动就要灭人家一个种群全族的戾气呢。

    隋唐时期谈不拢就把人家国家给灭掉的霸道呢。

    我们总说自己是天朝上国、泱泱夏邦,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见到异族反而开始腿软,习惯性的跪地上管人家叫老爷了。

    这个问题一直没有解决,哪怕是到后现代依旧存在,且奴性深重者不在少数。

    我们可以把锅甩给清朝和无能的清政府,但这不对。

    嘉靖朝时期中原的懦弱也怪清政府吗?

    显然是不能的。

    那怪谁。

    怪赵宋?

    怪儒家?

    谁都不该怪,甩锅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应该捕捉到事情的关键,然后正本清源才能扭转这个情况。

    中国,作为传统的中央集权帝国,拥有非常明显的大陆化普遍帝国单一中央核心的特点,理应成为一个极其强大的国度,而事实也确实诞生过强盛一时的中央政权。

    比如汉、比如唐、比如早明。

    那又是为什么弱下来的。

    国力的衰弱我们可以说经济内卷、政治内卷、边际效益逐步压缩、人口红利异常过盛。

    林林总总的可以找出一大堆的理由。

    但骨气的缺失和血性的消亡,怎么找理由。

    这些跟经济有个屁的关系。

    骆永胜给出了他的意见和看法。

    那就是四个字。

    “长治久安!”

    中国的历代王朝太过于强调长治久安四个字了,也太过于敏感了。

    民间有一丁点的不良反馈,都被统治阶级视为破坏国家长治久安的定时炸弹。

    那便是要狠打狠杀的。

    老百姓闹点幺蛾子出来,凌迟处死没得商量。

    异族都骑到头上拉屎撒尿杀咱们人了,只要过来磕个头称个臣,咱们就良言温劝,赐下金银珠宝。

    这不是脑子有病是什么。

    骆永胜觉得自己脑子没病,他受不得这些,更不想也懒得去弄明白。

    因为,他不是单纯的政治家,更多的像是一个严苛的暴君或者偏激的思想家。

    所以说,骆永胜塑造了骆成武。

    是的,塑造。

    骆永胜像骆成武的母体多过像其父亲。

    某种意义上来讲,骆成武更像是骆永胜的‘化身’!

    今时今日,骆成武能走到这般地步,完全是骆永胜有意的引导和纵容。

    他默许了骆成武犯下太多的错,然后又利用军校的环境将骆成武一些特立独行的个性给磨平。

    人不是铁石,磨掉一块少一块。

    人是一块橡皮泥,你按下了一块,另一块就会更加的凸起。

    所以,丧失了绝大部分个性的骆成武在其暴戾的个性上更加严重。

    他成了骆永胜希望看到的战争机器。

    战争机器。

    这个词从很早之前,骆永胜起家之初就说过。

    他要把这个国家变成一个战争机器,每一个国人都是这架战争机器的零部件。

    这个大环境,骆永胜很早之前就布下了。

    而骆永胜的作用,就是这具战争机器的中央核心处理器。

    他利用自己独有的个人影响力或者说好点,叫做个人魅力,来营造出了一种极恐怖的国家氛围。

    在这种氛围下成长的、诞生的每一个人都受到了影响。

    所以,大楚的战斗力和凝聚力完全碾压赵宋一百条街都不止。

    农耕文明的羊性总是要比游牧民族更重。

    如此尚且可以诞生汉唐这般侵略性强烈的国家。

    何况骆永胜又在逐渐的把这种羊性给抹掉呢。

    因此,大楚今日建立的国家功勋,其所有的功劳往狭隘了说,是完全可以记在骆永胜一个人的身上。

    一个人是改变不了一个国家的。

    但思想可以!

    “百姓夸陛下是救世主,说陛下是救苦救难的仙人下凡,而军队则把陛下当成伟大而不可企及的神灵。”

    现在辽国灭了,草原被征服了。

    这种思想会得到更加恐怖的增持。

    皇权,势必会以一种恐怖的速度疯狂膨胀!

    “辽国灭亡和北伐大捷的总结会马上就要开。”

    寇凖在自己的家里,写下了一封辞呈,面视一众惊愕不已的属官,展颜一笑。

    “各位同工,辽国的灭亡不是结束,恰恰,只是开始。”

    大楚会在疯狂中走到哪一步,寇凖也看不真切。

    但他知道,自己的使命已经结束了。

    自己已经帮助骆永胜在宋楚政权交替的过程中稳定了国家的局势,稳定了政权的过渡,又帮助骆永胜清除了很大一批旧臣官僚,旗帜鲜明的支持和拥护大楚的政权法统。

    现在自己又用对辽国的了解帮助骆永胜灭掉了辽国。

    所有的使命都已完成。

    国家势必要换血。

    骆永胜势必要对中央政权进行换血。

    因为,这牵扯到一个核心点。

    那就是骆永胜,到底打算把这个国家变成什么样子。

    这恰好又可以找出为什么大楚可以如此轻易的灭亡辽国的根本。

    而在这一次换血的过程中,寇凖非常清楚,自己是必须要让出位置的。

    要给下一代人留出位置。

    “老夫能提点你们的不多,但只说一点。”

    寇凖心满意足的笑笑。

    退了又如何,他一样注定可以流芳千古,名垂史记了。

    这是做宋臣很难实现的。

    “千万不要在任何时候说自己,是开国元勋、是国家功臣!”

    寇凖重重的说道。

    “在我大楚,只有陛下才是国家从建立到强盛的唯一核心,我等,只是附臣,能够建立此番功业是我们为人臣者的荣幸,仅此而已。”

    这一点上,寇凖看得很透彻。

    不是他们选择了骆永胜做君王,而是骆永胜选择了他们做人臣。

    即使没有这些人,哪怕随便找一些,骆永胜依旧可以将这些人培养成才。

    骆成文、骆成武。

    因为一个伟大的思想家,可以源源不断的用自己的思想来培养出无数的政治家、军事家。

    所以,有了顾有志、严真、君卫队。

    有了骆永捷、骆成文、骆成武。

    至于骆永胜的思想是好是坏。

    对大楚这个国家有利还是有弊。

    交给时间吧。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04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