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是真正的两口子&日本工口无翼乌全彩

 但是她与归无咎心意相通,见归无咎无动于衷,也就并未出手干涉。

    说来也奇。

    那飞鸟钻入黄希音口中之后,形迹依旧遮掩不住。归无咎以可以明白望见,那一团五色气机,顺着咽喉向下,一步坠入丹田,与黄希音成就魔道定世真传的丹果机缘,混合为一!

    黄希音面色红白之间变了三变,忽然有些古怪。

    归无咎道:“如何?”  啥是真正的两口子&日本工口无翼乌全彩  

    黄希音愣神良久,忽然笑道:“师父你为弟子寻到的这机缘,既是珍贵之极,又……不怎么样。”

    归无咎双眉一挑,道:“此话怎讲?”

    黄希音欣然道:“这是一道术法传承。借由此法之指引,四部经典宛若别开门径,顿时衍生了许多新的精微变化。似可改头换面,更上层楼。”

    振奋之意,溢于言表。

    归无咎缓缓点头。

    虽然他与黄希音皆通得了魔宗四典,但他是启发滥觞之人,黄希音才是真正的定世真传。魔门寄托。二人所得,自然当有所分别。这一点归无咎早已隐然料到;只是没有想到,嬗变的机缘应在此处。

    黄希音又道:“只是……弟子以心意阅历一遍,若是完全依照此法修炼,其实许多地方全然不通;并且这不通之处,甚是浅显,几可算是匪夷所思的错误。倒像是……一位资质极高、道心深湛,却又并无实际修炼经验之人,凭借想象创造出来的法门。”

    归无咎目中光华一闪,微微一笑。

    这便与他的猜测对上了。

    魔道虽然有贯通上下之功,但那是妙观智大魔尊亲身下界,而非妙智真遁入紫薇大世界中。

    就妙智真而言,她依旧是处于“无情之心”的状态,并未真正臻至殊神韵和心情先生那一步。

    所以妙智真仅见梦境,成就一点藕断丝连的机缘。

    这部法诀,便是妙智真为“梦境中的有缘人”所造。

    其观想之象与黄希音相契合,便自然发动。

    归无咎淡然道:“那也不急在一时。你我师徒二人精心锤炼,务要使这门法诀完整无暇,再觅破境机缘。”

    黄希音妙目一眨,笑道:“弟子先仔细揣摩二三,若是容易,就不劳师父出手;若有疑难,再来请教。”

    话音一落,轻盈身姿已是一个转身,遁出了洞府之外。

    归无咎转过身来,笑言道:“令有一桩微妙所得,效用如何,倒要与梦霖你参详二三。”

    ……

    七日之后。

    归无咎纵起遁光,直往开元界小界中去。

    那小界正中,万镜池门户,忽然洞开。

    归无咎一纵而入。

    循路而行,早望见九叶台上,坐着一人;金光四射,曼照百里。乍一望之下,几乎以为是一座巨大的金身塑像。

    定睛细看,才能望清其人真身不过是金光正中极小的一部分。

    令人称奇的是,如此巨大异象,却并不教人以为是他动用了什么神通道术;而是循自然之理,应当如此。

    那人见归无咎到来,伸手一引,笑道:“原来是归道友游历功成。”

    金芒一收,现出本人真形,赫然是须贤上真。

    只听须贤上真笑言道:“归道友是否来寻四位道尊?却是不巧。自十二年前,芈道尊等人便暂时外出,另觅名山修持;将这方位甚玄、灵机最密的万镜池小界,借与本人一用。若你有急事,我这里留有芈道尊所遗的紧急联络之法。”

    归无咎自然明白这意味着什么,笑言道:“圣教叶明钧既已捷足先登,想来须贤上真也不甘落后。恭喜。”

    又道:“我正是来寻须贤上真。”

    须贤上真闻言讶然。

    自己与归无咎之间的关联,便只有那件事了。料想归无咎也不会无缘无故来催。

    心念一转,便道:“莫不是道友在那神通修持之上又有所得,所以……时机紧迫?”

    归无咎摇头道:“那倒不是。”

    “只是向上真问一个具体时辰。若在三年五载之内,那自然不必多提;若时日更久,归无咎这里有些预备手段。”

    须贤上真肃然道:“三年五载,只怕断然难成。但是再多,亦多不过二十年之内。”

    归无咎点了点头,自袖中取出一物。

    青紫二色,分明是一花一叶的形貌。只是并非鲜活实体,而是宛若纸张的薄薄一层,好似被做成了标本。

    归无咎洒然道:“此物是自阴阳道中所借得。上真得道之后,心感一界。若是觅见了那方位,将其在大世界中所处的位置寄托于此物之中,归无咎无论所处远近,皆能有所感应。”

    须贤上真念头疾转,道:“你方回宗门,又要远行不成?”

    归无咎笑道:“将有一行。只是也不急在三年五载。”

    当归无咎返回半始宗山门的一瞬,得知大界中的时间,过去了八十载。心中其实有一些微妙感受。

    若是从五百年成道的长远大计、最近二三百载修道界中的剧烈变化而言。

    八十年,已然甚久。

    但归无咎本就是要在增无可增之际,再寻上进之路。

    既然前三百年之功果已登峰造极,那么成功获得末拿本洲之机缘,似乎距离“水到渠成”已然甚近才是,说不定三次清浊玄象之争早已结束,五百年之会已迫在眉睫。

    也许,自己拾取“古空蕴念剑”最后的残余,便恰到好处,到了赴会之时。

    从这个角度上看,八十年并不算多;甚至反倒是少了。

    归无咎其实已隐然做好了时间来到四百七八十年这个节点的准备,没想到较之这个期待值还多出了大约百年的冗余。

    这数日间,和秦梦霖参悟“俯瞰一界”的机缘,归无咎终有所悟。

    自己心识之中映照一界所见,那粹白色光点,正是已然入局的势力,无论敌友如何。

    而那些个土黄色的光点,象征不是别的,正是紫薇大世界中隐藏极深、至今尚未有所动静的势力。

    诸如阴阳道、巫道、魔道、武道,势力规模虽宏,但却是自上而下,一以贯之,惟阴阳道主、八祭大巫、武道元尊、魔尊上谕是从,一动一静,皆为全身。

    至于妖族,虽然规模庞大,枝蔓横生。但是早有“定品之劫”预热在前,哪一家都不敢怠慢。就算一次、二次清浊玄象之争尚有极少数沉得住气的,如今走势逐渐明朗,终是到了彻底下注洗牌的时候了。

    唯有仙道,最为暧昧。

    就算是外面斗得风生水起,只要天不曾塌下来,终还是有些隐藏极深的隐世宗门坚守不出,仿佛一切与我无关。

    本来归无咎虽见到这一层,但是并未觉得如何。

    但秦梦霖和归无咎虚丹相感、明了末拿本洲之事后,思索良久,却得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

    若是任由这些“黄色”残存,那么百余年后,就算是玄浑琉璃天之争打得火热,也不算是真正完美的“两仪判然”。

    倘若十元玄树并未能够进化完全,一家所得,限于四十七八之数,那就后悔莫及了。

    所以,须得尽数将其踢了出来。

    就算其完全投入敌方阵营,也好过令其逍遥局外,有损两仪之纯。

    归无咎本拟通传姚纯、孤邑等诸位执事上真,分兵多路去“上门拜访”。但是忽然心意一动,省悟此事当自己亲手去做,才算圆满。

    ……

    辰阳剑山。

    一人身着雍容正服,负手而立。

    一身气机,七分凝重,三分活泼,却又构成一道独特的均衡。

    时时可见,介乎于有形无形之间、生动活泼的水火二气,散发之后又快速收敛,灌注于他的眉心之中。

    束玉白。

    自七年前至今,他便一直客居于辰阳剑山山门。

    因为当年在剑阵中的猝逢其会,他获得了极大收获。数十年精心揣摩,可谓已有大成。做客辰阳,正是为了试剑印证。

    辰阳剑山却也并未慢待了他,常年以一规格甚高的八人剑阵陪他对练。

    这八人剑阵极为巧妙,虽是动用辰阳剑山的剑术神通,但是演化出来的具体异象,却有绝类于藏象宗神通路数者。束玉白甚至怀疑,若是时日足够久,从此法推演深入,便能找到本宗完道路径。

    束玉白正启步欲行,空中却忽见一道金光,极为快速的飞遁至面前,然后缓缓落下。

    竟是信笺的形状,规制异常精美。

    打开之后,当中是短短的一行小字:

    三日后辰时,大沉蜜山主峰之巅,与君一会。

    字迹秀雅之中兼具雄浑刚健,看着似乎有些熟悉,但是仔细琢磨,竟望不穿是谁人手笔;也不曾落款姓名。

    束玉白暗暗纳罕。

    思索了好一阵,这才想起“大沉蜜山”乃是位处真昙宗与辰阳剑山的一座巨山,位处两宗所辖结界之外,距此极为遥远。不但要动用出界法阵,还要以最上乘的飞遁法宝甚至是空间宝物为凭。否则三日之内,断然难以赶到。

    似这般没头没尾、故弄玄虚的书信,束玉白本相一笑置之。

    随心意一动,指尖生火,便要将其化去。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38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