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腰带绑手强吻/粗大猛烈进出

 加拉特隆所轰出的能量光柱,竟然被那一只大手给轻易的捏在了手中,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声音。

    高斯三人第一时间得知了红玲没有受到什么伤害之后,就齐刷刷的把头转向了上空的巨大黑手。

    “这究竟是个什么东西?竟然这么大这么长,它的源头是在外太空吧!”

    戴拿看着大手,忍不住对身边的高斯说道:“武藏,你有没有见过这样的家伙?看样子就很邪门。”  解腰带绑手强吻/粗大猛烈进出  

    “我也没见过,”高斯摇了摇头,“不过绝不是什么好东西就是了,它的目标似乎是小玲。”

    正当三奥严阵以待,形成了合围之势将红玲给护在了中央。

    但是下一秒只见那只大手一震,恐怖的黑暗气息弥漫,旋即竟然就缩回了伽农的外太空。

    外太空,虚空破空一道巨大的口子,其中一个紫黑色的圆形六芒星纹阵图幽幽旋转着,大手这时候已经缩回了里面。

    唰唰唰!

    高斯三个纷纷从伽农之中飞出,追到了这里,看到了大手的源头。

    “好恐怖的磁场!那里居然连接着另一个遥远的次元!”

    感受着那里散发出来的磁场波动,高斯一下子就看出了端倪。

    嗡——

    还不等三人一探究竟,那一道星纹阵图就一荡,旋即就消失了,仿佛没出现过。

    而在伽农里面,红玲低头看着手中变回了本来样子的黑暗圆环。

    “坏了么?”看着环身升起的焦黑之色,以及时不时闪烁起电弧的圆环,这怎么看都是损坏了的样子。

    再看了看已经自动变回了一张卡牌的加拉特隆,卡牌的正反两面也是焦黑一片,明显的也是不能再使用了。

    “这究竟怎么回事,这么莫名其妙?”红玲眼帘微垂,感觉到了深深的恶意。

    自己的东西,竟然不受自己的控制了,居然自己实体化,像是有意识一样的替她抵挡住了那一只大手。

    拎起黑暗圆环,想起了记忆中伽古拉手中黑暗圆环的信息。

    这黑暗圆环,似乎还真的是有一点点的意识。

    不过红玲敢肯定,自己的这个绝不是后面伽古拉会得到的那一个。

    伽古拉的那个还会自动的寻找内心最黑暗之人作为宿主,可自己的这个明明差不多从小就一直在自己的身边。

    她虽说不是什么好人,但也不是什么坏透了都人,而黑暗圆环还一直在她身边没有离去,这说明黑暗圆环应该是没有和伽古拉那个有自己选择宿主的意思,所以应该是没有意识才对。

    可刚才的情况来看,这圆环好像是在自动护主?

    凝视着另一只手上的加拉特隆卡牌,红玲更加的惊疑不定了。

    这TM,黑暗圆环也就算了,怎么连一张卡牌也自己实体化了?

    “咔咔咔!”

    不过就在红玲在原地心绪难平之际,她的耳边却是忽然听到了异常的声响。

    转头看去,下一刻红玲就诧异的凝眉。

    生命之树,竟然在慢慢的往地上倒下?

    “谁干的?难道还是伽古拉?”红玲收起了黑暗圆环以及周身悬浮着的十几张卡牌,视线寻找起了伽古拉的身影。

    黑暗圆环现在已经确认坏了,圆环空间也取不出来东西,放不进卡牌,只好把圆环和卡牌都放入自己的随身异空间当中。

    “先不管了,生命之树的果实我都还没拿到手呢!”扫视了一圈,没发现伽古拉的身影,只看到天照女王变身的战神半跪在地,当下心思暂时转到了生命之树果实上面。

    可是下一秒,红玲就停顿了一下。

    她现在,好像已经不能再把卡牌给实体化了,现在只有自己变身才能去收取果实了,这下子让她一时间有点犯难。

    可是一看倒下的生命之树,红玲也不去管那么多了,她记得这玩意好像完全倒下整个树木连同果实就会消失,到时候可就后悔都来不及了。

    虽然体内能量消耗了一些,但变身之后收取果实也没什么难度。

    卡蜜拉火花出现在手中,红玲刚要直接按下去进行变身。

    可这时候却从天而降三道高大的身影,是戴拿高斯他们三个从外太空回来了。

    “咚—咚—咚!”

    三个同时落在了红玲的眼前,震得地面摇颤,也打断了红玲的变身,皱眉的收起了卡蜜拉火花。

    也幸好高斯三个一降落地面,注意力就已经被倒下的巨大生命之树所吸引,没注意红玲。

    “生命之树,被砍掉了!?”欧布咚咚咚的走了两步,怎么才出了伽农一会而已,生命之树就被人砍断了?

    “嗡嗡嗡嗡——”

    所有人都没反应过来之际,不知道哪里冒出来了一群群的巴力西卜,它们煽动着翅膀到了生命之树的近前,二话不说就开始吸取生命之树果实。

    见到这一幕高斯三个纷纷就想要怪物阻止,然而有人的动作却是比他们更快。

    只见一道金色的光芒横空,化作了一道巨大光柱,眨眼间就轰到了十几个在收取果实的巴力西卜身后。

    下一秒它们全被这一道光柱给吞没,全都被这光柱给干掉了。

    不止是巴力西卜被干掉,就连横倒在地上的生命之树,也是被这光柱给吞没,一下子就被轰成了渣渣。

    不是树木残渣,而是金色的光粒子渣渣,漫天飘散了开来。

    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伽农行星上的原住民们,他们看到了什么?

    他们竟然亲眼看见了他们信仰的战神大人,把生命之树给摧毁了。

    “女王陛下……”

    “战神大人……”

    一众伽农行星的居民们,呆呆的看着此刻还保持着一个攻击姿势,喘着气的战神。

    “天照女王陛下!”来迎也是亲眼目睹耳闻生命之树被砍掉,以及被天照女王摧毁的过程,紧握着腰间的武士刀,目光阴沉。

    这有点乱啊!

    红玲默默的看着一切的发展,感觉还真是莫名其妙,这四个字真的很符合现在的情况。

    只是有点可惜,竟然没能尝一下生命之树的果实味道是什么样的。

    而在另一边的空地上,伽古拉现在还保持着魔人的形态,御言就在刚刚,被巴力西卜给杀死了,还是没能改变,导致了伽古拉的黑化。

    对力量的强烈渴望,伽古拉当场就解锁了他的魔人形态,并且还是如同原剧那样,觉得一切悲剧的源头就是生命之树,所以就下定决心砍了它。

    现在,立花正抱着毫无动静的御言,眼泪哗哗的摇着御言。

    伽古拉魔人形态褪去,就这么看着立花抱着御言在那里痛哭,手中黑暗之剑还在紧紧的握着。

    周围都是一个个小型的巴力西卜躺在地上。

    再受到刚才莫名其妙从外太空降下的巨大黑手影响,伽古拉此刻对力量的渴望,简直无与伦比。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397/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