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辣辣文纯h校园^腿分大点就不疼了

  苏凡感觉自己的尊严受到了极大的侮辱。

    “就是字面意思啊。”

    龙汶雪满不在乎地说道。

    “你是不是那方面有问题啊。”

    “你……!”  高辣辣文纯h校园^腿分大点就不疼了  

    苏凡被气笑了。

    “你真的有点不可理喻诶,刚才说我变态,现在又说我有问题?倒是你,你是不是有问题?老子可是纯爷们,纯的不能再纯。”

    “我有没有问题这个先不谈,反正你肯定是有问题的。”

    龙汶雪老神在在地说道。

    “我有什么问题?你说说看?”

    苏凡被气笑了。

    “你还没有问题?我就奇了怪了,苏凡。”

    龙汶雪的语气十分疑惑。

    “喜欢你的女人,你敬而远之,不喜欢你的女人,你挑拨招惹,你不是有病,是什么?”

    苏凡:“……”

    “我说错了?”

    “咳咳。”

    苏凡咳嗽了一下,掩饰尴尬。

    “那不是你跟我说,什么如果不爱,请别伤害的吗,我还不是接受了你的意见。”

    “喂喂喂,你别断章取义行不行。”

    龙汶雪语气十分不悦。

    “我的意思是你别没事找事,碰见个漂亮姑娘就撩拨,但!我又不是带恶人,你若是两情相悦,我还能棒打鸳鸯不成?”

    “……”

    苏凡又沉默了。

    “你还不觉得你很怪吗?嘴上老是抱怨自己没人爱,羡慕别人。可是暗地里有人对你情根深种,无法自拔,你又敬而远之,跟所有女人保持暧昧关系,这不是变态渣男是什么?”

    “……你不懂。”

    过了好一会,苏凡才幽幽地说道。

    “我不是不想,我只是怕……”

    “你怕什么?”

    龙汶雪紧紧相逼。

    “你堂堂体仙仙帝,你怕什么?”

    “我!”

    苏凡牙关紧咬,想说又说不出口。

    “……唉,你不懂。”

    “哈哈哈。”

    龙汶雪嘲笑声传来。

    “你憋了半天,就憋出个这一句?你真是把我整笑了,还纯爷们,懦夫一个。”

    “我不是懦夫!”

    苏凡突然怒了。

    “你就是懦夫!”

    龙汶雪今晚也不知道吃了什么枪药,丝毫没有畏惧苏凡的意思。

    “我不是!你不是我,我心里的苦,你怎么知道?!”

    苏凡突然没有控制住自己,大声怒吼道。

    “苏凡……你……怎么了?”

    金线蛛后顿时被苏凡的怒吼惊扰了,走出房门,低声问道。

    “我没事。”

    苏凡心中堵着一口闷气,走到金线蛛后身边。

    “去休息吧,那本画册上的东西都忘掉吧,是我不对,仙界大会结束,我就送你回丹霞坊的家。”

    “……哦。”

    金线蛛后脸色微变,应了一声。

    苏凡把她送回了房。

    走出房间,关上了卧室的房门。

    “苏凡,人生来就是接受苦难的,你的苦我是不知道,但跟其他人相比,你幸福的太多。”

    苏凡:“……”

    龙汶雪继续说道。

    “我虽然不是人,但在龙族之中,也是需要繁衍后代的,跟我们龙族相比,你在感情上的表现,比懦夫还不如。”

    “我说了我不是。”

    苏凡嘴硬道。

    “如果你非要说是,那就是,我不反驳。”

    “好,既然如此,我问你,你喜欢六灵吗?”

    “我……!”

    苏凡张开了嘴,想说什么又说不出口。

    “又哑巴了?还说自己不是懦夫?你要是个男人,现在就去跟六灵说清楚,喜欢是喜欢,不喜欢是不喜欢,不然在我眼中,你就是一个利用别人感情的小丑。”

    “你!”

    苏凡一时间被戳中痛处,有些气急败坏。

    “我什么我?有种你就去说啊,不说不是男人。”

    “去就去,劳资纯爷们,还怕这种事。”

    苏凡热血上头,直接冲出了房门,直奔六楼而去。

    “诶……苏前辈,这么巧啊?这两天的情况,要不要我跟你汇报一下?”

    刚一出门,苏凡正好撞见了石悦。

    看到苏凡,他立马面色一喜,开口问道。

    “改天,我这会有事。”

    苏凡面色铁青,语气沉重,一看就是心情不好。

    石悦顿时有些慌张,赶紧让开身子。

    “哦哦,苏前辈那你先忙,我不打扰了。”

    “嗯。”

    苏凡回答简练,直接下了楼。

    留下一脸疑惑的石悦。

    “苏前辈这是怎么了?心情不好?”

    石悦摸着下巴,思索道。

    “我听说苏前辈今天才杀了一个仙帝,大发神威,名震仙界,怎么这会感觉怪怪的。”

    他站在楼道待了一会,最终还是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到了六楼,苏凡二话没说,红着眼走到了六灵面前,伸出手就要敲门。

    可是手即将接触到房门的瞬间,他就停了下来。

    “怎么了?又怕了?”

    看到苏凡动作停下,龙汶雪顿时开口火上浇油。

    “我怕个锤子!我只是……有点紧张。”

    苏凡轻轻咳嗽了一声,随后用手整理了一下发型和衣服,深深吸了一口气。

    “懒驴上磨屎尿多,弄完了没有?打架的时候没见你紧张,这会反倒紧张了。”

    “别催啊,你行你上。”

    苏凡继续嘴硬道。

    “别转移换题,想好自己该说什么。”

    龙汶雪淡笑一声。

    “身为仙帝,有个三妻四妾很正常,但这种吊着人的做法,属实有些恶心哦,快点吧,证明一下自己。”

    “切……劳资今天才杀了一个仙帝,不就几句话的事吗?我能怕?”

    苏凡哼了一声,作势欲敲门。

    可是在手落到门上的一瞬间,他又停住了。

    “又怎么了?纯爷们?你又怎么了?”

    “我……我……”

    苏凡不停做着深呼吸,口中缓缓蹦出几个字。

    “我该……说什么啊?”

    龙汶雪:“……”

    她快吐血了。

    “我算是服了你了,苏凡。”

    龙汶雪哭笑不得地说道。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还能说什么啊?”

    “说了之后呢?”

    苏凡傻乎乎地问道。

    “你……你特么……你让我怎么说你好啊,卧槽,老娘受不了了,你自己看着办吧,懦夫。”

    说完这话,龙汶雪彻底没了声音。

    不管苏凡怎么呼唤,她都不再回话。

    “我淦!谁怕谁,乌龟怕铁锤!劳资可是苏凡,谁都不怕。”

    自我安慰了一会,苏凡终于鼓起勇气,准备敲门。

    可是当他的手即将落在门上的时候,房门突然自己开了。

    苏凡顿时菊花一紧,呼吸有些急促,他下意识地闭上眼,开口道。

    “六灵,那个……嘿嘿,今晚天气不错,那个,你吃了吗?啊……是这样的,我有话想跟你说……你有空……吗?”

    苏凡胡说八道了好一会,终于等到回音。

    “你脑子有问题吧?”

    “???”

    苏凡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人,脸色瞬间变得通红。

    “啊?怎么是你,晴光?”

    一身素衣的晴光,站在苏凡面前,眉头微皱,嘴角微微抽搐。

    “凭什么不是我?”

    晴光被气笑了。

    “我的房间,为什么不是我?”

    “你的房间?”

    苏凡愣住了。

    “这间房不是六灵的吗?”

    “……”

    晴光撇了撇嘴,指了指身边的门。

    “拜托,六灵的房间是这个。”

    苏凡:“!!!”

    自己竟然认错了?

    卧槽,丢死人了。

    “还有事吗?没事就让开,别挡着我。”

    “额……这么晚了,你去哪啊?”

    苏凡挠了挠头,退后了两步,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听山峰师侄说,你下午开完会之后,就一直没出房间。”

    “我思考问题的时候,喜欢安静,我需要专注。”

    虽然带着眼罩,但苏凡可以感觉到,晴光正在看着自己。

    “至于我要去哪……还不是你的事,我要去一个地方,打听一些事。”

    “去哪啊?”

    苏凡顿时有些好奇。

    自己的事,那应该就是拍卖会门票的事了。

    “南天仙城的黑市,怎么,你要跟我一起去?”

    晴光若有若无地看了一眼六灵的房门。

    “你不是有正事吗?”

    “咳咳。”

    苏凡赶紧咳嗽了一下。

    “黑市?那地方会不会有危险,你一个弱女子过去,没问题吗?”

    “哟……你还懂得关心人。”

    晴光淡笑一声,随口道。

    “每个地方都有黑市,放心,南天仙城安全的很,不会出事的。”

    “哦……那你一路小心。”

    苏凡想了想,还是摸出了一个传音玉筒。

    “给你,商言让我保护你的安全,如果出事了,用这个联系我,上面有我的灵力标记,我可以随时定位到你。”

    “……”

    晴光看着苏凡递过来的传音玉筒,犹豫了好一会,最终还是接了过来。

    “谢谢。”

    见晴光接过了传音玉筒,苏凡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虽然南宫岳不太可能偷袭晴光,但还是要以防万一。

    两人没有再多说什么,晴光关上门,匆匆下了楼。

    “呼……呼……这次不会错了。”

    苏凡调整好呼吸,重新站在了六灵门前,

    “六灵……六灵……我……喜欢……”

    苏凡:“咳咳。”

    “不喜欢你呢?”

    某位在暗处观察的龙女:“……”

    苏凡站在六灵门前,犹犹豫豫,踌躇了好一会。

    一时间,他竟然不知道怎么面对六灵。

    “难道……自己真的像龙汶雪说的那样……是个……懦夫?”

    苏凡心中打起了鼓。

    不行!

    堂堂男子汉大丈夫竟然被一条蜥蜴看不起了。

    今日,必须证明一下自己。

    “咚咚咚!”

    终于,犹豫再三的苏凡,终于敲响了六灵的房门。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42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