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尚庙里的女人*我的继女是我的菜12

  他现在全副精力都放在泰山封禅上,虽然他明白之前自己搞出来的那一切都是摆设,但在泰山脚下的那一刻,这位风流倜傥的赵官家还是忍不住流下了眼泪。

    呜呜呜。

    当年章惇那个狗贼说我轻佻,说我没法当天下的主人。

    泰山啊泰山,祖宗啊神明。  和尚庙里的女人*我的继女是我的菜12  

    你们作证,我赵佶是名垂青史的一代圣君!

    钦天监选的这个吉日一开始阴云密布可能有雨,吓得众人脸都绿了,可赵佶从大辇上缓步下来,面向泰山,这天气居然一下变得无比晴朗。

    丰亨豫大。

    丰亨豫大。

    乖觉的高俅察觉到这异象,立刻带着一群禁军在旁边念起丰亨豫大四字真言,曹文逸也非常配合的念念有词。

    跟随赵佶一起来的文武百官和围观群众也都纷纷下拜,真诚地对这位大宋的帝王献上真诚地祝祷。

    赵佶志得意满,本来预计他是要跟宋真宗一样被人抬上山,但看着这样的好天气,赵官家突然兴致大发,非得爬山。

    他一说爬山,年迈的蔡京、胖的像卡比兽一样的高俅都是大惊失色。

    爬,难得官家有这样的好兴致,拼了命也得爬。

    太子赵桓也在人群之中。

    只是他没兴趣看所谓的晴天,也没兴趣看文武百官兴高采烈的表演。

    他的目光投向赵佶身侧的一群披甲壮士。

    已经约定好跟他一起发动兵谏的刘延庆的儿子刘光国和刘光世就在这群人之中,他们也朝赵桓投去颇为紧张的目光。

    这是要做大事的表情。

    大宋朝廷能瞧不起唐朝,就是因为唐朝长幼无序,而且发生了玄武门这样的事情。

    现在赵桓自认为是走在非常正确非常英明的道路上,只要今天成功,他就能得到自己一直可望不可及的巨大权力。

    他这几天在梦中一直梦见自己被后世唾弃,一直梦见自己被万人咒骂,可在梦中的他是如此的骁勇且胆略过人,在梦里他可以无视一切嘲讽,在权力的顶端悲悯的看着世人。

    可真的从梦中醒来,他却觉得背后已经湿透。

    从小到大的教育让他很难接受后人的指责,现在箭在弦上,他心中甚至生出了一丝放弃的念头。

    如果五郎不肯放弃,他勾结金人南下,又如何是好

    王黼说他的身份极有可能是假的,他见大宋的正朔归位,应该会立刻放弃抵抗。

    是了,如果他勾结金人南下,我就在两军阵前揭穿他的身份,他手下都是世代吃大宋米粮的厮杀汉,不过是被他和王永蒙蔽,到时候一定会一哄而散。

    赵桓汗如雨下,不自觉跌跌撞撞跟在赵佶的身后,而在一边,负责率军保护此次封禅的刘延庆快步上前,凝神道:

    “官家大喜,盗匪贾进听说官家封禅,不胜惶恐,欲以军来降。

    现在已在左近……”

    赵佶根本没反应过来什么山东贾进是谁,蔡京倒是听过此人的名字,他浑浊的眼中露出一丝警惕:

    “不过是一山野蟊贼,让他好生候着,等风扇之后官家若是心情好,自会召见,不用通报。”

    刘延庆嘿了一声,随即行礼离去,这让蔡京的心中更是多了一丝不祥的预感。

    刘延庆不过是一个武将,现在西夏灭亡,他的地位大不如前,居然还敢对蔡京无礼。

    看来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了。

    “高太尉,刘延庆手下有多少兵马?”蔡京问高俅。

    高俅也看出刘延庆今天的举动有点怪异。

    贾进的乱军靠过来,刘延庆居然想让官家接见,这本来就是一件非常不对劲的事。

    “官家封禅大事重要,我这就去调集周围禁军支援,刘,刘延庆世代忠良,应该不会反叛。”

    刘家是西军的将门,这次被调回来护卫封禅大典也是恩赐,他的两个儿子之后肯定也会有提拔,没必要跟乱贼一起做事。

    如果不是跟乱贼一起,那就更危险了啊。

    倒是赵佶满不在乎,他表示对刘延庆有绝对的信心。

    这次为了保护赵官家爬山,约有三万禁军在附近活动,加上赵官家身边有曹仙姑这样的神仙人物,就不信什么人能威胁到他的人身安全。

    “继续登山!莫要管这些俗事。”

    ·

    赵佶拾阶而上,身形消失在山中。

    而在山下,没有获得登山资格的百官也都整齐地长拜在地,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对天地的崇敬。

    众人纷纷下拜,此刻却有一人仍负手而立,在人群中显得格外刺眼。

    此人正是赵桓身边的亲信,奉命调度一切,准备发动兵谏的耿南仲!

    想到自己将亲手开辟大宋的新篇章,耿南仲的心中热血沸腾。

    他猛地一挥手,像个睥睨天下的猛士一般高声怒吼道:

    “佞臣乱政,蔽塞圣听,现在天下民怨沸腾,百姓苦不堪言。

    赵枢伪王,非陛下所出之亲子,与蔡京、高俅、宇文虚中等人上下其手把持朝政。

    他们搅乱江南,又兴兵河西河北,令天下人人困苦不堪,民心思乱。

    现在赵枢赎买回几座空城,又大肆封赏亲信,排斥忠良,如此与造反何异?

    太子仁善,可此事岂能坐视不管?

    今日我等便要清君侧,诛佞臣,诸公,跟某一起上山请命啊!”

    在家法严格的大宋朝,群臣和围观的百姓都是真的没有见过这振臂一呼号召大家去兵谏的场面。

    平时在朝堂跟官家对喷的好风气也已经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眼前的赵官家虽然轻佻不似人主,可他毕竟创造了大宋从没有过的巨大功业,耿南仲这是在喊啥呢?

    耿南仲振臂高呼,可响应者不能说寥寥无几……

    其实是一个都没有。

    周围这么多禁军,高太尉跟赵枢的关系又非常好,你搁着兵谏跟送人头有啥区别啊?

    耿南仲的面色有点尴尬。

    好歹来个人响应自己,不然后世传出去了,对太子的名声多少有点影响。

    不对啊,王黼明明说已经跟朝中不少人商议妥当,应该会有几个人撑场面才是啊。

    耿南仲当然不能说是不学无术,但他一辈子都在苦读经典,一切算计幼稚的可谓可笑,他高呼半天依旧无人响应,反到有不少维持秩序的禁军反应过来,开始向他靠拢。

    看来要以谋反为名将其收押。

    就在耿南仲惶惶无计时,他身后传来一个充满杀气的年轻声音:

    “本王随耿学士一起登山吧!”

    耿南仲一回头,猛地看见了一张让他魂飞魄散的面孔。

    郓王赵楷?!

    许久不见,应该已经率军远征的赵楷明显干瘦了不少。

    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显然对即将发生的一切感动颇为紧张。

    “郓王……为何在此?”

    “呵呵,本王水土不服,走到南京便染病不起。

    听闻父皇封禅,总算恢复了几分力气,正好带着手下儿郎共襄盛举。”

    反应极慢的耿南仲这会儿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不由得浑身发抖。

    当年王黼跟梁师成亲若父子的时候唯一跟梁师成不对付的地方就在太子的问题上。

    梁师成坚决支持赵桓,而王黼则是赵楷的忠实拥趸。

    大宋亲王领军的先例不多,赵桓和耿南仲下意识地就把赵楷当成被发配岭南的犯官。

    他现在才反应过来,赵楷虽然是被撵去岭南,可名义上却是去岭南开府提防李朝入侵。

    赵佶本来就对自己这个三儿子有点愧疚,再加上李朝根本没有入侵的意思,故此也没有给赵楷制定具体的到达时间。

    赵楷到了应天府就突然称病不起,没想到他居然一直在默默关注封禅大事。

    赵桓手上的衣带诏明面是王贵妃支持太子发动的进攻,实际则是王贵妃想办法为自己的亲生骨肉铺路。

    王黼虽然智谋不足,但也得看是跟谁比。

    欺负耿南仲真是绰绰有余了。

    不光是他,朝中大部分人在耿南仲跳出来高呼做大事时都露出了一副同情的表情,

    这次封禅的阴云大多数人已经察觉到,太子的臂膀不过是耿南仲等人,哪里是做大事的样子。

    倒是赵楷的出现让众人不由自己地点了点头。

    虽然赵楷的计划也不算隐藏地多好,起码这还稍微有点野心家的气场。

    就看燕王如何见招拆招了。

    赵楷看着云雾中的泰山,满眼踌躇满志。

    大哥控制父皇,做三弟的控制大哥,大局已定。

    “你,梁山,梁山那些人,是,是你的人?”耿南仲颤声道。

    邢焕等人已经提前埋伏在了泰山上,如果这些人是赵楷的人,那山上岂不是要血流成河?

    赵楷冷漠地一笑,平静地道:

    “本王没想到这群贼寇居然真的听调遣。

    不过本王也没指望他——我这就让你们看看本王募来的天下第一勇士!”

    他侧过身,身后缓缓走来一个身材极其魁梧,宛如巨神一般的男人。

    “杨壮士,都交给你了。”赵楷对这个身披披甲的高大男人姿态颇恭。

    那男人咧嘴一笑,点头道: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416/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