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想和你睡春眠药水.我和老妇忘年情

今天是周五,陈招娣在教室里下午上了两节自习,准备早早回家。

    从这学期,她大多数时间晚上也住在学校的宿舍,一般到周末才回到后海的小院。

    一个原因是课程重,每天早晚来回坐公交实在太浪费时间,还有就是那家伙晚上实在爱折腾,睡不好觉。

    舒服挺舒服的,但早上实在不想爬起来……  只想和你睡春眠药水.我和老妇忘年情  

    但今天要早早回去给他做点好吃的,晚上再去小酒馆坐坐,听他们弹弹吉他,当然更重要是检查下小酒馆的账目。

    他是马大哈,我得多操心。

    陈招娣收拾书包准备先回宿舍带点东西回去,刚出教学楼就看到同宿舍的周咏梅迎面匆匆走来。

    周咏梅家也是农村的,或许是这个原因两人走的近,是陈招娣在青华最好的朋友。

    “招娣,你看看这个!”周咏梅手里拿着一张报纸扬了扬。

    “什么呀?”陈招娣说着接过报纸一看青华内部办的报纸《青华文学》。

    “咋了?”陈招娣没看出什么异样。

    “哎呀,你看看这篇文章!这个叫木柳的作者在文中指着你男朋友拍广告呢!”周咏梅指着其中一篇说道。

    陈招娣仔细看了看,顿时脸色变了。

    文章的题目很惊悚:《先有人的堕落,然后才有文学的堕落》!

    “先有人的堕落,然后才有文学的堕落。”

    文章开头就很吸引人的眼球,中间还举了若干例子,其中就有夏红军:“茅盾文学奖的获得者、当年十大中青年诗人竟然也拍起广告——难道真的是世风日下?一切都要向前看?”

    “根本不是这样的!”陈招娣气的满脸通红:“夏红军是给自家服装厂拍广告,还是他小舅逼迫的!最后他小舅给了一万块他也全部捐赠给了燕山诗歌基金会!”

    看到朋友气成这个样子,周咏梅赶忙安慰:“招娣,你也不别生气,拍广告怎么啦?又没偷又没抢…..正大光明赚钱!”

    作为从农村来的她,更懂得钱的重要性。

    什么“甘守清贫的心灵写作者”,纯粹是站着说话不腰疼。

    如果吃都吃不饱,每天都是窝窝头或者玉米糊糊,能看见点油星味那就是奢侈,你还会想到什么甘受清贫吗?

    而这,就是自己小时候的生活。

    来上大学是为什么?

    做国之栋梁?

    不!首先是让自己和家人吃饱穿暖!

    但陈招娣啊不这么想,她非常在乎夏红军的名誉,她容不得别人说他的坏话,而且还是冤枉了他!

    “我去找这个叫木柳的人!”陈招娣抓起报纸怒气冲冲向中文系方向跑去。

    “干嘛去?”周咏梅紧忙问道。

    “打他!”

    “招娣,你别冲动啊……”周咏梅吓得赶紧喊,陈招娣已经没了人影。

    别看陈招娣瘦瘦的,怯怯的,但周咏梅听说过,曾经在燕师大读本科的时候陈招娣把一个校子弟直接打成脑震荡!

    今天是周末,评委会西川他们也没来,夏红军一个人躺在凉椅上休息,葡萄架下摇着蒲扇乘凉。

    今天春天,陈招娣专门在西厢房边种了些葡萄,又搭了个架子,说是夏天可以乘凉,秋天可以又有葡萄吃一举两得。

    夏红军没管,反正女孩在院子里折腾。

    看看手表已经快五点半,按理说今天是周五丫头早就应该回来了,今天是怎么回事?

    “哎,韩宁这小子又跑到圆明园村和那帮画家混去了,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夏红军心里嘀咕着。

    正在这时大门被推开,土狗豆苗箭一般的窜了过去,很快摇头摆尾跟着跟着一个女孩回来。

    光听脚步声夏红军就知道是陈招娣回来。

    他转过头,突然发现女孩背着书包,小脸紧绷似乎有些不高兴。

    “咋了?招娣,学校有人欺负你了?”夏红军关心问道。

    “不是,有人说你坏话!”

    “说我坏话?”

    “就是你拍广告的事情!你看看。”女孩站在夏红军跟前,把一张报纸递给了他。

    就是那份《青华文学》。

    《先有人的堕落,然后才有文学的堕落》?

    夏红军看到这个题目,脸色变得严肃起来,仔细看着。

    “有两种写作者:一种是富得流油的商业写作者,另一种是甘守清贫的心灵写作者。同样让你选择,你会如何选择?

    在理想主义旗帜高扬的时代,相信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会选择做一个心灵写作者;但在当下,我固执地相信不在少数的人会选择做一个商业写作者。王小波在《红拂夜奔》的最后,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

    真正的作家绝不是一个功利主义者,因为文学与名利无关,它是一种纯粹的精神信仰。

    真正的作家只能由纯粹的理想主义者来承担,若任由功利主义者混迹文坛,对文学来说无疑是巨大的伤害。

    扎米亚京说:“真正的文学只能由疯子、隐士、异教徒、幻想家、反叛者、怀疑论者创造,而不是那些精明能干、忠诚的官员创造。”

    …..

    …..

    “玩文学”一词,见诸王朔的小说《一点正经没有》中一位主人公的话。当文学成为某些人手中的玩物时,文学的神圣就会成为绝响,文学就只能是一堆堆转瞬即逝的泡沫。

    文章中大肆抨击王朔,最后似乎觉得有些不过瘾又把矛头指向夏红军,茅盾文学奖的获得者、当年十大中青年诗人竟然也拍起广告——难道真的是世风日下?一切都要向前看?

    等夏红军看完,陈招娣接着说道:“我当时气坏了,直接跑到他们编辑部问木柳是谁,又找到这个笔名叫木柳的男生,叫杨牧青,大声告诉他根本就不会那么回事!你是帮家里忙,况且你把给的报酬全部捐赠给了诗歌基金会!”

    “哈,你竟然去找人家理论?”夏红军有点惊讶,

    “嗯……”陈招娣点点头:“可惜我嘴笨,说不过他,他说真正的文学奖都是甘于清贫的,就像思特里克兰德……”

    “我当时很生气,真想打他!”陈招娣又补充了一句。

    “你真打了?”夏红军吓了一跳,赶忙站起来。

    他脑海里立刻浮现出当年陈招娣单手举着椅子猛砸那个校子弟的彪悍样子。

    千万别惹怒这丫头,暴走起来谁也拦不住。

    “没…..没有,那个杨牧青长的又瘦又小,我害怕他不经打。”女孩小声说道。

    恭喜你…..小子,躲过一劫。

    夏红军放下心来。

    “思特里克兰德是谁啊?”陈招娣又头问道。

    英国小说家是威廉·萨默赛特·毛姆的写的《月亮和六便士》里的主人公,一个为艺术献身的疯子。”夏红军笑道,很亲昵的将女孩揽在怀里,轻轻在她秀发上吻了一下。

    “别理他,那帮人只活在象牙塔没受到社会的毒打。”

    夏红军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但让他没想到的是,这篇原本在青华校内刊物上刊登的文章竟然“出圈”,被《ren民日报》转载。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095/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