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好好含着不准吐出来*帝王受龙椅含玉势上朝h

    许灵钧摇头道:“看你们两个这神色,倒好像是我在为难你们一样,算了,这次算我认栽,轻信了不该信的人,动了不该动的恻隐确实是我的错,我这就回去大夏帝国交代后事……泰罗殿下,劳烦您借我一辆装甲车,这些夜魔们受到那些诸天异族们的掌控,如果徒步回去,恐怕会很危险,你放心,我会给钱的。”

    “总统领,不要误会,我们没有那意思。”

    泰罗急忙拉住了许灵钧,说道:“害得您沦落至如此地步,我光之国确实负有不可推脱的责任,您放心,我们绝对会负责到底的,只是举国称臣这是不是有些……”  宝贝好好含着不准吐出来*帝王受龙椅含玉势上朝h  

    “我也知道这事儿太为难你们了,所以我才说这事儿就当没发生过吧,是我错,告辞!”

    “不可,不可,容我与赛迦卿好好商议一下,此事我定然会给你,给你身后的大夏帝国一个满意的答复。”

    以己推人。

    若是自己最委以重任且是抵抗诸天异族最关键国柱的人因为这么一个误会,就那么死掉的话……

    那憾旭阳会轻易善罢甘休?

    到时候,恐怕光之国就不仅仅只是需要面对来自于外界的诸天异族那么简单了。

    光之国为什么要向秘境求援?

    还不是因为应对诸天异族,对他们而言实在是太过勉强,他们需要援助,需要强大的外力来搅动这一潭死水,改变目前这混乱的现状。

    但如果敌人再加上大夏帝国和秘境的话,他们将再没有半点侥幸可言。

    光之国这么覆灭掉的话,他们真的是死都不会瞑目的了。

    但难道就这么顺势将错就错,把自己传承了几代的祖业,拱手送到旁人的手中?

    感觉两边俨然都是死局。

    而许灵钧却似乎无力再谈,突的闷咳几声,吐出一口血来……

    随即无力的坐倒在地上。

    “快……快找高斯卿来,为总统领治伤!”

    泰罗认真道:“总统领,你认真休息,这件事情给我们一些商量的余地,你放心,最后我绝对会给出一个让大家都满意的答复。”

    “不用了,我只是身体有些累了,想睡一会儿。”

    许灵钧虚弱的好像风一吹就倒,那柔弱的模样,看的翼十七心头一阵无语……

    脑海里蓦然间浮现之前那个面对他全力一击,却闪也不闪,直接以身体硬吃,然后反手强行撕下了他一支羽翼,握着羽翼哈哈狂笑的嚣狂身影。

    这两个人真的是同一个人吗?

    人类原来这么狡猾可怕的嘛……我当初真是猪油蒙了心,竟然听信了陛下的话,跑来这里找人类的麻烦。

    泰罗叫来了最为优秀的军医,为许灵钧医治。

    而他则和赛迦来到了一边……

    “可恶,这么重要的事情,到底怎么会演变成现在这种状态的?”

    泰罗愤怒道:“这张文书到底是怎么回事?是贝利亚卿干的?还是说内部有人掉包了文书……”

    “其实我倒觉得,可能是贝利亚卿干的。”

    赛迦认真道:“大夏人我们也知道,都是无利不起早,殿下您只想凭借一些好话让他们出动,恐怕没那么容易,贝利亚卿显然也是知道这点,他一心救国,却又不敢当面违背殿下您的命令,所以私下把这文书给改了……这文书确实是谄媚的有些过分,但不得不承认,这也确实打动了那许灵钧!”

    他唏嘘道:“他定然是不忍心让殿下亲自写下这些讨好之语,毕竟……我们是求人在先啊。”

    “想不到贝利亚还有这等苦心。”

    泰罗幽幽道:“稍后,我定然要将他的尸身带回,好生安葬……”

    他问道:“贝利亚卿的举动确实解了我们燃眉之急,可惜却反而遭到了敌人的利用……眼下这种情况,若不臣服,恐怕整个光之国将会内忧外患,面对这么多敌人,恐怕我们连同归于尽的资格都没有,就得被他们彻底覆灭掉。”

    “那就臣服吧。”

    “什么……赛迦卿你……”

    “殿下,别忘记了,那许灵钧的实力何其可怕,连硅基之主都惨死在他的手中,这么可怕的人物,却因为我们而沦落到如今核能附体的地步……若他真的命不久矣,那咱们就是臣服又有什么?等到渡过这次危机之后,等到那许灵钧伤重不治之后,他一死,大夏帝国还有什么让我们值得忌惮的吗?”

    赛迦低声道:“别忘记了我们光之国的传统,学习强者,超越强者,征服强者……只要我们现在臣服,那么之前那许灵钧给我们的功法,我们就能得到完整版本,到时候大夏帝国会的我们都会,我们会的他们却不会,而许灵钧一死,所谓俯首称臣,也不过是个名头罢了。”

    “不错,这一点我还真是疏忽了。”

    泰罗惊喜道:“我们忌惮畏惧的唯独一个许灵钧而已,如果他真的核能缠身,命不久矣的话,短暂的称臣,不仅能助我们摆脱危机,还能增强国力,简直有百利而无一害,但这还得看那许灵钧的身体情况。”

    “殿下不用担心,高斯卿是我们最出色的医生,由他检测,当能为那许灵钧检查出他的真实情况。”

    “好,视这情况决定我们之后的动向吧。”

    很快。

    高斯就已经为许灵钧监察完毕……

    然后回来,向泰罗决定了他的发现。

    高斯一脸的惊叹,惊讶道:“我从未见过如此坚韧的身躯,这位许总统领的身体血肉强度,甚至已经超过了很多铠甲……之前他应该是经历过一番血战,但一点儿受伤的痕迹都没有。”

    赛迦皱眉道:“这么说来,那许灵钧是在骗我们?”

    “那倒不是,他虽然没有受伤,但体内确实蕴含了极其可怕的核能……如果是正常人体内积累了这么多的核能,早就变异吐血而亡了,可他还能在这里跟殿下侃侃而谈,只能说不愧是秘境之王啊!”

    高斯唏嘘道:“而且我还特地监察了一下那硅基之主的体内,硅基一族走的并不是武道的路子,而是科学强道,他的身体被改造的很是完美,可以自发汲取周遭能量入体为己用,无时无刻不强化他的身躯……可这种体质在核弹爆发之时,却把周围所有的核能汲入体内,那位硅基之主,现在几乎就是一个人形核弹。”

    他总结道:“显然,那许总统领是跟硅基之主鏖战之时,被他将核能入体……唉……这硅基之主现在就是个刺猬,就算能打败他,也必然会被他的核能侵染,许总统领虽然打败了硅基之主,却也被他的核能侵袭。”

    “这话当真?”

    泰罗惊喜道:“这么说来,许灵钧……真的命不久矣了?”

    “核能入体,而且已经与他的身体完全纠缠于一处,总不至于他还能把这些核能收为己用,融为功力之中,让他实力变的更强而且没有生命之危吧?”

    高斯摇头道:“早晚的事儿而已。”

    “这样的话……”

    泰罗和赛迦交换了个眼神。

    这样的话,似乎一切都在朝着对他们有利的方向去了。

    可还没人能在沾染了核能之后活下来的,对核弹的信心……他们可是足的很。

    而此时。

    许灵钧躺在担架上休息。

    心头犹还在暗暗惊叹……这硅基之主确实厉害,正常人攻他一下,基本上其功力立即就被他给强行转换了。

    这硅基之主并没有真气,仅仅只有核能。

    而核能的转化,可没想象中那么迅速,看来得好好修养几天,把这些核能给吸收了才行了。

    许灵钧这一休息,就是整整一天的时间。

    可怜翼十七一个人孤零零的被丢在那里,他此时双翼尽断,右臂残缺,脸型虽然跟正常人类不同,但说是奇形怪状也说的过去。

    那些光之国的人不知道他的身份,还特地给他安排了一辆装甲车,显然是把他当成了许灵钧的随从之类的。

    翼十七也不敢多话……别人不知道,他还能不知道吗?

    那个重伤休息的许灵钧,他受伤了吗?

    他全程在让我们受伤好不好,要以为现在可以捡便宜逃跑,那绝对会在半路被他给追上,然后活活弄死的。

    当下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待在装甲车里,面对那些好奇询问当时战场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的光之国的战士们,他口中嗯嗯啊啊做响,什么都不敢说。

    实话?

    刚刚许灵钧就没一句实话,他万一说出的话跟许灵钧对不上……

    到时候恐怕会被他拆了的,不仅血肉都要被他用来做研究,恐怕连骨头都要被拿去组成夜魔。

    那真是死都不带瞑目的了。

    装甲车停留在了原地……

    白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到了夜晚时分……

    夜魔再度出动。

    但光之国的战士们早已经有了很丰富的应对夜魔的经验。

    所有的装甲车以及飞行器腾空,组成一个巨大的钢铁堡垒,将中间团团护住。

    夜魔实力再强,也只是一群血肉之躯而已……他们攻不破这厚实的钢铁堡垒。

    而翼十七则心头无语,心道你们防备个蛋蛋啊,它们的主子就在这里,说不定它们的目的和你们的一样,也是来保护他们的主子的。

    他感觉他堂堂铁翼族排名第十七位的高手,在这许灵钧面前,在蓝星似乎有一个职业很适合他现在的情况……吐槽役……

    而此时。

    泰罗等人也来到了许灵钧的面前。

    “许总统领,关于我等不慎让您遭受到了这么重的创伤,我们光之国也深感愧疚,因此,虽然这张文书……当然不能说是假的,但我们之前确实不是这么个意思,可现在的话,我们愿意。”

    泰罗认真道:“我,泰罗,愿意代表光之国,向大夏帝国表示臣服,自此之后,以大夏帝国为蓝星之首,在大夏帝国的指引之下,劈荆斩浪,对抗诸天异族。”

    “这样看来,我的牺牲就不算白费了。”

    许灵钧躺在病床上,说道:“但我还有一个小小的请求。”

    “请说。”

    “之前,我的打算是先去往光之国,帮助你们解除这次的危机……但现在,发生了这样的意外,我遭遇重伤,核能在我体内积蓄,在不停的破坏着我的细胞,我到底什么时候会死,连我自己都不清楚。”

    许灵钧惨笑一声,说道:“所以,我要求更改次序,光之国正式向我大夏帝国递交臣服文书,向整个光之国进行通告,自此之后,光之国正式并入我大夏帝国,从此以后,蓝星只能有一个声音,那就是大夏。”

    “这……”

    “若是平时,给你们些许自主权也是没什么,可现在正值战时,既然光之国已向我大夏帝国称臣,我们自然有必要为你们的安全负责。”

    许灵钧说道:“你大可放心,两年血战……我已经打算向那些诸天异族进行反攻了,是时候把我们失去的绝境长城给给夺回来了。”

    泰罗惊喜道:“你说什么?你……你是说……”

    许灵钧点头,说道:“所以为了能保证我们的胜率,集合目前蓝星所有的有生力量,才能让我们的胜算更高,我需要光之国的助力,既然光之国已然向我等臣服,那么眼下战时,由我们掌控光之国,这没问题吧?!”

    “这……没,没有!”

    “只要能打退诸天异族,光之国绝对欢迎诸位的领导!只是功法的问题……”

    泰罗的喘息粗重了起来。

    这这这……这可真正是意外之喜。

    反攻?

    看来,他们光之国还未正式臣服,脱离的日子就不远了。

    不过看着许灵钧那虚弱的模样,他突然醒悟过来……哦,是了,恐怕是许灵钧命不久矣,所以想要在死前,为蓝星夺得一片晴朗的天空了。

    想着,纵然惊喜。

    他看着许灵钧的眼神里,仍是带上了钦佩……

    这是一个真正一心一意为国为民的好人呐。

    “也是正巧,你们赶来救援我,我认为……事急从权,我们需要全球直播,当着全球人的面,让光之国向我大夏帝国称臣,这才能消去所有的门户之见,万众一心,共同抗争诸天异族!”

    许灵钧认真说道:“我希望我死之前,一定要把这些诸天异族的威胁彻底消除!这样我也就能走的安心了。”

    他问道:“泰罗殿下,您怎么看?”

    “我完全没有问题。”

    泰罗正色道。

    他的心头却忍不住暗笑起来,可怜的许总统领啊,你不懂得我们光之国的人啊,臣服?管个屁用……你若强大,不用说,我们也会臣服你们,但若有朝一日,我们反超了你们……那不好意思……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我们光之国的人,从来都不是迂腐之辈!

    只等你一死……

    就是我们光之国翻身农奴把歌唱的时候了。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394/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