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老外好大*惩罚跪趴打菊

他硬着忍着腰间的疼意,低着头当没听见。

    姚三夫人差点气哭了。

    可让她自己出面,她也不敢。

    所以,一对包子夫妻养出了一个包子女儿,被人“欺负”了也是正常。

    顾清菱看着堂下的关司,有些无奈。  第二部老外好大*惩罚跪趴打菊  

    她就不明白了,她这里怎么成了龙谭虎穴,连个孩子都不能养了?

    姚二夫人也真是的,姚安宏天天回去睡觉,她都没发现自家儿子身体变好了吗?既然变好了,不是更应该往自己这里送吗?

    顾清菱哪里知道,姚二夫人这是“操心过急”,根本就没意识到姚安宏的身体在变好当中,只觉得姚安宏是为了不让她担心,所以才强撑着让自己的“精神”好一点。

    可自己的儿子自己心疼,当着儿子的面,姚二夫人假装什么也不知道,背后却默默抹了眼泪,发誓要把自己的儿子给“救”出来。

    “还是三弟妹家的安逸孝顺,知道哄老太君开心,不像某些人,”姚二夫人誓要将其他人拉进来,难得地抬了姚安逸几句,立马就踩向了姚安馨,“啧啧啧啧啧……还是长姐呢,居然这么不懂事,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也不知道陪在老太君身边尽孝,都不知道是谁教出来的。”

    姚大夫人心头一怒,完全没想到这无妄之火还能烧到她和姚安馨身上。

    自姚大爷离开后,她就托了病,紧闭院门,带着姚安馨老实地呆在院子里,若没必要事情,绝不外出。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的事情,姚大夫人的身体确实也有些不好,病秧秧地躺在床上,一点力气都没有。

    若不是姚安馨陪在她身边,时不时跟她说会儿话,她都也不会那么快好起来。

    明知道老太君不喜欢他们这一房,姚二夫人还踩着他们头顶想往上爬,姚大夫人只能忍住了心头的怒火,把姚安馨拉开了跟前,摆出了一张笑脸:“二弟妹说得是,馨姐儿是应该孝顺老太君。只是啊,馨姐儿不像别人,只将孝顺挂在嘴上,不付诸任何行动。”

    说着就望向了顾清菱,继续说道,“老太君原谅则个,馨姐儿这几天一直拘在屋里给老太君绣护额呢,想趁着天还没凉之前先备起来,到时候一变天,老太君就能用上。既然现在二弟妹提了孝心,那馨姐儿也只能卖一回丑,把东西给拿出来了……”

    当着大家的面站起来,温温柔柔地给顾清菱行了一个礼,表示那护额还差几针,在自个儿院里绣也好,在老太君院里绣也好,都是一样的。

    若是老太君不嫌馨姐儿烦人,她也愿意让馨姐儿去老太君的院子叨扰一二。

    然后不好意思地点了大丫鬟的名,让其回院拿东西。

    这护额,是姚大夫人老早就让姚安馨开始好的,为了以示孝心,每年过年过节,家中的晚辈都需要给老太君准备东西,姚大夫人怕姚安馨到时候来不及准备或者忘了,都会提前筹备。

    没想到这一回,不等变天,这东西就提前“拿”了出来。

    不过姚大夫人也庆幸,还好有那么一个东西,要不然这事就说不清楚了。

    姚二夫人可不在乎大房是不是准备了什么东西,反正她就是要拖大家下水,既然姚大夫人开了口,她二话不说,就开始在顾清菱跟前说起了姚安馨的好话,说长姐就是长姐,不管什么时候都想着老太君。既然如此,那就让姚安馨去老太君院里伺候吧,正好祖孙二人也可以亲相亲相。

    “老太君,您说是不是?”姚二夫人笑盈盈地,说道,“这馨姐儿跟娇花似的,看着都让人开心,要是她能在您院子里呆着,即使看着,您也能够多吃几口饭。”

    顾清菱本来就打了姚家一众小儿的主意,这个时候有人给她递梯子,自然二话不说就接下了。

    她笑着,配合着姚二夫人说道:“可不是嘛,以前没仔细瞧,现在仔细瞧了才发现,我们馨姐儿确实长得挺漂亮的,这样的好人儿,看着就让人心情好。要是能够看着她吃饭,我肯定能够多吃两碗。这事,就这么定下了。”

    一锤定音,顾清菱直接拍板。

    不仅把姚安馨给留下了,姚安玲、姚安逸也给留下了,至于姚六爷、姚七小姐、姚八小姐,顾清菱暂时没留。

    姚安馨、姚安玲、姚安逸是年纪小,留下就留下了,她调教起来也方便;可姚六爷、姚七小姐、姚八小姐就不一样了,一个是辈份跟姚安馨他们不同,一个是他们年长几岁,顾清菱想要调教,必然要用些特别的手段。

    两边的方法不一样,也就没必要放在一起。

    东西还没送来,自己的女儿就被人给套牢了,气得姚大夫人在心里咬了姚二夫人一口。

    不过唯一让她心里好受一点的,那就是姚二夫人的女儿姚安玲也被留下来了。

    她想,姚安玲才六岁,自家女儿年长对方一倍,即使有个什么,想来也不可能欺负到她女儿头上。有个姚安玲做底,她也放心一些。

    陈老姨娘完全没把这事放在心上,在她看来,老妖婆左一出,右一出的,动了念头想要享受一下儿孙环饶也没什么。

    若姚安逸是一个孙子,或者陈老姨娘还要计较一二,可惜是个孙女,她便无所谓了。

    一个孙女,她折得起。

    带着姚三爷一家、姚六爷等人,便回了自己的院子。

    至于张老姨娘,深深地看了顾清菱一眼,但她在脑子里过了半天,也没想出老太君留下那一帮孙子孙女有什么用。

    一个孙女年纪还小,不到相看的时候,一个孙子身体娇弱,根本成不了气候,老太君就算想做点什么,也没有下手的地方。

    在她看来,老太君真正想动的,应该是姚六爷、姚七小姐、姚八小姐,前面那几个,只是拿出来吸引人注意的。

    毕竟,姚六爷已经十七岁了,即使放在别的大户人家,相看已经算晚的了;而姚七小姐、姚八小姐年芳十四,正是相看的时候,即使是庶出的,操作得当,也能够换到不少好处。

    想到姚家目前欠下的那么多欠款,张老姨娘深深觉得:老太君怕是打上联姻的主意了吧?

    只是,在这云阳城里再是大户人家,一旦放到了京城那也不算什么。

    若老太君打定主意想从云阳城挑联姻对象,那可就……

原创文章,作者:田园,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mlmhw.com/before-after/24452/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